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中国出生率下降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edited)

这两天国家统计局一发布2021年的中国人口数据,如猫儿思春一样准时的反节育派,又开始他们那声嘶力竭、鬼哭狼嚎的人口恐吓大合唱了。

《纽约时报》虽然还在继续传播他们那套计划生育导致出生率下降的谎言,还在继续追捧易富贤。但被我屡次打假,他们也学得稍微乖了一点,不敢像以前那样赤裸裸地引用易富贤那些胡编乱造的“人口学研究”结论,甚至连易富贤一向引以为傲的中国人口数据“水分论”,都不敢直说,只敢遮遮掩掩,以更安全的“不准确”一词取而代之,但他们想要传达、暗示给读者的东西并没有变。除了易富贤之流的骗子,堂堂《纽约时报》居然找不到更像样一点的“学者”来证明自己的谎言,真是可怜又可鄙。

美国之音自从赶走龚小夏那批人之后,新上台的这帮记者编辑,不单文字功底不如龚小夏他们,文章中三五不时地出现明显的错别字和翻译错误,而且他们作为媒体人的节操更是碎落一地,已经所剩无几。看到中国出生人口一降再降,他们大概觉得现在可以把易富贤制造的谣言打扮成“遥遥领先的预言”了,不仅敢在《中国官方数据:去年人口出生率创建国以来最低》里直接引用易富贤胡编乱造的结论,还公然该文右上角关联了一篇2021年12月4日为易富贤专门写的文章《专家质疑中国人口数据 实际可能只有12.8亿》,宣传他的“水分论”。

只是这一次易富贤自己也学乖了,他以前每次言之凿凿地编造出“水分”大文,气势汹汹地要戳破国家统计局的人口数据“水泡”,都被我有理有据地驳得片甲不留。这一次,他居然没有炮制出新的“人口学论文”,甚至连以前制造的“论文”都不敢明确提及。记者也只敢在文章里反复用“他估计”、“他估计”、“易富贤估计”、“自己估算”这样可笑的表述,来掩饰易富贤屡次造假被人抓包的心虚,掩饰美国之音既要坚持传谎一万年不动摇又担心被人批评制造假新闻的矛盾怂包心态。

至于以前作为造假大师易富贤铁杆拥趸的自由亚洲电台,现在同样学精了,就算引用易富贤的“研究成果”,也不再敢提易富贤的大名。而且他们还榜上了几个新版易富贤,利用北京益仁平那帮家伙,换汤不换药地继续宣传易富贤那套“水分论”。可惜这些家伙也拿不出比易富贤胡编乱造更可靠的证据,只能空口无凭地瞎吼吼。

倒是陆军那句“相对于14亿人口的中国,去年人口净增长仅48万,几乎可称之为人口负增长”的话,让人想起那个说武汉肺炎死了4000人“等于没死人”的李毅。陆军轻轻一句话就把48万婴儿抹除掉,无意中暴露了自己的底色:他跟李毅这种人不过是一路货、一丘之貉罢了——如果以数字而论,这个陆军轻视生命的程度可是李毅的100倍以上(48万/4000),亏他们还好意思以“反歧视”公益组织自诩。这种人只会反对别人歧视自己,自己歧视别人、轻视人命时的恶劣程度,可一点都不比那些歧视他们的人差。

写文章写到这里,我忽然洋洋自得起来。谁说我写的打假文章没人看?反节育派媒体制造假新闻的手段不断进化,完全是受我的打假文章影响啊。如果有人愿意把反节育派媒体造假手段不断升级演化的“功劳”算到我头上,我还是会欣然接受的

不过呢,RFA那篇文章的标题却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启示,“中国鼓励生育政策失效”?这些年来,以易富贤为首的这帮反节育派狗头军师,为猪头皇帝亲手打造的人口“新政”,真的只是失效而已?

我忽然意识到,“人口出生率连续五年下降”,以及易富贤从2018年就年年抛出又年年被我打假的“中国人口开始负增长”,其实是反节育派联手制造的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根据wiki的解释,所谓“自我实现的预言”,又名“自证预言”,指的是:

某人「預測」或期待某事的社會心理現象,而這種「預測」或期望之所以成真,只是因為該人相信或預期它會發生,並且該人由此產生的行為與實現該信念一致。

用更通俗的话说呢,就是某人相信某件事会发生,于是便从行动上促成这件事的发生,从而将自己的“预言”变成事实。

那么反节育派是怎样不断促成易富贤那个“中国人口开始负增长”的谣言,好让它作为“遥遥领先的预言”,在可能并不遥远的将来变成事实的呢?

首先,从舆论上,反节育派大肆炒作所谓的“剩女”和“躺平主义”之类的话题,让独身女性、无钱买房更无钱成家的底层男性获得更多的关注和社会认同,在年轻人中产生共鸣,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接受和模仿不婚不育的生活方式,变相引导中国的结婚率和生育率不断走低。

这方面的例子很多,在Google里组合搜索前述媒体和“剩女”或“躺平”,可以找到大量的报道,我就不用逐一列举了。

自愿奉行独身主义的女性,以及因不堪经济压力而被迫选择不婚不育的男性,在社会中本来是人数极少的超级“少数派”,少得就连LGBTQ群体都嫌我们达不到他们的“少数派”标准,不肯将独身主义者作为性少数派接纳进去。但由于反节育派媒体的炒作,有些原本可能只是因为经济等原因而暂时选择单身的人,会进一步推迟甚至放弃婚育计划。如此一来,这个群体是完全能够至少在短期内影响中国出生人口数据不断走低的。

其次,在政策方面,反节育派里的狗头军师们还不断给猪头皇帝的经济和人口政策出昏招,使得那些原本在近期内有生育计划的群体,不得不推迟计划。

为了解决反节育派所说的导致生育成本上升的“教育产业化、医疗市场化和房价畸形化”(参考《中国推新政策鼓励“三孩”,专家称难以奏效》),年薪一千五百万的反节育派砖家任泽平刚离开恒大没多久(这离职时间把握得,真是恰到好处啊),恒大就遭遇了猪头皇帝的残酷打击,导致恒大摇摇欲坠,使得整个房地产业遭遇前所未有的寒冬,不仅造成房地产及相关产业大量人口失业,也使得很多买期房准备结婚的年轻人因为没法按时收房,而不得不推迟结婚,推迟生娃。

而习瘟猪实施“双减”政策,对教培行业实施了一场近乎灭绝性的无情打击,就更是易富贤等人一手促成的,这个是连易富贤本人都承认,并且引以为傲的。(参考《打擊教培行業,他們功勞最大》)

教育和教培行业也是吸收女性就业人口比较多的行业,教培行业遭受打击,必然导致很多女性因失去经济收入而不敢生娃。

习瘟猪对互联网产业的打击也造成了类似的结果,只不过这一次失去工作、失去收入的群体以年轻男性为主。他们的工资往往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这些人失业对生育率的影响,可能丝毫不亚于教培业中的失业女性产生的影响。

就连反节育派媒体自由亚洲电台也不得不含蓄地承认,“房地产、在线教育行业、跨境电商行业三支失业大军,正影响着中国的社会结构”,并且指出2021年这一轮比上世纪还有恶劣的失业潮,“全因政治决策造成”(参考《三支失业大军同时出现 中国逾千万人顿失生计》)。可他们就是不敢把话说透:这股失业潮,是反节育派一手造成的。

这超过一千万的失业人口,显然不可能安安心心地待在家里造人。尤其是那些贷款买房的人,搞不好就会因为还不上贷款而失去房子,连栖身之处都没有,谁还有心思生娃啊。

反节育派从舆论上宣传并吸引更多人“躺平”、不婚不育,又从政策上打击那些有生育意愿,在正常情况下也有能力生养多个孩子的群体,再加上兲朝建议打武肺疫苗后半年内不要怀孕的建议,以及习瘟猪对武汉肺炎瘟疫采用不惜一切经济代价都要清零的政策,导致多个城市大规模封城,很多医院停止医疗服务,给孕妇带来种种不便,甚至导致一些孕妇因没能得到及时救治而流产。在这样的多重打击之下,中国2021年的出生人口居然还达到一千万以上,我认为这已经是奇迹了。

所以《纽约时报》等反节育派媒体把2021年生育率进一步降低归罪于计划生育和他们轻描淡写的“其他因素”,完全是推卸自身责任。这一切都是反节育派的伟大战果好吗!

中国在2021年生育率降低到194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是反节育派企图将易富贤那个“中国人口开始负增长”的谣言变成“遥遥领先的预言”,变成“自我实现的预言”,而“不懈努力”的结果。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从短期目标来看,反节育派这一波以鼓励生育的名义打击生育的高明操作,是为了把易富贤吹捧抬高到“预言大师”的地位,掩饰易富贤长期造假的斑斑劣迹。

但从长远来看,反节育派如此操作的目的,是诱使习瘟猪彻底废除所谓“臭名昭著”的计划生育,一方面可以满足各路虚伪的人权斗们的虚荣心,而更实用的方面,则是为了堵住来自兲朝的非法移民以“计生难民”的身份申请移民的漏洞,阻止更多的兲朝人移民欧美国家。

这第二个方面在海外法轮功群体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这些法轮功人士在川普当政期间大力支持川普修建边境墙,将大量非法移民阻挡在墙外,同时又不遗余力地传播易富贤等砖家的谎言,宣传什么人口是财富、说中国的“人口危机”影响经济,不遗余力地帮助共匪催生逼生。

如果法轮功真的认为人口是财富,就该支持民主党政府打开国门,像欢迎来自全世界的金钱一样,欢迎来自全世界的移民。然而这些人精已经在兲朝经历过人口过剩导致的种种不便甚至灾难,他们当然知道大量移民的涌入意味着什么。当人口问题影响到他们自己的切身利益时,他们立刻就会暴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出自己对待人口问题的真实立场。

因此,通过人口恐吓的方式误导习瘟猪乱搞人口政策,阻挡来自中国的移民到欧美国家去与他们竞争,也就成为他们不惜违反真善忍、全心全意造假都要达成的目标。

跟法轮功想法一致的还有大量原籍兲朝的海外华人,反节育派里头最疯狂的砖家易富贤就不用说了,像虐童携程梁建章这样的资本家,早在当年发生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时,就有携程内部人士指出,携程高层早已将家小转移到国外,他们才不会将自己的孩子扔到他们为员工设的亲子园去,享受那价格不菲的虐童服务呢。而年薪一千五百万的任泽平,从恒大手里捞了那么多不义之财,他多半也不会傻乎乎地把孩子留在国内,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兲朝学校里,跟那些普通人家的孩子一起当“做题家”?

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例如那些利用贪腐所得将家属移民海外的贪官污吏),以及为统治者出尽馊主意的砖家学者,其实有相当多的人都要么是外国人,要么是外国人的爹妈。他们留在国内,不过是为了方便收割兲朝韭菜,来供养他们那些已经上岸的家人。这些人是不可能真正爱国,为中国的韭菜们着想的。

所以国内那些没有钱也没有技术去移民,又没有胆量跟共匪对着干然后去申请政治避难或政治庇护的人就要当心了,你们支持反节育派废除计生的结果,很可能导致将来你们在不堪忍受共匪暴政、希望逃离兲朝时,失去欧美国家那扇对兲朝穷人敞开的唯一通道:一旦共匪废除计生,你们就别指望以自己曾经遭受计生迫害的名义,到西方国家获得合法身份了。

跟风反对计生“维护人权”,说不定就会让你自己被困在兲朝这个没有人权的大监狱里,彻底而永远地失去享受人权的机会。

并非所有打着自由民主、打着“解放”旗号的人都是真正的解放者(中国人已经被共匪骗过一回了对不对),同样的,并非所有打着人权旗号的人都是真正的人权斗士,他们说不准只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协助共匪剥夺国人人权的骗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