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那一刻,我终于体验到愤怒爆表的感觉

这是在“一点关于景云里7号的个人记录-存档”后面写的评论。

没想到自己一口气说出那些憋了很久的话,发在这里留个底吧。

我家的房子去年也被拆迁了,虽然父母签了字的(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担心一去闹连命就保不住了),但房子里还有些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没搬完,就被政府雇佣的当地混混把房子推掉了,也跟强拆差不多,而且是当着我的面。望着房子被推倒的那一刻,我终于体验到愤怒爆表的感觉,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被强拆的人怒而杀人了。那会儿真恨不得手里有把枪,把负责拆迁的官员一人脑袋上来一梭子,再去把Dr Shithole和他那个狗腿子打成筛子。

当时我不知道,他们当着我的面拆掉我家房子可能是另有目的。

我们那个村的村干部前几年被村民举报贪污,后来上面象征性地处理了一下(因为领头的那个家伙老奸巨猾,早就在镇上、区里甚至市里打点了关系,上面都有他的保护伞),把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撤了职,但把他们的班底留下了。然后不久前又接连任命了两个新的干部当支书,第一个被前任贪官的班底挤走了,第二个城府很深的,虽然也被排挤,但居然坚持到拆迁,肯定捞了一大笔。

我们那个村的开发是前任贪官们觊觎多年的项目,到口的肥肉被别人抢走,他们肯定心有不甘啊。我是我们村走得最远的人,平常又喜欢在网上发发牢骚,我怀疑自己的身份早就是暴露了的,大概因为我在线下接触的人不多,当局一直没有找我的麻烦。

现在回想起来,当着我的面拆掉我家房子这事,应该是前任贪官,特别是那个老奸巨猾的村委会主任,设下的毒计,目的是刺激我去写检举信,告发那个新来的村干部(那家伙也确实不是什么好鸟),然后他们两个可以卷土重来,或者让他们留下的其中一个班底掌握权力。

在拆房前,我父母搬到了一个亲戚家,刚好跟上一任贪官在一个村子。

拆房后过了一两天,我们一家正吃饭。贪官之一就和他们留下的一个班底先后来我亲戚家串门,可能是想看看刺激效果吧,呵呵。我亲戚跟他们打了个招呼,说了几句话,我理都没理他们。

我没有像他们预料中的那样去写检举信,是因为我早已不相信共匪体制中能够出现什么清官了。

那件事过去了很久,我都没有动静,贪官们有点坐不住了,便支使我们同村的一个村民(跟其中一个班底是拐弯抹角的亲戚)怂恿我妈,让她打电话给我去写检举信。

接完那个电话后,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就是想利用我,借刀杀人,赶走新来的那个干部。

我觉得这一招太毒了。

然后我到网上查区里那些可能跟我们村上一任贪官有交集的官员,最后查到上一任区委书记,现在是市政协副主席,他当区委书记那几年刚好跟我们村那些贪官的任期重合。很可能他就是那几个贪官的保护伞了,至少是其中级别比较高的一个,估计他们在镇上也是有保护伞的。

我恨恨地盯着那张方脸,回忆当初目睹自己居住几十年的老房倒下时那种愤怒爆表的感觉,我知道,有一天我会需要那种愤怒的,当时机成熟的时候。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