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懶的生活
樹懶的生活

🦥每個平凡小事,寫成永恆故事。

樹懶吃炸藥|沒辦法裡面的好辦法!

別以為我只會樹懶哈哈笑,我、我、我,我還會吃炸藥給你看!

#樹懶哈哈笑 系列文章寫了不少,我決定要幫自己平衡報導,(自己的文章,自己平衡)
我可不只會哈哈笑,我還會吃、吃炸藥給大家看!

短篇於過去不同時間點,收錄在我的Liker Social當中。


【好,那請告訴我......】

我們單位的資訊人員,以「不做事」「難溝通」出名。

需要先前情提要一下,我所在的是一間「附設」醫院,還有遠在天邊的「總院」。
我們附設醫院小小的,人員配置也少少的。
所以,我們只有「一位」資訊人員。(慘)

-

一日,我最不想遇到的狀況發生了。

我電腦的病歷醫囑系統,壞●掉● 了
其他人的都沒事,就我的壞掉了。
萬不得已,我只好撥打內線給資訊,說明我的狀況。

資訊聽完後,很衝地說:

「你這個問題齁,我沒辦法,你要找資訊處理欸!」

呃,對啊,所以我找你啊,你不就是資訊嗎?

什麼鬼啊。

我大威武樹懶舉世盛名, 少把我當皮球踢! 我對著話筒,擠出最甜美可人的聲音(儘管內心是如此咬牙切齒): 「噢,好的,想請問,我 要 打 給 總院哪一位資訊的分機呢?
再麻煩告訴我分機號碼,謝謝!」

話筒中傳來三秒的靜默。 資訊: 「好啦,我幫你看一下。」


對嘛! 這就對啦!

攝影師:Andrea Piacquadio: https:/ /www.pexels.com/zh-tw/photo/859264/


【我沒辦法啦!】

我被主管指派要設計出一張走廊海報。
老天,沒文稿、沒模板,只有主題,要我從無到有自己生出來。

我確定,設計出美美、設計感的東西不是我的專業,更不是我的強項——我根本不會!
但工作就是工作,而我就是多比

鼻子摸摸,開啟Canva。經過無數個夜晚發呆和洗澡(當沒靈感,去洗澡總是一種出路)後,

好,竭盡所能,我

心知肚明,我做的海報只有勉強及格堪用,沒啥炫炮酷炫的設計感。
但這就是我設計能力巔峰/侷限,束手無策了,還是專心做我的臨床業務才是正途。


後來,資深的同事看到海報草圖,開始天花亂墜說出一番「很有用」的意見。

「嘿,你有考慮把這部分的文字圖像化嗎?」
你認真......? 我露出虛弱微笑:「...沒有。」

接著,他連珠炮般說出更多花里胡哨想法,覺得內容可以換成什麼其他的啦,叭啦叭啦。
我覺得有任何建議都很好,但關鍵是,我真的我辦不到,而且也不想花更多時間在這上面。

「好,你一起來幫忙做吧?」我使出萬用招數,露出甜美笑容,進行邀約。

「我沒辦法啦!」同事笑咪咪:「你知道,我的專長只是看見問題在哪啊!」


(消音),
我也沒辦法啦!

攝影師:Polina Zimmerman: 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3958798/
【駕到!!!】

去年夏天,我們收了D大學的實習生。之後,我和主管學姊達成共識——再也不收D大學實習生了!

一方面D大來的實習生,在具備知識技能上實在落差大到我和學姊束手無策,另一方面更糟的是,D大學負責的教授對實習學生掌握度零蛋,完全讓我和學姊無法恭維。

最後,我所屬醫院等級沒有教學責任與義務,我們還是和D大學,謝謝掰掰不聯絡的好。

-

今早,快樂的臨床業務結束後,我回到辦公位上。

學姊皺成梅乾菜臉跟我說:
「今年夏天,我們還是得收D大學實習生。因為......這次是院長說,他的姪子想來實習。」

!!!

哇賽,皇親國戚要來了!
怎麼能不喜迎?

再過一陣子,學姊接到對方打來詢問的電話了,對方劈頭第一句:

「你好,我是X醫生(院長)的姪子!」

--- 反正,現在,我和學姊商量著,我們該來整裝待發,好好練習,待院長姪子第一天來本院實習時,我們得要整齊劃一、精神抖擻喊出: 「太子好!!!」 太厲害啦, 想想,我也是懶爸懶媽的女兒呢(什麼廢話)

樹懶使用耿圖產生器製作

2023.03.21


生活就是處處沒辦法,但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
有時候,雙手一攤,承認我就是沒辦法,就會是最好的辦法。

把這些討厭的是通通記錄下來,等老了當下酒菜回味,
肯定是我的好辦法。

(這樣老了,就有理由要買酒,來配這些下酒菜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