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捷運上的陌生人

若那樣的你們,能輕輕地接下我所傳遞出的訊號,我想日日夜夜苦思著,關於各種事物意義的時光,便有了它光輝的價值。

捷運上的每一個人,都是你的陌生人。

早晨的通勤時間,一個身穿白色襯衫,深藍與白色相間的西裝褲,目測年約三十幾歲的短髮男子,走進了捷運車廂。男子身材不高不胖不瘦,從身形看來,隱約感覺得出是有在運動的人,也許是有在慢跑之類的。男子背著一個黑色肩包,左手腕帶著一隻運動手錶,運動手錶下方束有兩條編織手鍊,一條是素色的,一條色彩較為繽紛。

男子找到一個位置站定後,便閉上了眼睛。乍看像是因疲倦在休息,男子卻會在每一站到站前後睜開眼睛,確認是否會擋到其他乘客的動線,若有人需要進出,他會依著人群的流動,嘗試輕巧移動到下一個舒適的站位。

捷運上大家都戴著口罩,無法看清楚男子的五官。但簡而言之,男子看來並未有什麼特殊的地方。除了他從頭到尾,沒有拿出左側口袋裡的手機之外。

在滿是專注滑手機的車廂乘客群裡頭,男子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那位男子就是我。

我作為一介創作者,時常會思索,這時代需要什麼?而我能夠給出什麼?

每個搭捷運的早晨,我也如同其他人一樣,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只是不是滑手機,而是觀呼吸與念頭。當內觀得不是太順利時,我便觀察周遭的人們。

某段時間,我總懷疑著自己,也許被放錯了地方,被擺在了過早或過晚的年代座標。在捷運裡時,我望著人們埋首在各自世界的姿態。螢幕裡有著人們的執著,有著他們的生活重心,與探究各種事物的好奇心。也許那裡真有一個世界,就是如此值得不斷凝視。但在早晨進到公司,坐到電腦螢幕之前,我只想專注在自己身上,而非這世界的包羅萬象。

捷運內曾看過幾個年長者,跟我一樣只是靜靜坐著或站著,沒在做任何事情。而我更好奇那些與我行為模式較為相像的人,他們的內心裡,正思索著什麼,也跟我想著一樣的事嗎?另一方面,要窺探埋頭滑手機的人們的內心,並不是件難事。只要稍微把目光放在他們的手機上,就能夠知道他們正在玩遊戲、傳訊息或在看社群。

創作者總有許多的矛盾。即使想刻意避免自己,成為速食文化的一員。即便已經明白,過多的資訊,也並不會讓人生更好,只會讓腦袋閃過的念頭更加繁瑣,便越發覺得網路跟精緻糖一樣,適量能帶來幸福,過量則會讓整個人失重。

但同時,為了增加創作的能見度,理解網路世代中人們的想法,仍需要不斷遨遊在裡頭,跟人社交產生互動與連結。你不會知道自己種下的種子,有一天會開花結果長成什麼樣。所以只能不停創作,等到哪天能夠跟你的生計產生關聯。在這之前,你唯有堅信自己的價值,走好那條你已經選擇的路上。

這或許讓我顯得老派而不合時宜,但我確信,這世上仍有許多靈魂,跟我一樣真心地,想要緩慢穩定而能走得長遠的生活。而若那樣的你們,能輕輕地接下我所傳遞出的訊號,我想日日夜夜苦思著,關於各種事物意義的時光,便有了它光輝的價值。

等到時代的記憶斑駁,肉身成住壞空,那意志是不是我都已再無所謂。若不介意,還請收下我這個陌生人,所涓滴而成的意識之光。

2018.8 寮國東德島日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