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藍
天藍

大馬.砂拉越.古晉 | 天蠍男 | 媒體人 | 愛閱讀 | 寫生活 | 寫城市 | 寫不成材的小說 | 每星期二、四、六更新文。

我之三 | mIRC,打開我的新世界!

也因為阿軒帶我認識那么多人后,我就完全不玩mIRC了,畢竟難于認識到人、而且當時上網費高,不玩可以省下不少錢。

mIRC打開了我新世界的大門!

一開始懂mIRC是靠報紙上的介紹,具體如何用,我現在已經不太記得了,這記得當時我嘗試尋找本市的同志聊天組的時候,發現了好幾個群組后。當下心里是開心的,因為可以認識同伴,不再是一個人。

先申明,我沒有種族歧視,但我一開始想法就是找華人,找同族群容易溝通些,我不想才踏進圈就面對溝通不良,而難找交到朋友。結果發現到,群組里面華人并不多,大多數都是本地土著。

當時群里的“生態”其實跟現在的app交友差不多,大家聊天開始就是問身體、體重、年齡、種族,1還是0等等,交換照片是免不了的環節。當然以前p圖、美顏沒有哪里厲害,只要不是給假照片,給當下狀況的照片,出來面基時,基本跟照片上差不多。

一樣的,許多人在這上面,并不是單純只想交朋友或者找對象,而是約炮居多,那時候就覺得驚訝,不懂如何回應,但現在已經習以為常。

第一個見面對象,外型老實單純樣子,但聊下來才發現不單純,甚至有些自戀,才見面就一直暗示我跟他在一起,可以有零用錢以及車子駕,雖然我一直強調我只是交朋友,但他還是滔滔不絕吹捧自己。

回家后,我將他拉黑了!

第二個,是一個從新加坡工作歸來發展的阿軒,他是第一個帶我進入同志圈子的人,可能我不是他的菜吧,所以我們可以很單純交朋友。

他帶我去認識許多圈內人,讓我察覺我居住的城市,也有一大群的同伴,感覺不是那么的寂寞。

除了阿軒,我也在mIRC認識了一兩個不錯的朋友,但都沒有阿軒熟,而在阿軒跟我熟悉之后,時常都會約我去喝茶、看電影、走街等,當然包括介紹他一些朋友給我認識。

他帶我去的地方包括酒吧,而讓我驚訝的是,當時居然有兩三間本市的酒吧是同志酒吧,甚至有同志咖啡館。

當時我也認識了許多有趣的人,包括本市同志圈里頭著名的三頭妖蛇,有白蛇、黑蛇、還有一頭就是阿軒自己,但我忘記他是什么蛇了!

他們都是很善良的人,但是有部分人的人生遭遇滿苦的,尤其在感情這一塊,尤其是白蛇,他名早上是男裝,晚上是女裝,據說現在完全是女裝的裝扮了,我認識白蛇的時候,跟他在一起快20年的伴侶,因為敵不過年輕鮮肉的誘惑,跟他分手了!

這個感情讓他受傷很深,療傷了很久才康復!

也因為阿軒帶我認識那么多人后,我就完全不玩mIRC了,畢竟難于認識到人、而且當時上網費高,不玩可以省下不少錢。

而因為一些原因,包括時間的流失,大家生活圈不同,之前在mIRC上認識的朋友,包括阿軒,現在都已經沒有聯系,偶爾會在城市角落遇到,還是會打個招呼,哈拉兩句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