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人教版教材丑陋插图事件背后,一点猜测与感想

(edited)

看到人教版数学教材的丑陋插图,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些图让我想起自己的倒数第三份循规蹈矩的职业(也就是当工资奴隶)期间碰到的一位老画家。

那份工作也和儿童教育有一些关系,当时我是某不入流少儿出版物的一个小编辑。那种出版物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针对小学高年级,一部分针对小学低年级。我非常幸运地负责高年级那部分的编辑工作,与我合作的是京城某著名艺术院校的一位女画家,当时还是在校女生。那位女画家出生于艺术世家,虽然年轻,但是画风成熟而且活泼。我们俩合作得非常愉快,每次收到她的画稿都会有眼前一亮的惊喜之感。

但是该出版物的低幼版就惨不忍睹了——我不得不用这个惨不忍睹的词来形容那个惨不忍睹的景象——编辑是即将退休的老头子,组稿人是即将退休的老太婆,插画师是已经退休还在外面赚外快的老画家。

老画家是个实在厚道的人,所以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愿意用刻薄的话描述他。可是他的绘画水平,我就实在不敢恭维了:画风僵化,美感呢?也许只比人教版教材的插画师稍微好那么一点点。

然而,大概因为老画家真的是个大好人,而且又是组稿人推荐的,而组稿人在京城教育界人脉颇广,连主编在她面前也要点头哈腰陪着笑,所以虽然编辑部里从主编到编辑都知道老画家的画风不适合幼儿,却没人敢撤换他,我记得确实有人提过,但最后主编碍于各种因素,不了了之。

我在那家机构没待多久就离职了,对我个人来说这是非常幸运的选择,尽管我的离职是机构内勾心斗角人事斗争的结果。但从我后来逐步走向everything freelance的职业发展旅途来看,离开那家光线灰暗、到处弥漫着霉臭味和老男人尿骚气的单位,实在是太明智了。

在我离开之后,那个不入流出版物又硬撑了一两年,然后我也不知道它的最后结局。因为对它不关心,没兴趣。

那位老画家呢?最后怎么样了?有没有可能还在继续从教育出版系统接活儿呢?从网上看到那些插画,我一度怀疑那个从天眼查上查不到的工作室是不是把活儿转包给他了。因为画风实在太像,特别是人物嘴角那一撇,太熟悉了。也许那位在京城教育界人脉颇广的组稿人后来参与了人教版教材的组稿,顺便把老画家也介绍了过去?从那套教材的出版时间看,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我倒是觉得,这套教材在用了十来年之后,才有人指出插画缺乏美感。这个时间节点有些奇怪。在这个国家,没有什么偶然是偶然。

如果事情真是我猜的那样,我还是希望那位老画家能够安度晚年,不要因为这件事而承受太多压力。

但我更希望这个国家从习瘟猪到其他各行各业的老人们,能够给年轻人留出更多的发展空间。新陈代谢不管对人体还是对社会都是很重要的。该退休就退休,不要继续跟年轻人抢饭碗了。你们又不缺那口饭吃,何必呢。可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确实已经因为习瘟猪之流又老又蠢还特别没有自知之明、贪权无度的老混蛋们过时的观念过时的思维方式过时的一切,快要活不下去了。

习瘟猪们已经成为这个社会的血栓。赶快把这些个该死的血栓清除掉吧,要不然大家就要一起给他陪葬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