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末
思末

喜歡胡思亂想,塗塗畫畫,每天對著電腦說說話、寫寫字。

八月基隆悶燒繪旅行

雖然是八月,我還是很勇敢地扛起「傢伙」,參加了基隆的繪旅行。私心以為就算是盛夏,港邊總會有海風習習、海鷗聲聲,伴我愜意畫畫,熱不到哪裡去的。但是我顯然想太多了!艷陽下的基隆港,是口銜玫瑰的卡門,在你面前掀起裙角跳一場佛朗明哥,在它的熱力輻射範圍內,你無所遁逃。

雖然是八月,我還是很勇敢地扛起「傢伙」,參加了基隆的繪旅行。

私心以為就算是盛夏,港邊總會有海風習習、海鷗聲聲,伴我愜意畫畫,熱不到哪裡去的。

我想太多了!艷陽下的基隆港,是口銜玫瑰的卡門,在你面前掀起裙角跳一場佛朗明哥,在它的熱力輻射範圍內,你無所遁逃。

老師的構想是先以主要建築起頭,再沿著整個基隆港畫一趟,然後殺到正濱漁港再畫一張;於是我們跟隨著基隆撩人的裙角,踅了一圈。

陽明海洋文化藝術館:歷史建築

基隆港邊的「陽明海洋文化藝術館」,前身是1915年誕生的「日本郵船─基隆出張所」,當時的正門有高聳的塔樓,在二戰砲火中遭到毀損 ,戰後經過數次整修改建,如今的建築僅保留外牆結構,但原先的高聳尖塔也不復存在。

1972年成為「陽明海運」的辦公大樓,2004年起,陽明海運將其規劃為展示在地海洋文化的藝術館,其間曾封館整修。到2021年7月才重新開放。

一樓為邦比諾咖啡館,二、三樓為開放式展間,

聽說開館宗旨是「喜歡海洋、親近海洋、保護海洋、開發海洋、利用海洋」。

不知道我們做到多少!不過至少有個開始,今天,我們來「親近海洋」了。

陽明海洋文化藝術館,最上圖是消失的塔樓(取自維基網頁)

基隆「海港大樓」:歷史建築

在它隔壁比鄰而立的是「基隆海港大樓」,雖然看起來大隻許多,但是卻晚出生了近20年。

1934年,佔地1344坪的「海港大樓」落成,原名為「基隆港合同廳舍」,主棟有地下一層及地上四層,另有附屬建物地上三層。戰後主棟又加蓋五樓。

為什麼要蓋個大隻佬呢?原來是為了便於港務運作,要容納11個港務機構集中辦公。

「海港大樓」到今天也還是聯合辦公大樓。交通部、經濟部、財政部及臺灣港務公司都有相關機構派駐其中。

我忽然很無聊地想起以前跑部會新聞的記者曾經戲稱「教育部」為一座老廟,並且作了一首打油詩:^_^

「遠看四腳翹/近看是座廟/裡面菩薩多/燒香都要到」

海港大樓的造型不像廟,而是與隔壁的小哥哥有點像;為了使建築有船舶的具象,轉角以及一、二樓廊簷天花板都採圓弧造型。

基隆海港大樓與陽明海運大樓除了同為基隆市歷史建築十景之二,也同是公告歷史建築,且併列台灣歷史建築百景,真是一對好兄弟。

此外兩棟大樓還有另一段淵源,陽明海運大樓當時的設計師井手薰正是鈴置良一接下海港大樓、由民間建築師走入政府工程的推薦人。

鈴置良ㄧ對首件政府作品的龜毛程度,讓他找不到願意承包的營造商,只好從設計到督造親力親為。

他將環保、消防的現代建築觀念融入建築理念,也考慮到當地的氣候,不但加強地基,也建立大樓內排水設施,讓海港大樓挺過天災人禍,至今仍屹立不搖。

畫兩棟大樓時,還蠻高興對面有遮蔭的亭仔腳,沒想到我們的「被逐客」生涯即將開始。

雖然也有熱心的基隆人,一邊來看我們速寫、一邊充當起基隆歷史的說書人,但基隆港邊人潮洶湧、工程處處,礙事的我們一再被趕,沒地方擺椅子就縮在牆角站著畫,一下午覺得自己就像在地浪遊的碼頭工。

基隆海港大樓(照片取自維基網頁)

把基隆港拉成一直線

第二天的功課是要把呈「ㄩ」字型的港口風景畫在一條地平線上。基隆港景不會為我們立正排排站,所以港不轉人轉,一整天我們像陀螺一樣不停換地方。

上午從港務大樓這邊往對岸畫,眼前「基隆市關稅局大廈」的一列紅磚建築,與岸邊停泊於蔚藍海面的海巡署白色大船相輝映,再配上後面青山上聳立的大型「KEELUNG」白字看板,煞是好看。

有山有水、有高樓有大船,眼前的景物看起來如此祥和,但你看不出當時的氣溫是攝氏35度。

我自以為發現一個視野極佳又有遮蔭的「寶地」,正想拉開摺椅,一個臉臭臭的港警走了出來說:「小姐!這裡是管制區。」然後我就被「請」了出去。

基隆港海景之一
基隆港海景之二

下午再到對岸畫回來,這邊更沒什麼遮蔽物可供躲藏,所以我們就躲到港邊的大鯨魚裝置藝術中。

其實大鯨魚來頭不小,它是今年基隆中元祭的主燈造型—「鯨彩一聲,年年有魚」。

基隆舊名「雞籠」,我們藏身於魚腹中,陽光穿透不織布幅射下來的威力,其實比在雞籠裡也好不到哪去。

魚腹中逃生後,再轉到客運站牌前收尾,又被站務人員驅趕,老師終於大發慈悲放生,允許我們到陽明海運大樓的「邦比諾咖啡」裡上色。

服務生還在解釋低消規則,我們就點頭如搗蒜地忙著找位子坐下。她哪知這群人只要有冷氣就好,是高消還是低消根本不是考慮因素啊!

人為刀俎、我為魚餡

正濱漁港海邊吃沙

最後半天是畫正濱漁港。畫什麼?好像也只有彩色屋!

也許之前在網路上哄傳的照片太驚艷,真正見到本尊其實有些失望。

正濱是個沒落的小漁港,四周的商家都是一些灰濛濛要開不開的小店面,跟彩色屋的鮮明顏色形成相當突兀的對比。似乎遊客都是拍完照片就走,經濟並沒有因為彩色屋爆紅而興旺多少。

可是它曾是日治時期金瓜石礦產的重要輸出港;它也是台灣第一個「城市色彩示範計畫」,基隆市府為了重現漁港過往,成立色彩工作坊,由專家與居民協商研擬出正濱漁港的主色調與輔助色,才有了今天的彩色屋。

可是它到底真的重現了漁港的過往,還是只增加了一個有點異國色彩的拍照景點呢?

我在港邊畫著彩色屋,一陣帶著魚腥味的海風吹過來,我開始像個蛤蜊一樣不停吐沙,卻吐不出這個問題的答案來。

正濱漁港彩色屋

我其實還想去和平島走走的,也想再去逛一下山頂上的太平青鳥書店。可是這些來之前的雄心壯志都隨著繪旅結束而消失無蹤,變成改日再議。

還好基隆離我不遠,也許哪天,輕車簡從、搭個火車,到港邊的「好饗咖啡」坐下來,看看我畫過的海景;到海洋藝術館看看基隆港的前世今生。不用被曬、不用被趕、不用急著畫,我應該會慢慢體會出基隆的另一種美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