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当吃人者摇身一变成妇女救星

(edited)
他们是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做出这个选择的

我很愤怒,愤怒的同时,又有一种无力感。就像我看着“葫芦省”江苏一次次撒谎,睁着眼睛说瞎话,硬说那位铁链加身被迫生下7个孩子的女子是小花梅,我明明知道他们在撒谎,却拿他们毫无办法。

他们知道自己在撒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但他们就是喜欢看我们明知道他们撒谎却拿他们毫无办法的样子。

当我写下上面这段话的时候,我脑子里不仅想着江苏在小花梅与李莹/杨庆侠/杨庆英事件中的所作所为,我还在想着今天在自由亚洲电台上读到的一篇文章《中国拐卖妇女现象深层分析》。

在那篇文章里,作者提到祥林嫂,说“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就是取材于民国时期社会现实的被拐妇女形象”。

而在同一篇文章里,作者居然把妇女拐卖的原因之一归结为“消失的乡绅 弱势的宗族”,并且抬出易富贤,为“宗族文化”辩护。

出生于湖南的人口学家易富贤观点与之相似,他看重的与乡绅文化关系紧密的宗族文化,“在宗族社会,婚姻是结两姓之好,是联系两大家族的纽带,不可能让一个凭空买来的、来路不明的人进入家族。”

易富贤还认为,“中国各地人口拐卖的严重程度与当地宗族文化的强盛存在负相关的关系”。

然而他似乎不知道或者是不记得,那个绑架强暴殴打虐待非法监禁小花梅/李莹/杨庆侠/杨庆英并强迫她(们)怀孕强迫她(们)生育的董志民,生活在徐州丰县一个叫董集村的地方,那里是董氏家族的聚居之地。而且丰县还有“家有千顷不如姓董”“无渠不成席”的俗语,董姓和渠姓,是当地的两大家族。没错,丰县乃至于徐州就是宗族势力极度强盛的地区,而这个地区也是拐卖妇女的重灾区。

看到这篇文章的作者将祥林嫂的故事与对宗族势力的赞美放在一起,令人啼笑皆非又瞠目结舌,我怀疑他是否真的读过鲁迅的作品,读过那篇讲述祥林嫂悲惨命运的小说《祝福》。

在鲁迅笔下,宗族势力从来都是吃人的封建礼教的维护者;到了这篇文章的作者笔下,宗族势力宗族文化(男尊女卑多子多福与三从四德都是这种“文化”的精髓)成了赞美的对象,甚至,俨然已经成为妇女的解放者与保护者。

在《祝福》中,正是鲁四爷所代表的宗族势力宗族文化,将祥林嫂一步步逼向绝路。

当祥林嫂被婆家人绑架去强行卖给另一个男人时,鲁四爷向她伸出援手了吗?没有。

得知祥林嫂被绑走,鲁四爷只说了四个字:“可恶!然而……”然后就把这件事忘了。鲁四爷没有为解救祥林嫂做任何事,连一个手指头都没有动,这就是RFA盛赞的“恪守着中国的伦理道德”的乡绅对拐卖妇女的态度。

当失去第二任“丈夫”、孩子又被狼叼走的祥林嫂重新回到鲁四爷家做工时,她又因为再婚(哪怕她是被迫的),没有按照封建礼教的规定守节,因为“败坏风俗”,而成了鲁四爷歧视的对象,为祭祀准备饭菜时候不许祥林嫂沾手,否则“不干不淨,祖宗是不吃的”。

祥林嫂弄清楚自己是因为再婚而遭到歧视后,便拿出全部工钱,到土地庙里捐了一条门框作替身,为自己赎罪。

然而作为宗族势力代表的鲁四爷四婶们仍然拒绝原谅她,接受她,终于把她逼成半个精神病,将她打发走,沦为乞丐,孤独地死去。

这就是“中国最美乡绅”鲁四爷在祥林嫂悲剧中扮演的角色。

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巨擘,终其一生,鲁迅都在鞭挞封建礼教、宗族势力及其维护者,那些满嘴仁义道德又满肚子男盗女娼的虚伪乡绅。鲁迅笔下的乡绅,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从《阿Q正传》的赵太爷,到《祝福》里的鲁四爷,到《离婚》里的慰老爷、七大人,到《肥皂》的四铭、何道统……无一不是如此。

然而,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距“五四运动”才不到103年,距鲁迅发表《祝福》也不过98年,鲁迅笔下的乡绅们,作为吃人——尤其是吃女人——的封建礼教的维护者,就这么摇身一变,成了妇女救星,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

王允们搞了这么长一篇文章,自以为挖到了拐卖妇女的病根,其实他们只是将符合自己立场的各种资料不加区分、不论真假地攒在一起,隔岸观火又隔靴搔痒地凑出一堆自相矛盾又漏洞百出的大杂烩。文章鸡贼地隐瞒了乡绅和宗族文化“维护伦理道德”的方式,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贞节牌坊和浸猪笼。易富贤和王允们睁着眼睛说瞎话,不择手段造假撒谎,目的就是恢复贞节牌坊和浸猪笼的文化,这就是他们说的人权与女权。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些记者,RFA的王允、唐家婕、Isaak Liu们,虽然把曾经的吃人者奉为妇女救星并顶礼膜拜,但他们并不是我等身陷信息高墙内、被共匪洗脑的可怜虫,而是自由世界里的人权女权斗士。他们是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做出这个选择的:他们能够自由地上网,自由地接收各种各样的信息,也能够自由地表达——比我自由得多。

他们自由地站到了吃人者那一边,以自由与人权的名义,自由地帮着易富贤造假撒谎,自由地将中国女性推入父权制繁殖奴隶的陷阱。

也许,吃人的自由就是他们追求的终极自由。

------------------------------------------------------

附录:为了让读者理解鲁迅笔下的乡绅,我在想象中请易富贤出来客串那些乡绅的角色,没想到他和他们的形象居然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易富贤扮演的)赵太爷跳到阿Q跟前,给了他一个嘴巴,说:“你怎么會姓趙!——你那里配姓趙!”

(易富贤扮演的)鲁四爷得知祥林嫂被绑架后,说:“可惡!然而……中国的人口数据有水分。”

(易富贤扮演的)七大人说:“這就是‘屁塞’,就是古人大殮的時候塞在屁股眼里的。”說著,又拿屁塞在自己的鼻子旁擦了兩擦,接著道,“可惜是‘新坑’……没关系,我已经给中国人口数据挖出好几个坑了。”

(易富贤扮演的)四铭对老婆讲光棍调戏孝女:“咯支咯支遍身洗一洗,好得很哩!”。第二天,他不顾老婆反对,把孝女娶回家,咯支咯支遍身洗了洗,让她当了小老婆。

哇,易富贤应该改行当演员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