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一条铁链、一个铁笼与48.8万+57万

(edited)
这一东一西一丰一佳一铁链一铁笼一志民一利民的出现绝非偶尔

前不久梁建章任泽平和何亚福他们搞了个《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算出在中国生养一个孩子的直接成本是48.8万。然后有个叫“性别经济学”的公众号又在《女性生育惩罚高达57万元,被忽视的生育成本有哪些?》里算出女性因生育放弃的职业机会,会带来“相当于57万元的生育惩罚”。

我觉得吧,这帮砖家们也忒矫情了。

事实上,关于提高生育率,徐州丰县的董志民先森和陕西佳县的李利民先森已经探索出一条行之有效的办法,那就是用铁链和铁笼把女人栓起来关起来,想生多少就生多少。

当然,李利民先森运气差一点,不幸只关了一个“疯女人”,该女子的生育高峰期又恰逢万恶的计划生育执行最严格的时期,导致那只铁笼没能充分发挥其效力,使得她只生了两个孩子。不像董志民先森先后捡了两个“疯女人”,捡到第二个之后又恰逢易富贤杨支柱何亚福梁建章任泽平们给神州大地吹来一阵又一阵生育自由的春风,因此他只付出了一根铁链的成本,就获得了6子1女的丰硕成果。

不管是“志民”还是“利民”,都是以“民”为中心,以“民”为归属,以“民”为目的。不管是铁链还是铁笼,都是我朝民间智慧的结晶,不容忽视,不容低估。

丰县有“志民”,佳县有“利民”。这两个县,一个因铁链而丰,一个因铁笼而佳。结合文字学与谶纬学的精甚学问,可以得出结论,这一东一西一丰一佳一铁链一铁笼一志民一利民的出现绝非偶然,而是为将14亿人民从亡国灭种的边缘挽救出来,走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出了一条价廉物美的阳关大道。

根据过去一个多月以来从丰县到徐州到“葫芦省”到兲朝官方对铁链事件的反应,以及陕西榆林发了个“正在调查”就再没动静,我判断董志民先森和李利民先森的实践经验极有可能被习大帝推广到全国。

所以,各位忧国忧民的人权女权斗士们,别侈谈什么48.8万+57万啦(跟铁链铁笼比确实够奢侈),习大帝早就全球大撒币把钱花光,现在他要真给老百姓发生育奖金,也只能拿冥币来发了。大家还是紧跟习大帝的步伐,抓紧时间论证一根铁链与一个铁笼的成本吧。

赶紧的啊,要不然就抢不到新一代“人口国师”的位置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