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潛心呼吸的日子

如今我才發現,文字從未停止在內心流動著,若沒有把它寫出來,意志的光彷彿會一點一點地消逝。但當不停寫著時,卻也有種向深淵的黑暗裡,擊發出子彈一般的無力。反芻這些事情之後,我才理解,這些也不過都是生命的歷程。

有時也有,不那麼想訴說的時刻。  

讓人想起螢幕前,總是光鮮亮麗、面帶笑容,講起話總很有精神的Youtuber們,彷彿只能一直給人看到,自己努力營造出的形象。 

這肯定是件無比消耗的事。但那明明也是自己,怎會如此難堪?當然,心靈總有太多雜訊,有時候剪輯與呈現是為了去蕪存菁,但有時候是否也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也悄悄切割掉了?於是,當所有人都認定,連你自己也認定,自己的形象是那樣時,我們的心便會被那形象束縛了吧? 

因為我們變成非得那樣不可。說來奇妙,我們總能創造出無限多個框架,然後把自己塞進去。 

而在這時代,若胸無大志,只願當個渺小的人,也許是種幸運。只要善用資源,便可享受與陌生人分享的喜悅。若作品真的感動他人,雖不見得獲得聲量,卻會得到真誠的回饋。 

但若想精益求精,持續想要得到更多回饋或其它報酬,甚至想以此賴以維生時,便容易被那份執著綑綁,便又很難活得自在。人生的過程,好像簡直就是這樣過程的反覆循環。在不斷地追求與達成中,慢慢地把我們人生的所有時光消磨殆盡。 

我想起了國中的往事。 

國中唸的是升學型私校,在封閉的環境裡,幾乎絕大多數師長與家長的目的,都是為了讓孩子有機會念到更好的高中。而自己卻是隱約感覺到,若去念附近評價頗差的公立國中,我大概會越走越偏,於是便跟父母提出,自己想去念私校的要求。另一個原因則是,兄姊都從那畢業,我十分想知道.那具體是怎樣的地方。心底的念想,有種想繼承的味道。 

沒想過就這樣一路念到國三,雖然當時個性內向到有點自閉,書倒是念得還行,也一直保持著動力,直到那天數學老師像突然被打到,跟我們講了像是真相般的話:「你們不要以為上高中就輕鬆了,人生沒有這麼簡單。」 

那句話完全擊中了我的心。我突然搞不懂,為什麼自己要如此認真埋首,念著其實根本沒多大興趣的書。原來校園內牆上寫的:「現在辛苦三年,將來享受六十年。」確實是句天大的謊言,而我曾那樣傻傻的信了。 

於是最後衝刺的三個月,我變得有點意興闌珊,也曾被班導看破手腳,發現我並沒有盡全力。但最終差強人意的,進了還算不錯的高中,不過想當然爾,進到高中的自由,並沒有讓我去爭取更好的大學。 

但我並不後悔度過那樣的人生。因為我花了更多時間探索自己有興趣的事。 

此刻想起這些事,大概也是某種啟示。當想休息的念頭浮現,卻仍要堅持敲打文字,你才會發現,自己的內心,已產生了某種紀律。那當然可說是一種執著,只是人哪,要擇善固執嘛。 

說起來那也有些像跑步,今天身體狀態不佳的話,比起放棄練習的機會,最重要的其實是,放棄今天能做到最好的念頭吧。不論今天你做的如何?若今天是你的最後一天,而你有照你自己想活的方式去揮灑了,那就可以滿足地睡去了吧。花了多麼久的時間,我終於學會這麼想。 

讓腦袋繼續說話,任文字自由流動,再回頭看看它想說些什麼,我們再來好好修整它。像細心呵護自己買來的盆栽,我們只願在有限的時空裡,得到一叢綠葉的治癒。內心比起以往,早已舒緩了許多,也學會了很多花樣的調適,只要沒遇到太大的打擊,大概是不會如此容易被擊倒。 

如今我才發現,文字從未停止在內心流動著,若沒有把它寫出來,意志的光彷彿會一點一點地消逝。但當不停寫著時,卻也有種向深淵的黑暗裡,擊發出子彈一般的無力。反芻這些事情之後,我才理解,這些也不過都是生命的歷程。 

寫作從來就不是靠什麼靈感,而是像跑步一樣,一步一步踏實地,把一個個念頭敲進鍵盤罷了。 

從來就沒有答案,有的只是潛心呼吸的日子。 

2019.4 貝加爾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