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如果女人肮脏,那么所有男性都是肮脏的产物

一想到这个国家一多半的人口都将作为骷髅而存在,我就觉得好有趣。

很多年前,当钱钟书的《围城》拍成电视剧的时候,剧中有一个细节让我至今难忘:女主角之一的孙柔嘉跟几个男性坐长途汽车前往三闾大学工作,车上非常拥挤,因为没有座位,孙柔嘉便坐在一个农民装粮食的麻袋上,不料却遭到那个农民的咒骂,因为他认为女人很肮脏,不应该坐在用来吃的粮食上。

我还记得当时看到这里非常愤怒,年纪还不大的我,已经多次感受到这个父权制社会对女性无所不在无微不至的歧视了。

前几年,我认识一位图伯特喇嘛师父,很喜欢跟他聊天。喇嘛师父没有受过多少正规的学校教育,但藏传佛教有辩经的传统,因此师父的逻辑思维能力非常强大,我跟他经常讨论甚至争论一些问题。有几次,自恃能言善辩的我,都被师父无懈可击的逻辑驳倒,只好哈哈大笑,承认他说得有道理。

有一天,我又去跟他聊天,不记得我们一开始在聊什么,突然他说了一句话:“你们女的很脏,因为每个月都会流血。”

听到他说出这句话,我没有感到特别震惊,图伯特人也是父权制社会,以前就发现他们其实也跟汉人一样歧视女性。但在这个关于女性流血与“肮脏”的话题,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他辩一辩。

首先,我跟他科普说,女性每个月流血,是因为女性每个月都会产生一颗卵细胞,如果那颗卵细胞没有受精,就必须把那些原本用来包裹和保护受精卵的东西排出体外。其实这就跟母鸡生蛋差不多。你会觉得母鸡从屁屁里生出来的鸡蛋脏,拒绝吃鸡蛋吗?鸡蛋上有时还沾着鸡粪呢。只不过母鸡可以天天下蛋,而女的每个月只下一颗蛋,而且那颗蛋没有蛋壳而已。

师父没有学过生理学,不了解女性来月经是怎么回事,听我拿鸡蛋打比方,一下子明白了。

接着,我又说:女的男的身体里都有血,如果您觉得女的因为流血就肮脏,那么男的受伤后流血是不是也一样肮脏呢?那您是不是也要歧视那些受过伤流过血的男人?

师父笑着不说话了。

于是我又乘胜追击:如果您认为女人很脏,那么从女人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包括男孩子,也是肮脏的啰?男孩子长大变成男人后,也仍然是脏的啰?您觉得,您自己作为妈妈生出来的孩子,肮脏吗?

到这时,师父已经无话可说,我们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的那一通辩论能否打消喇嘛师父对女性的歧视,但至少师父听了我说的话之后没有狡辩,他是一位讲道理的人。

前几天,广东佛山一名女子登上当地的一艘龙舟,而被龙舟主人威胁,并遭到很多当地人网暴,骂她说“你很脏,不能坐龙船”

我猜说出这种话的(男)人应该都是从某个“肮脏的”女人肚子里生出来的,而且说不定还是从每个月都排出“肮脏”经血的阴道里爬出来的。

如果他们认为女人肮脏,那么他们就应该自觉地为自己除去从娘胎里带来的、与生俱来的那一份“肮脏”。

我建议他们学哪咤割肉还母,把自己身上的肉都剔除掉,只留下纯阳的、纯洁的骨头。

一想到这个国家一多半的人口都将作为骷髅而存在,我就觉得好有趣。

萨拉萨蒂这首《骷髅之舞》就是为那些从女人“肮脏”的身体里生出来却不觉得自己肮脏的纯阳的中国男人准备的。

骷髅之舞,纯阳男性之舞

希望下一个端午节我们能看到一群骷髅比赛龙舟。

我就不指出屈原是男同志这个事实来打击他们脆弱的、怯懦的、可怜的小心脏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