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末

喜歡胡思亂想,塗塗畫畫,每天對著電腦說說話、寫寫字。

「上學第一天」這件小事

每個人都有童年,也有那個被迫離開熟悉懷抱與環境,踏入陌生世界、害怕又新奇的「上學第一天」吧!我的童年已經遙遠到連記憶模糊帶都找不到它的影子了,但是看著小小輩的上學第一天,仍然是滿滿樂趣的!

幾個姐妹淘喝茶聊天,年紀關係,話題開始圍繞孫輩身上。

多事的外婆問了小外孫,有沒有交到好朋友。小外孫答以:「我的好朋友是「普天同慶。」

「蛤!」外婆以為她耳背了。

小外孫有些嫌棄外婆沒知識似地:「對啊!他的名字是四個字,我們班還有兩個字的。」言下有些慶幸又有些遺憾自己不能少寫一個字。

外婆沒再追問是哪四個字了,免得再度暴露自己才疏學淺。管他是哪四個字,反正只要找到「好朋友」這種關鍵人物,大家就「普天同慶」了!

原來,年代久遠,很多人忘記了這輩子的第一個難關是:上學第一天。

場景一:備戰模式啟動

幼稚園老師身經百戰,分頭搜捕第一天入園的幼獸,他們經驗豐富,知道這場拉鋸戰遊戲規則:一邊抱走哇哇大哭緊緊攫住媽媽衣角的孩子、一邊安撫肝腸寸斷不斷陪哭的媽媽。終於被抱走的孩子在老師肩膀上對著遠去的背影號哭,伸出的手中還握著一顆從媽媽身上扯下來的扣子⋯

場景二:靜坐與抗議

被迫離巢的幼獸不是鬱鬱寡歡獨坐一隅,就是尾隨老師糾纏要媽媽、要回家。老師不勝其煩塞給他一張事先備好的照片,他抗辯:「這是照片,我要真的媽媽。」一整天下來,老師得去找頭痛藥,心想:這小子能言善辯,還真能纏。要不,派出個小特務吧!

場景三:粉紅小隊出任務

低頭悶坐的小男孩聽見蹬蹬蹬的腳步聲,一個粉色小身影坐下來,他抬頭,看見粉紅色口罩和一雙大眼睛。

粉紅色口罩向他攤開右手,說:「你看,我有麵包超人。」他不動聲色捏緊右手掌心的鈕扣,說:「我家也有,明天帶給你看。」

場景四(二十多年前):被迫變成了啞巴

到國外工作的媽媽帶著一下飛機就抱怨的她:「為什麼飛機不開快一點啊!都不會動。害我坐這麼久。」

除了不會動的飛機,她發現幼稚園裡所有人都說她聽不懂的話,這可比從前第一次上幼稚園還要讓人害怕。

老師找來另一個小女孩,可以用七零八落的破中文勉強充當傳譯。媽媽摸摸她的頭髮安慰說:「別擔心,我們好棒棒很快就能適應的!」

真的嗎?多數時候她還是寧可當個啞巴,雖然破中文小女孩也還算盡職,並且很快變成她的第一個朋友。

場景五:進擊小鬥士-說不出來就用咬的

第一次被叫家長,還是在國外,媽媽忐忑不安進了幼稚園辦公室,只見兩個小腦袋湊在一起共看童話書,加害者與被害者已然風過了無痕,看起來一派祥和。

但罪證確鑿,破中文小女孩手臂上一個淺淺牙印觸目驚心,老師解釋下課兩人搶鞦韆,她委屈巴拉但還是理不直氣很壯:「我先看到的。」

已愧疚到死的媽媽簡直啼笑皆非,兩人同時到達誰知道你是先看到的呢?原來不會說,還可以有這招,用咬的,你是想嚇死誰啊!

總之,不一樣的上學第一天,一樣的笑料百出,笑倒一攤人,最後只能對偉大的幼稚園老師豎起大拇指給一百個讚!

離巢小獸幼稚園下課活動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