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昔日“电脑小诗人”被封,说明了一个问题

为了自己兜里的钞票,他不得不说句大实话

得知作为昔日“电脑小诗人”、今日习瘟猪“人口国师”之一的虐童携程梁建章被微博封锁,我没有觉得特别惊讶。就连差点获得诺贝尔浆糊统计学奖的造假大师易富贤都会遭到封锁,何况仅仅身为诺奖得主弟子的梁建章呢。这帮骗子,顺着龙鳞给习瘟猪拍拍马屁,还是有机会顶着专家学者的名头当高端狗奴才胡说八道愚弄国人欺世盗名的,一旦逆鳞摸一下,狗奴才就分分钟变成落水狗了。

不过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棒打落水狗,毕竟瘦死的落水狗也比我这种籍籍无名的小人物肥得多,更何况人家并没有瘦死也并没有真的落水呢,借着被封锁的机会哭哭惨,必将让他们赢得更多的支持。

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从梁建章被封这件事,来分析这些骗子从经济学方面搞的人口恐吓,对习瘟猪放开二胎三胎鼓励生育到底有多大作用。

据说梁建章被微博封锁是因为他写了篇文章(可能是这篇《梁建章:尽快科学论证疫情对人均寿命的正负影响》)说封城会导致人均寿命缩短,跟迎合习瘟猪清零政策的李稻葵认为封城会增加中国人人均寿命的看法相反。

虽然表面上说的是人均寿命,但他们其实说的都是这种政策对经济的直接影响带来的对人均寿命的间接影响:

按照粗略估计,仅仅4月和5月就会造成万亿级的损失。如果每月损失相当于全国GDP的1%,那么按照李稻葵教授的估计,1%的消费损失也就意味着人均寿命减少10天。

应该说梁建章提出自己的反对意见时,还是相当讲策略的,先顺着李稻葵的思路捋一捋,然后再突然倒着捋一把,一副欲迎还拒的姿态。

梁建章当然知道李稻葵的背后站着谁,但是为了自己兜里的钞票,他不得不说句大实话(正如在人口问题上,他为了自己兜里的钞票,不得不胡说八道)。

那么最近严防死守的政策会造成多少的经济损失呢?
首当其冲的是占GDP近50%的服务业。其中餐饮,旅游,文化产业遭到毁灭性打击,

拐来拐去,到底还是说到与梁建章和携程利益攸关的旅游业了。

但是他忘了习瘟猪做任何事但是“不惜(别人付)代价”的,为了维护清零政策的正确性,为了维护自己不管犯了多大错误都绝不认错的伟大光辉形象,他才不在乎清零政策造成多少人员伤亡和多大经济损失呢。

所以他就被封了呗。

由此可以推测,梁建章当初伙同任泽平易富贤拿经济对习瘟猪搞人口恐吓,压根就没有多大作用。习瘟猪根本不在乎人口对经济有多大影响,他在乎的是2035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后的侵台炮灰够不够,易富贤那篇2035将有上千万失独家庭的撒谎论文,才是真正击中要害的,至于其他的,什么人口对经济的影响,什么人口对“创新力”的影响,都不过是烟雾弹罢了。

虽然没有读梁建章那篇有关“创新力”的论文,但我敢打赌,在那篇貌似科学的“论文”中,他一定没有论述如下两个问题:

一,在毛腊肉时代,中国虽然有那么多那么多年轻人,为什么“创新力”却那么差(除了抄家批斗花样杀人方面的“创新力”)?

二,当垄断一个国家权力的是一帮六七十岁的文盲半文盲时,这帮老不死的混蛋会怎样扼杀年轻人的“创新力”?

我知道梁建章的”论文“肯定不敢涉及这两个方面。揭开那张写着”科学“二字的面纱,他只是一个借着给习瘟猪拍马屁的机会牟取个人经济利益的跨国资本家和舔屁狗奴才而已。

刚刚在CDT上看到“一头驴的夜航船”写了篇文章《希望你好了伤疤,但别忘了痛》,给2500万不曾被封城也不曾被解封的上海人。

但是对于梁建章这样1989年在斯坦福镀金、上海“没有封城”期间在北京当教授的梁建章们来说,共匪的国家机器不曾让他们受伤,他们也没有感觉到痛。所以他们定然不会赞成“最后一代”说的。

韭菜都最后一代了,你让这些由共匪和国际知名砖家血者妓者组成、磨刀霍霍的联合收割机咋办呢?

坐等梁建章继续鼓励生育。毕竟封锁他的只有微博,人家的放屁渠道还多得很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封国封城再封口, 中国"封"成中国"疯"

继续封城中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