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藍
天藍

大馬.砂拉越.古晉 | 天蠍男 | 媒體人 | 愛閱讀 | 寫生活 | 寫城市 | 寫不成材的小說 |

18禁男同小說 | 身體裡有愛(3)

當初還年紀輕的他,也怕被人歧視、被人當著怪物看,所以他還是躲在櫃子裡面,但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第一次性愛會那么快就來到,也完全改變他的生活。

看著艾登驚訝的眼神,雨陽有些得意。

但雨陽還是老實說道:“其實是互攻交換當受啦。”

在發生保安大叔的事情後,雖然他對性更渴望,自慰的時候還會幻想當初情景,所以他認為自己是畸形的,當初他對於同性戀的認識完全空白,除了年紀輕外,當時現實生活中並沒有認識任何一名同性戀者。

當初還年紀輕的他,也怕被人歧視、被人當著怪物看,所以他還是躲在櫃子裡面,但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第一次性愛會那么快就來到,也完全改變他的生活。

“我的第一次性愛是在高中發生,對象是我同桌。”雨陽回憶了當時的點點滴滴。

他第一看到他高中同桌阿斌的時候,他就有直覺對方也是同道中人,阿斌跟他一樣,性格內向,而且又比其他男生“溫柔”一些,相比較下,雨陽比較陽剛一些。

雖然性格內向,但阿斌卻比他勇敢,阿斌很早就察覺雨陽也是自己人,所以認識一個星期後就直接問雨陽:“你是不是gay?我先說我是gay。”

面對阿斌如此勇敢向自己出櫃,雨陽很開心,才知道他並不是孤單一個人,所以他也向阿斌坦誠自己的性向。也將大叔對他做的事情,告訴了阿斌。

年輕的兩人對於性的渴望,兩人也模仿大叔為對方打手槍及口交。

當時,阿斌的父母都是專業人士,白天需要上班,而阿斌還有一個哥哥在外國讀書,所以白天大部分時間都是阿斌一個人在家,讓兩人有地方解決性需要。

半年後,打手槍和口交已經滿足不到兩人,當時阿斌不懂從哪裡搞來了好幾片的日本鈣片,讓雨陽大開眼界,原來男人跟男人是這樣做愛的。

看了好幾部鈣片後,雖然一知半解,但兩人還是決定嘗試肛交。

“我們的第一次,誰當攻誰當受是靠猜拳來決定,雖然我猜輸了,但阿斌卻決定當受,攻由我來當,我們的第一次可以用腳忙手亂中完成。”雨陽想起當時的情景就覺得太好笑。

因為緊張的關係,他一直進不了,搞了好久才“一桿進洞”,但不到30秒他就繳械了,被阿斌笑快搶俠!讓他好挫敗。雖然之後有改進,但也是進步了多一兩分鐘而已。

在整整兩年的高中生涯裡面,雖然是說互換角色當,但10次裡面有九次他當攻,一次當受。而且從來沒有采用任何保護措施,沒有用過保險套,因為不懂,也沒有人傳授他們這方面知識。

“雖然當受的數次少,但我覺得相比攻,我更適合當受。”雨陽說道。

“為何?不怕痛?”艾登不解問道。

“遇到魯莽的、衝動的、沒有技術功夫的、沒有做足前戲的、或者只在意自己爽不在意對方感覺的攻,的確會痛,一個好的攻也需要幫零做好菊花的肌肉放鬆,以及使用足夠的潤滑劑,這樣零才會感覺性愛的美好,性愛應該是要是互相爽的對嗎?”雨陽傳授了一些性知識給大學生。

“你是不是也屬於這種的呢?”雨陽開玩笑的語氣問道,才20歲應該屬經驗不多技術不夠,可能有些粗魯的年輕力壯的小伙子。

“我才沒有好不好,我很溫柔的,我會很注意0的反應,我也怕弄疼人家,性愛應該是兩個一起享受的,當然我不否認我經驗太少,沒什麼厲害的技巧。”艾登居然老實反駁了雨陽的質疑。

這回應讓雨陽對艾登有些好感,不過就是有些而已。

“這個我就不清楚啦.....但至於我為什麼喜歡當零呢?因為我懶惰動,只要趟在那邊就行!讓攻來服務我!。”雨陽不想在糾纏溫柔不溫柔的事情,他直接回應為什麼自己不想當攻。

雨陽確實很懶,也知道自己的技術和耐力都不行,當攻只會被人嫌棄,當0雖然事情需要清潔許多準備功夫,但對他來說簡單多了。

“那當攻的體力一定要很好是嗎?。”艾登舉手詢問。

“當攻當零都需要體力,做愛是一個很好的有氧運動。”

“哦。”

“其實最大原因是我早洩,往往一分鐘多我就射了,滿足不到零號,加上我懶惰動,所以當零最適合了!”雨陽對自己的認知很清楚。

“所以那之后你就沉迷于性愛了嗎?”

“并沒有,高中的時候就是跟阿斌而已,畢業后阿斌就出國,我們慢慢也沒有了聯系,過后在讀學院2年時間里,我就是個乖寶寶,沒約任何一個人,而且我也不懂去哪里找人,反正都嘗試過了,就沒有那么渴望了。”他并不是性上癮者。

雨陽跟艾登在聊天的時候,他的grindr的提示音“蹬蹬冬”不時響起。但雨陽沒有打算回覆他們了,今天或者這一個星期,他都沒有想約的心情。

“哥,看起來你很受歡迎哦。”艾登調侃他。

“還好而已,你也不是有人敲你嗎?”雖然沒有比他多,但從艾登手機里傳出的“蹬蹬冬”提示音也有好幾通。

“呵呵,我才剛開始真真接觸這圈子,所以都先找華人,但找我很多都是土著,還不是那么了解,所以先不接觸。”艾登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我吃飽了,今天很開心認識你,有機會我們再約。”這個午餐吃了快一個多小時,是雨陽出來之前沒有預料到的,他現在只想回家繼續補眠。

“啊,這就回家了嗎?”艾登明顯有些失望的說道。

“不然怎樣,你跟我回家嗎?”他開玩笑的說道。

“也不是不行.....呵呵。”雖然艾登說的小聲,但雨陽還是聽到,也懂得艾登的意思。

其實大學生長的不錯,聊天下來對雨陽對他也有些許的好感,想玩也不是不行,但遇見的時機不對,他現在的他沒有心情。

“你這小子啊!就知道不是單純想吃飯,不過今天不行,啊不是...是這一個星期不行,也許下個星期吧!我們留個微信吧,可以保持聯絡。”

兩人交換了微信后,就各自的回家,之后雨陽其實就忘記他們的約定,也沒將這事情放在心上,萍水相逢就不必想念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