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冷
吐冷

涉媒体从业未遂人员 | Divorcing Patriarchy

幸福生活指南

I mean it when I'm mean.

这一年多来认真思考一个课题:怎么活得更幸福快乐一点。

观察去年以来过得更幸福的人,大致总结出了一些有利于身心健康的思维方式。当看到一坨巨屎将无可避免地淹没众人,试采取如下反应之一:原本如此无力摇头,自有国情深沉感叹,蚍蜉吾友大可不必,想不明白忘了开心,艺术鸡汤点缀美丽,一人抽身万事大吉。

视而不见、见而不管在当下互联网约莫等于两袖清风,未见全貌不予置评的下联则是 do no evil be like google。只要认定退出言论市场的原因乃不可抗力叠加洁身自好,便可以将缄口不言换来的身心健康当作自我标榜的首要美德 —— 换句话称 “非暴力不合作” 亦无不可。

烧掉晦朔不明,拉黑非圣人受害者,远离复杂问题的敏感地带,抵触好意运动的极端部分…… 幸福快乐是下雨天不出门就不蹚浑水。

小学奥数题说已知葱绿七毛一斤葱白三毛一斤整根葱合起来一块一斤,请问怎么买便宜。所以  葱  =  葱绿  +  葱白 ,我的世界就是存在颜色突变的 Minecraft。你不要葱绿,他不要葱白,那就干脆不要葱了。不要包含极端的复杂,所以干脆极端地不要复杂。

世界清净了,我们合唱一首甩葱歌。

总之乐观地 lay back 远好过悲观地行动,更好的当然是根本意识不到乐观在哪里,back 在哪里。毕竟半满半空还有相互参照,而自剜双目用互联网黑话说就是聚焦视野、专注赛道、打磨颗粒度,一听就是三个月融资过 B 轮的虚拟现实大项目。

给照片加上粗粒滤镜,同时磨掉生活的噪点。经典摄影理论是用经验填充图像与真实之间的断裂,新的摄影方法是用图像掩盖自我和世界之间的鸿沟。

所以人人都是内容生产者,人人都是意见领袖,citizen journalists 太俗气了,我们要做待发掘的 Vivian Maier。所以无人是知识分子,无知识分子是公共知识分子 —— 这称得上一种非存在先于非本质的反存在主义,而反存在主义是一种反人道主义。立刻噪点超标,左手大拇指上划,切到萌萌桃花滤镜的宠物频道。

一批巴普洛夫的狗,在学会愤怒之前就先纯熟于落泪。汪汪。因而后来习得的唯一愤怒是菜市口围观者的义愤,aka 最早的中文浸入式戏剧。汪汪。什么叫细水长流的愤怒?鸡汤说人应该活在当下,所以当下永远年轻,永远义愤填膺,永远和顶流同步激情转发。汪汪。

我建议你未来几年不买基金,只投资这些假人参演的华语电影,好看好听好哭好赚,买二十个热搜看起来也好像全是新浪包年免费送的。这笔投资不需要对冲,历史的选择说他站 all-in 的一边。

所以 怎 么 活 得 更 幸 福 快 乐 一 点。

你在问什么?

欢迎移步微信公众号 | 吐冷 Column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