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藍

大馬.砂拉越.古晉 | 天蠍男 | 媒體人 | 愛閱讀 | 寫生活 | 寫城市 | 寫不成材的小說 |

折書稿 |還想浪費一次的風景

寂寞時,你找過陌生人來讓你安慰入睡嗎?我必須承認在年少按捺不住時我找過,但那找後會讓你更寂寞空虛,一點用處都沒有。

台灣作家蔡傑曦的第二本著作散文攝影集《還想浪費一的風景》比起他的第一本著作《謝謝你走進我的景深》,我感覺文字更容易吸引到我,讓我消化和吸收,也讓我邊讀邊思考了許多。當然他所拍攝的照片,對我來說看了也有畫面以及故事,在配搭他的文字,就更有畫面感了。也會投射到自己身上來。

這裡就分享幾段書裡讓我特別有感覺的句子。

-我們丟失了單純只為了換取更多的選擇和平衡機會。

-有些人的生命就是一場又一場的雨裡來回行走,但他人大多只看到他們在陽光裡的樣子。

-每二十四小時就會到來一次的夜裡,按捺不住寂寞有身體的提醒,總是得找陌生的體溫環繞才能安穩的入睡。城市裡寂寞的人互相照顧,因為看見了彼此為何孤獨,所以越擁抱越無助。

(我喜歡作者關於時間到來的形容。而寂寞時,你找過陌生人來讓你安慰入睡嗎?我必須承認在年少按捺不住時我找過,但那找後會讓你更寂寞空虛,一點用處都沒有。)

-我相信語言作為一種符碼,是一種對於自己自身文化的認同,而很多霸權的傳播,總是在不知不覺中侵蝕我們的思想。

(後面的那句,就是所謂的洗腦政治吧。)

-米蘭.昆德拉曾提出:旅程無非兩種,一種只是為了達到終點,那樣生命便只剩下生與死的兩點,另外一種是把視線和心靈投入沿途的風景和遭遇中,那麼他的生命將會豐富無比。

(我們應該用心去體會生命中的許多細節,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活著,而不是庸庸碌碌的過,死的時候才發現不懂自己活著的時候做了什麼,但就這樣死去了。)

-人生而為一種集體動物,問題永遠存在,多數人的問題對抗少數人的問題,群體間價值觀的抗衡。

-原來瀟灑的走是一種體諒,體諒我們沒有比命運偉大,太大的世界裡人們終究要走散。其實我們都是季節的星星,亮一下去要走。

(我們大部分的人最多亮一百年,但有些人形體雖然不再了,但他的光永遠的留在人們當中,我們是想當哪一種星星呢?)

-還是要繼續相信愛情,這世界人來人往,你只是朝我的方向走來,用力拉住了我,用承諾告訴我你會快樂,我會愛你。

(愛情是美好的東西,所以有些人在這當中受了很重的傷,但重新遇到時,還是勇敢放手去愛。)

-何謂“美”?這個名詞難以捉摸,每個時代那些美的特質也會依據文化的更替而有所差異和轉移。

-在大眾的追求越來越相同的時代,用自己的摸樣活著就是一個微小的抵抗。

(我們都是不一樣的。)

-在這個什麼都很快很快的時代裡,偶爾還要談一場很慢很慢的戀愛。

(細水長流的愛情還是最好的。)

-如果我們其中一人決定消失了呢?那我們得學習體諒對方的不得已,明白每個人生裡的選擇和難關。

-我的腦海裡已經建立了一套對於“美”的審核機制,鼻子挺是美的,皮膚白是美的,情感濃烈的畫面是美的。這才發現我對於美的詮釋是如此被制約的。

-有時候看到太清楚觀眾想看的,一昧地討好觀眾,我會覺得自己只是個寫文案的人或只是很機械化地複製某些曾經得到掌聲的主流審美。並不否認市場的聲音是一個聲音,觀眾的反應也的確會影響創作者的決定,但我有時會害怕太靠近地聽,會讓我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我們已經很習慣用社會的思維來衡量事物的價值。

-我曾聽過一個理論,那便是我們只能活在0.1秒後的世界,我們的視網膜連結影像後,傳到大腦後方的視丘處裡視覺資訊,這個程序必須花上0.1秒的時間,也就是再快的世界,我們也要0.1秒才能夠辨識出來。

(這個知識讓我獲益。)

-活在這個已經發展但直播的年代,就連我們最相信的視覺記憶,也離絕對的真實雨準確有著0.1秒的差距。

(現在連親眼見到,都不一定是如你所看見的那樣。)

-我的人生到目前為止都還在搞懂愛這一回事,或許根本沒有所謂的答案,這樣的追尋才更顯得珍貴。

(我想我永遠都搞不懂真真的愛是什麼。)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