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末

喜歡胡思亂想,塗塗畫畫,每天對著電腦說說話、寫寫字。

嘉義(之三:共時光以老的「玉山旅社咖啡」)

70多年的滄桑、一群嘉義地方人士的努力,都在一場大火中成為灰燼:「玉山旅社咖啡」浴火之後,是否會再一次像鳳凰一樣展翅重生呢?不知道是有緣還是無緣,我竟在偶然的機會下留下它最後的樣貌。

後記:這篇文章才寫一半,就聽到「玉山旅社咖啡」在3/12晚被火紋身的消息。看了新聞好像無人傷亡之外,一切都指向負面訊息。懷著僥倖的心理上了它的臉書,看著上面殘垣斷瓦、面目全非的災後照片,我心頭有重石下沉。

街頭速寫是在實地用很短的時間勾勒線條上色,那天早上我們在屋簷下撐傘作畫,店門未開,墨跡時不時被雨水打散,才剛上色又得提著未乾的畫本趕往下一站。匆忙間我回頭再看了一眼「玉山旅社咖啡」的招牌,決定哪天再訪嘉義,一定要在裡頭喝杯咖啡、浸淫一下它的老味道。

想不到,我與它的緣分就僅止於那回眸一瞥,以及我拙劣畫筆下它最後的身影樣貌。

就像旅社主人在臉書上說的:「不要問我怎麼辦,就繼續看下去吧!」

2009年「玉山旅社咖啡」老屋曾經新生,期待這一次,它也能像浴火的鳳凰一樣,再次重生展翅~

~~~~~~~~~~~~~~~~~~~~~~~~~~~~~~~

驚鴻一瞥

“Vintage”,這個字不曉得為什麼,光是發音就讓我有種鐵皮屋或衣服上卯釘環佩叮噹亂響的畫面,甚至是老式木造建築嘎嘎作響的樓梯。沒錯!“Vintage”就是「老式經典的懷舊」。

台灣日治時期留下許多日式木造老房子,木頭是一種會與時光共情的建築材料,就像在人臉上刻畫皺紋一樣,時間會在木造老建築留下各種痕跡,斑駁的色彩、沈啞的聲音,以及老去的味道。 走近它,你會感受到那種氛圍,於是你會小心翼翼,不想驚動似夢似醒的老東西。

初見「玉山旅社咖啡」,帶給我的,便是這樣一種懷舊的老味道。

走過滄桑歲月

  • 陳聰明故居 1950年任職於阿里山森林鐵路的列車長及北門驛副站長的陳聰明先生,與朋友合夥在北門驛前面的路口興建連棟的六間木式街屋,其中街角第一間便是現在的「玉山旅社咖啡」。
  • 「販仔間」 1966年陳聰明退休,住家改為旅社,提供當時南來北往的販夫走卒歇息打尖,以此舊名「販仔間」。
  • 「貓仔間」 陳聰明於1972年逝世後,鐵路沒落、旅社經營困難,其間一度也曾經歷過作「黑」的貓仔間時期,並經多次經營權轉讓。
  • 變身前的末代主人 旅社最後由曾為旅社的「內將」(媽媽桑)的侯陳彩鳳女士買下,由後代堅持經營直至歇業。

老屋新生、溫柔相待

2009年「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理事長余國信發起「協力修屋」運動,號召當地人士出錢出力重建老屋。

兩層樓的木造空間仍保持原本建築格局,並於二樓空間的和式座位區加上鋼筋補強。 2012年老屋重生,並轉型為現在咖啡館及背包客民宿的複合式「玉山旅社咖啡」。

70多年的旅社歷史摻雜著嘉義人對鄉土的熱愛與努力,裡頭的陳設也處處可見懷舊色彩與人文關懷,在旅社裡喝杯雨林咖啡豆拿鐵,或是小農茶葉的貓仔特調紅茶「媽媽桑的紅牌」,彷彿過往的歲月在調製一杯風味獨特的飲料,請你品嚐。

圖片來源:「玉山旅社」臉書
已經不復存在的「玉山旅社咖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嘉義(之一:嘉義火車站)

嘉義(之二:中央噴水池)

我是繪旅行初級生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