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原来陈光诚也是多子女家庭的受害者

(edited)
陈光诚作为多子女家庭照顾不周的受害者,丝毫没有反思滥生滥育的弊病——孩子都“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了,还要一个接一个地多生,这真的是在维护儿童的人权吗?

VOA最近发表了一篇陈光诚的文章《陈光诚:党的手把每个育龄妇女的产道卡起来》,控诉临沂地区执行计生政策的残酷手段。

在文中,他提到自己的身世和失明原因:

我出生在沂蒙山一个非常贫穷的小山村里。我有四个哥哥。那个时候我父亲不在家,正好是文革时期,母亲还要不断地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可以说我的生长环境是非常恶劣的。孩子都是放在家里没人看管的状态。那个时候很多孩子都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
五个多月的时候,有一次我发高烧,但是我妈妈还不得不去干活,连借两块钱带我去看病的时间都没有。结果我发烧两天以后,眼睛就出现了问题。我妈妈听到我哭得不行,再抱起来看的时候才发现,哦,眼睛已经被烧坏了。那个时候大家都在闹革命嘛,也导致了很多悲剧的发生。我想我也是其中一个,虽然不是最惨的。

以前反节育派常说多子女家庭教育多好多好,还将父母利用大孩子当免费小保姆照顾小孩子的做法加以美化。

但是,从陈光诚这段自述中,却丝毫看不出他的4个兄长(不知道他有没有姐姐,华北地区重男轻女,在计算家里的孩子数量时,往往不会把女孩算在内)为照顾他出过什么力。

虽然陈光诚把自己因病失明的事情归罪于文革“闹革命”,但从最近这些年发生的一些案例看,即使没有文革这样异常的社会环境,多子女家庭的子女也很容易因为父母照顾不周而出事,例如云南4兄弟烧火取暖中毒死亡,贵州的多起留守儿童死亡事件,以及著名的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者……多多少少都跟子女太多、父母没有足够的精力照顾有关。这个方面,我在拙文《那些不被<纽约时报>关注的中国儿童死亡事件》已经探讨过,此处就不赘述了。

陈光诚作为多子女家庭照顾不周的受害者,丝毫没有反思滥生滥育的弊病——孩子都“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了,还要一个接一个地多生,这真的是在维护儿童的人权吗?——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不过,这也许和他如今的自身位置有关: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和盲人,他根本不需要也无法为照顾孩子付出任何东西,当然是不会站在保障妇女儿童权益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的。

中华田园人权斗士杨支柱的老婆曾经说:

最终让我决定留下这个孩子的原因是,岁月无情,而中国又是这样一个天灾人祸不断的国家,远的有克拉玛依大火,近的有​汶川地震,那么多花朵一样的生命凋零,做父母的怎么挨过余生?

她只是从父母的立场,认为多生几个孩子当备胎,多往共匪兲朝的人肉绞肉机里扔几个小孩,父母还能剩下一个半个聊以自慰,让父母更有安全保障,并不是说多生孩子能让孩子获得更大的安全保障。

反节育派自己的数据也说明了这个问题,王广州在他那篇有关“失独家庭上千万”的文章中提到:2010年失去全部子女的女性有一百万,其中只有不到65万是真正的独生子女母亲,其余的35万多都是多子女家庭的母亲。假设这些多子女家庭只有两个孩子,那么这35万背后至少就有70万多子女家庭的孩子死于非命,比独生子女死亡人数高得多——这还没有把那些失去部分子女甚至全家死亡的多子女家庭计算在内,例如在去年福建泉州防疫旅馆倒塌事件中死亡的两个五口之家,否则人数还要多得多。

作为男性,生儿育女这回事,反正自己爽一把就行,其余的痛苦与职责都由女性承担,而且男性还能享受孩子的冠姓权。这样的好事,谁不愿意呢。所以反节育派里头喊鼓励生育喊得最凶的,主要都是男性;几个著名的反节育派砖家,从造假大师易富贤、虐童携程梁建章、中华田园人权斗士杨支柱,到何亚福、黄文政、任泽平等等,无一例外都是男性。作为丈夫与父亲的陈光诚,在这方面并不比其他男性更无私。

在那篇文章中,陈光诚还用大量篇幅叙述了临沂地区暴力计生的残酷。这方面的报道很多,我相信他的叙述是可靠的。

但问题是,中国的计生政策在全国各地宽严有别,并不是所有地区都搞得像临沂那么血雨腥风。南方一些省份实行“一胎半”政策,东南沿海一些地区更是因为宗族势力强大,导致计生政策名存实亡……各地的情况差异是很大的。

在我老家那边,甚至都有村干部同情光棍因情况特殊非婚生子,而在对方被举报后给人家通风报信。可见计生执行者内部并非铁板一块,既有临沂那样丧尽天良的做法,也有人性犹存的一个个“漏洞”。如果计生部门把工作重点放在节育器具的发放上,强制堕胎之类的事情就会大幅度减少,对保障妇女儿童的权益是大有好处的。

因此,因为临沂这样的个别地区存在残酷的暴力计生,就把整个计生政策说得一无是处,就认为应该把计生彻底废除掉,这其实也是一种“株连”,跟陈光诚在其文章中提到的计生委“株连”政策是同一个类型的错误。

这就像,因为911中双子塔遇袭,就拆掉全世界的高楼;因为德克萨斯塌了半座居民楼,就拆掉全世界的居民楼;因为打疫苗出现了不良反应,就把所有疫苗都销毁;因为美国大选中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就把选举制度废除掉;因为呼格吉勒图、聂树斌被枉判误杀,就把刑法整个废除掉……显然都是非常荒谬的做法。

就算杀人犯,也需要辩护律师为他/她辩护,看看他/她在案件中是否存在正当防卫、紧急避险之类可减免罪责的证据,何况一个关系到十几亿人的政策呢。身为律师的陈光诚,应该不难理解这个问题吧?

暴力计生当然应该控诉,应该反思,但不能因为存在暴力计生,就把计生政策在保障妇女儿童权益方面的有利影响,一笔勾销。面对临沂暴力计生,人们应该改正那些执行过当的行为,而不是把计生整个废除掉,甚至走向另一个极端——利用造假撒谎的手段去鼓励多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