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真的,我是言论自由度的试金石

自由亚洲电台谴责共匪六四屠杀几十年不知悔改;但从rfa对待易富贤对待反节育派的态度看,如果他们自己犯错误,或者犯错误的人跟他们立场相同,他们其实跟共匪一样死不认错,也跟共匪一样会不遗余力地阻止世人了解他们犯错的事实。

自从走上打假反节育派这条不归之路后,我越来越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一块试金石,可以测试墙内外各网站是否真的尊重言论自由权。

前几天国家统计局公布去年人口数据后,反节育派媒体如voa、nyt、wsj、rfa再一次发起了传播反节育派尤其是易富贤“人口学研究”的宣传攻势。对这种事我这个女堂吉诃德是不会放过的,于是我到非死不可注册了一个账号,开始了又一轮挑战风车的游戏。

昨天打开非死不可,看到网站给我发了一条通知,说我发的有一条贴文和一条评论是“垃圾信息”,扬言要屏蔽它们,甚至威胁要封锁我的账号。

非死不可网页截图

不巧的是,那条贴文里恰好有易富贤的推文:有人说当地公安局不给新生男婴报户口,易富贤由此推断中国人口数据“有水分”。显然反节育派非常不愿意看到易富贤这条推文被我曝光。

我被反节育派检举的贴文截图

与此同时,我还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昨天自由亚洲电台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又一篇有关中国人口数据的文章《中国去年户籍新生儿不足千万 催生政策难阻人口老龄化》,我在那篇文章后面发了一条评论,提醒他们说:

公安部的数据不可靠,前几年刚放开二胎的时候,易富贤曾在7月份引用一个用户的推文,里面提到某地当时就已经不给男婴上户口了。可能是因为户籍登记部门担心如实登记新生儿户口信息会暴露当地出生性别比严重失衡的问题。易富贤已经将那一条推文删除,不过我保留了他推文的截图,到张洁平的Matters网站搜“戳破造假大师易富贤的新“水泡””(https://matters.news/@smog_again/戳破造假大师易富贤的新-水泡-bafyreiab5yrfuad5acf6rqpnf2kv4m7id3winfunze7tivagxfa7h5zggu)

当然,RFA是不会把我的评论显示出来的的,对这一点我早有心理准备。

然后我又到非死不可上搜RFA那篇文章,没想到居然搜不到。


看起来,rfa似乎预料到我会到他们的粉专上打假,干脆不在非死不可上贴出那篇文章,不给我打假的机会。

哇!没想到我已经厉害到让反节育派媒体记者编辑闻风丧胆的程度,哈哈哈哈。

我没有看错rfa,他们虽然不引用易富贤的造假数据了,但并不希望我揭露易富贤造假。他们制造反节育派假新闻的本质并没有改变,他们只是改进了造假手段而已。

前几天我还偶然得知,rfa居然是六四大屠杀之后成立的一家媒体。自由亚洲电台谴责共匪六四屠杀几十年不知悔改;但从rfa对待易富贤对待反节育派的态度看,如果他们自己犯错误,或者犯错误的人跟他们立场相同,他们其实跟共匪一样死不认错,也跟共匪一样会不遗余力地阻止世人了解他们犯错的事实。

rfa批评共匪侵犯言论自由权,但如果我试图揭露的真相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rfa并不打算尊重我的言论自由权。

他们跟共匪不过就是一丘之貉罢了。

这些境外媒体和网站是不是真的尊重言论自由,让我一试就原形毕露了。

说什么“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假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