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末

喜歡胡思亂想,塗塗畫畫,每天對著電腦說說話、寫寫字。

記憶中媽媽的味道:蕃薯簽與青椒肉堡

許多個沒有母親的母親節過去了,記憶中的母親與她的食物仍在溫暖著孩子的心

我生在多數家庭都擾攘不安的那個年代,讓不出位置給衣食之外的講究,棍棒教育是最簡單粗暴的家庭哲學。

我的童年,在摻雜著幾許苦澀、半碗心酸,以及大量的愛,研磨出濃濃親情的環境下度過,就像母親用地瓜粉拌攪著醬香肉末,然後放入青椒囊內、燒製出的那道青椒肉堡,以及午後陽光下那小半碗炸蕃薯簽。

這是記憶中母親的味道,我不復記得童年沒少挨的打罵,只記得你用有限的食材變化出無限的食物點心,滿足一個個嗷嗷待哺的味蕾。

陽光下的蕃薯簽

幼時點心乏善可陳,但炸蕃薯簽卻是記憶中永遠的美味。總是在母親開炸時便聞香而來,巴巴地守在灶前看著鍋中的蕃薯簽翻滾著由白轉黃,起鍋時一把鹽花更像魔術師的咒語般鎖住它應有的美味。我喜歡坐在廊前,聞著碗中剛出爐的香味,陽光下的蕃薯簽閃著油亮金黃的色澤,我先挑出最焦黃細脆的,聽它們在嘴裡咔咔作響,一邊用它們排著井字遊戲。童年的蕃薯簽,是我記憶中的happy hour。

越蒸越有味的青椒肉堡

帶便當上學的青澀求學期,午間教室蒸過便當總是飄散出各家雜陳百味,隔壁桌總來搶我便當裡的滷蛋,可我鍾愛的菜色卻是他們不喜的青椒肉堡,總覺得它越蒸越香,甚至讓寡淡的青椒與米飯都顯得油香可口;只要便當裡有它,就覺得一整天都讓這一餐給填上滿滿的幸福!

記憶中的母親總是與食物相隨,你做得出白胖圓滿的包子,你也包得出端方美味的粽子,你的神奇廚藝伴隨著我們長大,我的生命中記錄著妳的後半生,孜孜訖訖,不管中年或老後,你都只是一個安於為別人活著的,為妻、為母的身分。我甚至描摹不出脫掉這兩樣身分的,你的樣子。

消失的食譜

然後有一天,你心裡的食譜似乎消失了。當我跟你提起你做過什麼菜給我們吃的時候,你低著頭,失望自語:「老了!做不出來了!」

是我們都長大了?你失去了所為的對象,所以你心裡的食譜也跟著消失了嗎?

親情與愛的味道

沒有關係,所有的味道,都在記憶裡,沒有消失。在你最後的歲月裡,我每週載著你和外傭去傳統市場買菜。買三隻紅豆餅,一人執一袋慢悠悠地吃著,慢悠悠地在市場裡逛著,這是我還給你的,用女兒的味道。

我曾經依著記憶給女兒作過這兩道菜,可是她不喜歡。是我漏了什麼材料嗎?還是她嚐不出我想傳達的味道?也許我給她的愛跟妳給我的並不一樣。每一代傳承給下一代的味道都是不同的,唯一相同的,裡面都加了一味:「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