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生育自由权”是个伪命题,是反节育派胡编乱造出来的又一个弥天大谎

(edited)

昨天有个人在我那篇《被忽视的两种“自负”也同样致命:武汉肺炎全球大流行的人口因素》后留言,一上来就用他/她混乱的逻辑,气势汹汹地给我扣了一顶好大好可怕的帽子,说我“如果反对自由生育,那很多'西方自由'也无从谈起了”。

我让这个人先定义一下他/她说的“自由生育”或“生育自由”,没想到他/她给出一个含糊其辞的“定义”后就闭了嘴。

算他/她聪明,因为我已经“张开了口袋等他/她钻”:通过这些年与反节育派的多次争论,我已经发现,所谓的“生育自由权”,不过是反节育派胡编乱造出来的伪命题,这种“自由权”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上,都是靠不大住的。

首先,从概念上看,国际上根本就不存在一种与言论自由权(freedom of speech)相提并论且定义普适的“生育自由”或“生育自由权”(freedom of reproduction),只有一个“生育权”(reproductive rights,即男女双方都「有相同的權利自由且負責地決定子女人數和生育間隔」。(详见wiki有关“生育权”的中英文词条,引文略有改动。)

在“1979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中,又特别强调女性男女平等的基礎上:“有相同的權利,自由負責地決定子女人數和生育間隔”。如果没猜错,其目的就是为了避免父权制社会中,丈夫以及公公婆婆、七大姑八大姨僭夺女性在生育方面的自主权,把女性当作其繁殖工具。

而反节育派特意在“生育权”里加上“自由”这个词,有时甚至把“权”字去掉,就像那个气势汹汹找我理论的家伙那样,通过剪剪贴贴,将这个词偷换概念,变成“自由生育”或“生育自由”,却对“生育权”定义中与“自由”并列的“负责”(对孩子和社会都要负责任)一词避而不谈;在实际生活中又对兲朝一些家庭的丈夫及公公婆婆们强迫女性多生孩子、侵犯女性生育“自由权”的现象视而不见,其实都是反节育派为他们鼓吹的随心所欲、不负责任的滥生滥育张目。

这也正是前些年号称“存钱不如存人”的四川人何洪一度在反节育派中赢得齐声叫好的原因。不过,随着何洪本人因率领一大家子蹭吃蹭喝与人发生纠纷、涉嫌故意杀人而被(轻)判为无期徒刑,反节育派们对他们树立的这个伟岸榜样早已经不置一词了。

综上所述,主要存在于简体中文语境中的“生育自由权”或“生育自由”这种说法,往轻里说是误译,往重里说,是反节育派对“生育权”断章取义、偷换概念,按照自己需要而胡编出来懵人(尤其是懵中国人)的一个伪概念

现实生活中,从世界各国的做法看,反节育派所谓的“生育自由”或“生育自由权”同样是个伪命题。他们声称的那种完全由男女双方“自由”地决定其生育事务、不受任何外部力量干涉的情况,甚至在相当多的西方国家也不存在。

因为,世界各地的一些国家政府和宗教势力一直利用反堕胎法之类的法律手段,干涉国民的生育“自由权”。据台湾TVB新闻一篇报道的统计,全球“完全禁止堕胎”和“严格禁止堕胎”的国家就多达40个左右。根据端传媒一篇报道中的数据,美国曾经通过“反堕胎法”的州至少也有46个。

去年阿拉巴马州通过的那部“全美最嚴格的「反墮胎法」”,因禁止女性在遭受性侵和乱伦的情况下堕胎,甚至在基督教势力比较强大的台湾都有人看不下去了,被TVB称为“全美最「惡」反墮胎法”。

这种蛮不讲理、强制禁止女性堕胎的做法,其实跟兲朝的强制堕胎,是一样侵犯人权。只不过,它符合反节育派尤其是易富贤这种父权制宗族文化爱好者把女性视为繁殖工具的既定立场,因此他们中一些自以为“热爱人权”的家伙不仅不会批评这部恶法,反而对它赞不绝口,为它百般辩护。

至于像中国那样通过经济手段干涉国民生育“自由权”的现象,在其他国家同样不胜枚举,例如反节育派们津津乐道的日本、法国、加拿大和俄国就是如此。只不过这些国家干涉的方向与中国相反而已:中国因人口太多而通过罚钱来阻止多生,日、法、俄、加则因其政府认为本国人口不足而通过发钱鼓励多生。

正如我以前跟反节育派辩论时多次指出的那样,将纳税人的钱发给多生孩子的人,其实就是对少生不生孩子的人罚款。从本质上说,这些国家的做法跟共匪的计生罚款并没有多大区别,都是政府根据本国的人口现状,利用经济手段干预国民的生育行为。

因此,如果反节育派认为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侵犯了那些喜欢多生孩子的人的“生育自由权”,那么上述这些利用“反堕胎法”之类法律手段和奖励生育的经济手段干预国民生育事务的国家,统统都属于侵犯少生不生者的“生育自由权”。如此算来,能够像反节育派宣称的那样“保障生育自由权”(即完全放任国民随便生娃)的国家,还有多少呢?

再把本文开篇里提到那个家伙说的话“如果反对自由生育,那很多'西方自由'也无从谈起了”,套到所有那些通过法律和经济手段侵犯“生育自由权”的国家头上,那么,“很多'西方自由'也无从谈起了”的结论岂不也同样适用于它们?!

由此可见,不单反节育派鼓吹的“生育自由权”从概念和实践上都是非常可疑的东西,而且,如果按照那个家伙的混乱逻辑继续推论下去,就连“西方自由”这个东西,恐怕在不少西方国家都只能算“无从说起”了。

这就再次证明了我多年打假反节育派得出的结论:反节育宣传是一场反智的造谎运动。从头至尾,反节育派用来反对独生子女政策的理由,就没有几个是站得住脚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被忽视的两种“自负”也同样致命:武汉肺炎全球大流行的人口因素

批评易富贤造假,我从来都是“有理有數據有邏輯清晰無人身攻擊”

独生子女政策:中國最激進的社會工程實驗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