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末

喜歡胡思亂想,塗塗畫畫,每天對著電腦說說話、寫寫字。

你有起床氣(Morning madness)嗎?來片麵包吧!

午晚餐需要變化才不會吃膩,而早餐常是一成不變的。因為它不僅是食物,也是安慰劑。通過早餐儀式,你才有向新的一天挑戰的勇氣。有的人早餐祭品是豆漿油條,我的是麵包咖啡。

在冷冷的冬日早晨離開溫暖的被窩!在甜蜜的夢境中回到殘酷的現實世界!你真的需要一點comfort food來撫慰這樣的心靈創傷。

麵包,就是那安撫著我也振作著我的鴉片食物。給我一杯飄散濃香的咖啡,再來片塗滿奶油、飽含麩質的麵包,是的!咖啡因(caffeine )、邪惡奶油加上麩質(gluten),這便是我最虔誠的早晨喂毒儀式。

|德國女孩的Rye bread (黑麥麵包)心事

在德國說起黑麥麵包,老麵包師傅鏡片後的眼睛閃耀著星星般的光芒,說:“You cannot get married if you cannot cut a loaf of bread evenly.(如果無法切出尺寸均一的麵包,你就沒資格結婚!)

其實德國女孩不用搞剛練刀工,想婚了?買個切麵包機(bread slicing machine)便成!1928年,第一台切麵包機在美國發明,解決了許多女孩心事。

1952年著名喜劇演員Red Skelton在訪問中說出那句名言:"Don't worry about television. It's the greatest thing since sliced bread. (電視是有史以來最棒的發明。)

自此,”the greatest thing since sliced bread(有史以來最棒的事)”便成了好用的片語。

|Viennoiserie (維也納甜酥麵包):打敗你、吃掉你

維也納甜酥麵包是讓人又恨又愛的小惡魔,它的甜酥來自高油高糖,如果在台灣的夏天做這種麵包,要隨時把麵糰像小baby 一樣送回冰箱躺一躺,否則裡面的奶油就會在你面前淌給你看。Viennoiserie有各種形狀,各有不同名字,例如作成心型的蝴蝶酥(Palmier)。

17世紀的鄂圖曼帝國偷襲維也納時,早起作Viennoiserie的師傅聽見敵人在「挖牆腳(從城牆挖地道入城)」,及時示警終而擊退敵軍。慶祝勝利的師傅乾脆把Viennoiserie做成像敵軍國旗上的新月狀(crescent-shaped),這便是Croissant(可頌)的雛型。

後來奧地利公主瑪麗安東尼成為法王路易十六的皇后,法國人民最後把她送上斷頭台,卻把她帶入法國的Croissant奉為經典美食。

|Baguette (法國長棍麵包)

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會為麵包立法規定材料、尺寸、重量?甚至為它向UNESCO(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申請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有!法國。

Baguette對法國的重要性不在於它的高價或尊貴,而在於法國人民少不了它。想想一個每年吃掉數十億根長棍的國家如果沒有了它會怎樣呢!

正宗的法國長棍麵包材料只能有:小麥麵粉、水、鹽及酵母,必須手工製作,並經過長時間發酵及特殊烘烤方式才能有獨特風味。每年4月巴黎會舉行法國長棍麵包大賽,獲獎店家有資格為法國總統提供麵包。

雖然任何傳統文化都難免受到新速時代的擠壓,法國人民也逐漸接受大量製造的超市「假長棍」。但每年的比賽依然進行,真正的Baguette 永遠不會被淘汰,就像《料理鼠王(Ratatouille)》電影裡,副主廚樂樂教小林如何分辨法國長棍,說只有烤得完美的長棍會發出crackle(喀啦)的聲音。

一切的美好,都來自於那輕輕一壓所發出的清脆嗶剝聲

|Cinnamon roll (瑞典國民麵包:肉桂捲)

近來肉桂捲突然因為網紅打卡或其他原因,瞬間爆紅(go viral)起來,網路上甚至還有全台十大肉桂捲評比等等。這種和Croissant 一樣屬於高糖高油的「邪惡甜點」其實是北歐國家的美食。

瑞典人及芬蘭人管咖啡叫kaffi, 他們每天時不時要fika fika 一下,所謂fika 是動詞也是名詞,其要件為:一定要與友朋共歡,獨飲不成、一定要有甜點,最好帶自家烘焙;而Cinnamon roll 就是常見的fika伴侶。每年的10月4日更是瑞典及芬蘭國定肉桂麵包日。據說當天除了自家烘焙的肉桂捲外,店家可以賣出700萬顆肉桂捲。這簡直就像我們中秋節所謂的店家賣一趟月餅吃一年的概念了!

|台灣藏阿胖 (Green onion bread) 記憶中的台灣味

說到台式麵包,你會想起誰?老是讓妳滑著手機排隊的台中藏阿胖(Green onion bread)?吃了不咬舌的菠蘿麵包(pineapple bun)?撕開屁股那一小張紙先把奶油挖空的螺旋克林姆(Custard cornet)?還是一臉落腮的肉鬆麵包(Pork floss bread)?

我選藏阿胖,不知是不是宜蘭三星蔥太好吃,記憶中的台灣料理總與蔥脫不了干係。而以前起早上學的年代,學校旁邊的麵包店總是大清早就端出一層層的麵包「書架」,讓路過的你無法忽視。

從前蔥花麵包都作成紡錘狀,到手時總要先咬掉烤得焦香的兩頭,再來好好享受中間的青蔥。現在想起來,不知是懷念藏阿胖剛出爐的蔥香、還是我的青春好時光啊!

所以,如果生活狠狠折磨你,那麼來片pain(法文:麵包)對付生活給你的pain吧!只是吃パン(日文:麵包)別一不小心吃胖(台語:麵包)了!

切得大小不一不是媽咪的錯,都怪麵包機罷工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