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一個失敗的媽媽

(edited)
作為母親,她或許是失敗的。但……

我一直說反節育派把獨生子女和計劃生育政策當作兲朝一切問題的“萬能替罪羊”,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真的有人在生活中把獨生子女當作“萬能替罪羊”,把自己作為一個失敗的媽媽,沒有耐心陪孩子玩,以及沒有法子教育好自己孩子的責任,堂而皇之地歸罪於孩子的獨生子女身份——而且大獲成功。

其實,反節育派要擺脫他們所說的獨生子女沒有兄弟姐妹陪伴的“苦”,光是多生幾個孩子是沒用的。因為,大多數人類每胎都只能生一個孩子,即使像重慶那對被父親推下樓摔死的姐弟的媽媽那樣,為了完成生兒育女的任務,第一胎剛出生就趕緊懷孕生二胎,第一胎仍然有接近一年的時間當“獨生子女”。

大多數媽媽估計都不可能這麼緊鑼密鼓地生孩子,所以她們就算多生多養,老大仍然有好幾年的時間不得不當“獨生子女”。

如果只生兩個孩子的話,那麼在老大上學讀書而老二尚未進托兒所、幼兒園之時,或者老大上寄宿學校之後而老二仍然走讀之時,又要輪到老二大部分時間當事實上的“獨生子女”了。結果呢,我們就看到生了二胎的楊支柱,在他的大女兒離家上學之後,也不得不找楊若楠的同學來陪伴他這個孤獨的老二。為了不讓一個孩子孤獨,楊支柱造成了兩個孤獨的孩子,是不是有點求仁得仁的意味?

因此,要解決反節育派大肆渲染的獨生子女那可怕的“孤獨病”,政府應該給所有夫妻(以及決定獨自撫養孩子的單身女性)都免費派發多仔丸才行(關鍵是要免費)。讓那些害怕孩子得“獨生子女病”的父母,要生就一胎生她二三四五六七八個。

當然,我懷疑有些人嘴裡說著獨生子女的種種“毛病”,心裡其實挺喜歡獨生子女帶給自己的種種好處。就像那些以政治避難的名義申請移民的“計生難民”或“法輪功難民”,嘴裡罵著計生,罵著迫害法輪功的共匪,但在心裡,說不定非常感激計生政策和共匪讓他們能夠移民歐美呢。

後來每次一有狀況發生,我被老師叫去見面的時候,基本就是上面這種狀況了,老師由告狀,埋怨變成安慰我了。

一切都是萬惡的獨生子女(政策)造成的。一個失敗的媽媽,轉眼就變成了被人同情的對象,不僅成功地推卸掉了自己教子無方的責任,還成功地賺得別人的同情。

作為母親,她或許是失敗的。但作為一個精明的反節育派,她無疑非常成功。

看到這個既失敗又成功的媽媽,我不由得想起那些在美國慈善機構外騙領救濟物資的華人。騙救濟的華人,利用了美國慈善機構的漏洞和對人性的高估;這個騙人同情的媽媽呢,則是利用美國人對獨生子女和計劃生育政策的無知與偏見,以及對人性的高估。

巧的是,這種無知與偏見恰恰就來自反節育派華人,是造假大師易富賢、“何不食肉糜”的方鳳美、嘴裡說著真善忍卻大肆吹捧反節育派騙子、傳播反節育派謊言的海外法輪功之類的華人,不遺餘力地利用造假的手段,利用妖魔化獨生子女的手段,處心積慮地打造出來的。

不少華人擅長鑽空子、擅長甩鍋的精明,在作為人精極品的反節育派手裡,又被玩出了新境界。

說到這裡,我倒是想起我經常批評的《紐約時報》,雖然《紐約時報》也是反節育派媒體,雖然他們也不止一次傳播造假大師易富賢等騙子的謊言,但在我印象中,《紐約時報》也是少數沒有妖魔化獨生子女的媒體。

雖然都是傳播謊言,但作為老牌媒體的《紐約時報》到底還是有點底線的,跟站在他們對面那幫“共和黨黨報”裡打著真善忍旗號騙人的傢伙,畢竟不在一個層次上。

感謝美國收留了這麼多人精華人,他們都名副其實的“精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