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末

喜歡胡思亂想,塗塗畫畫,每天對著電腦說說話、寫寫字。

樹洞的孩子

父母是上帝創造出來的羽翼分身,幫祂照顧每個降臨到這世界的小天使。但如果不是呢?

起風了

又開始爭吵了,每一次父母吵架、新的問題加上陳年舊事,擺明著不是溝通而是發洩。

再過五分鐘,聲浪就會隨著越發劇烈的爭執傳出室外,她小心地沿風暴邊緣走到室外,窗戶關上了,身後的大門也緊緊合攏,都聽不見了,她想,走向她的樹洞。

樹洞世界

家對面的樹林有棵大樹,盤根錯節的樹幹長滿鬚根,總是在微風中輕拂著跟她打招呼。她撫摸著樹幹的壘壘樹皮,有人在上面刻字、畫上愛心,多半是某某跟某某之類,她沒有這樣的朋友,樹就是她的朋友。

她走到大樹下坐在那熟悉的樹洞。她曾經幻想過大樹屬於自己,她可以掛上鞦韆或者吊床;甚至,還有個樹屋,她可以在裡面擋風遮雨。

可是,她只有這個樹洞。在樹根交接處,她清理出一個凹陷處,拿出事先藏著的報紙,鋪墊好便是她專屬的角落,她在這裡躲避許多風雨、分享無數心事。

遁藏與等待

冬日初晚的小鎮社區,沒到八點便已是無邊的黑夜了,只有各家透出來一點一點燦黃的燈光,她坐著,盯著其中一點,即使告訴自己沒事,彷彿仍隱約聽見從那一點傳出的嘈雜詈罵,像一道道尖刻光劍,穿透了耳膜、刺痛著心臟。

回家的時刻

她靠在樹洞上,雙手搭著樹幹,感覺樹的鬚根輕輕地安撫著她:「沒事的!孩子,再過不久,就可以回家了。」

她閉上眼睛,經驗多了,已經駕輕就熟計算出從倉皇出逃後、整個流程所需的時間。30分鐘以後,她大概可以回去了。只要摸摸索索進家門,不要有太大動靜,她便可以安全躲進房間、躲進被窩睡一覺,這一關,便算過去了。

不一樣的午後

這次的午後爭吵來得又快又急,奪門而出之際,陽光刺激得她想掉淚。伸手擋著眼睛,少了黑夜的掩護,她覺得有些不習慣。

樹蔭之下錯落的陽光和善許多,樹洞依舊給她很好的庇護,溫暖的午後甚至讓她不小心打起了盹。

樹的根鬚拂在臉上,恍惚中她睜開眼,「該回家了。」她想,站起來拍拍身上的樹葉,走向熟悉的家門。

尋覓

母親反常的不在家,去哪兒了呢?不尋常的安靜讓她有些惶恐,不安的情緒越來越甚。「媽!」她小聲顫抖地叫著,「媽不見了,會不會,會不會?」腦海中出現一些畫面,她的心逐漸下沉。

電視上各種負面新聞如跑馬燈在腦海裡閃爍,不知道母親去了哪,她越來越慌亂,努力去想著她平日可能會去的地方。巷口的雜貨店、菜攤⋯,一家一家伸頭探著,希望看到那熟悉的影子。

一直以為,在長大以前,她作好了生活上應變的種種準備,卻沒想到這一步,她夠強大應付這種情況嗎?她恐慌地尋找,喃喃自語:「我還是個小孩子啊!」

度厄

跑了一大圈回來,存著一絲希望,她趴在左鄰右舍牆角聆聽張望,像隻舉著前爪祈禱的松鼠。終於,熟悉的聲音從鄰居王媽媽家傳來,母親愉快地和王媽媽聊著天。

她的心回到應有的位置,所有的細胞都安靜下來。她想著,世界都回到原來的秩序了。現在,可以回家,躲進被窩,好好睡一覺吧!

在夢裡,一定要幸福喔!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