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把世界關在門外

專注的時候,靈魂會一下子變得很接近寂靜,像是一串不斷往上堆疊的樂音,卻在最後要迸發前的一刻,嘎然停止。長時間的專注,像是下潛到海底尋找寶藏,往沈船裡的黑暗裡前行。

我渴望讓自己的心更加寂靜。

寂靜像晴天的一抹雲朵,總在天上飄著,卻在很遠的地方。

專注的時候,靈魂會一下子變得很接近寂靜,像是一串不斷往上堆疊的樂音,卻在最後要迸發前的一刻,嘎然停止。長時間的專注,像是下潛到海底尋找寶藏,往沈船裡的黑暗裡前行。

心靜的時候,這個世界沒有標籤。事物都是本來的模樣,窗外的樹木與鳥鳴,屋內的木質地板與水煮沸的聲音,不過都是心的呈現。

閱讀是拾起寂靜的一帖良方。

當閱讀成為日常,離寂靜就更靠近一些。文字總會安穩地躺在書本裡,供我的眼睛差遣。視聽影像,固然能為腦中灌輸許多鮮明畫面。但唯有閱讀,讓我有機會一邊跟上文字,同時與自己對話,並在思索與理解作者思想的過程中,找到一絲靜謐。

彷彿有那麼一瞬間,我與當時寫下這些字句的作者,看過同樣的風景,經歷過同樣的冷暖。

閱讀時間長了,每當文字開始無法激發想像時,便是心在散亂。看書雖不需要按下暫停鍵,就可以自己集中精神拉回焦點。但若精神本來就已在調皮搗蛋,那讀什麼都一樣,只是拿著書頁充當遙控器,翻轉瀏覽過一個個頻道,卻什麼也沒看。

在這隨時隨地能上網,觀看世界正發生什麼的年代,挖掘寂靜,已如同礦工挖礦般吃力。

當世界在觸手可及的範圍裡,我們不過都是逃避無聊的奴隸。我們不再需要忍受一秒無聊,同時也意味著,我們不再能與自己好好閒聊。

我總想再多警惕自己,也開始對螢幕另一端的人說話。用盡量誠懇的口吻,嘗試告訴他們要多遠離螢幕,向一直存在於內心的寂靜噓寒問暖。

深入寂靜,嘗試把世界關在門外,也許會有意外的收穫。

2018.8 柬埔寨暹粒 吳哥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