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看到习近平就换台”

每次给老家的亲人打电话,都会听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有一次,家里人跟我说,当地有个老头因为讨厌习近平,看电视的时候一见到有习近平的镜头,就立马换台。

为什么会这么讨厌习近平呢?

家里人还跟我讲过另一个老头的故事,那个老头一说起习近平就恨得咬牙切齿,原因很简单:习瘟猪上台之前,当地猪肉的价格也就一斤十来块,他用100元魔头币就能买七八斤猪肉。等前两年闹猪瘟之后,虽然政府已经开始每个月给他象征性地发了100元的所谓“养老金”,但我们那里质量最差(即来历不明)的猪肉,到现在都要二三十元一斤,他用自己原来的100元,加上政府给的(实为纳税人给的)100元,都不一定能买到7斤猪肉,而且质量还没有保障。

虽然兲朝老百姓对政府官员普遍没有好感,但改革开放以来,大家的生活水准比毛时代大大提高,至少吃不起肉的人不是很多,因此对共匪的独裁与贪腐,尚能容忍。现在连吃一口猪肉都这么艰难,这些老年人对习政府的痛恨也就可以想象了。

刚刚看到马特市有人讨论台湾打算放开进口美国猪肉的问题,我觉得台湾人真幸福,至少他们没有非洲猪瘟摧毁养猪业,本土猪肉供应充足,至于美国的瘦肉精猪肉,只要标出了产地,消费者完全有能力和权利选择不买。

最重要的是,如果台湾人对蔡政府处理美国猪肉的方式不满,他们就有权用选票让蔡英文和民进党下台啊。

可是兲朝人根本没有选择,不管是吃肉还是选政府。实际上,能吃上从美国进口的那些明确标示了瘦肉精含量的猪肉,已经算幸运了。兲朝的很多人,尤其是农村人,只能吃到个人饲养的猪肉。这种肉根本就没有动真格地检疫过,相关部门的人,顶多也就用肉眼看一下猪肉的外观,觉得没有问题呢就盖个检疫的章。除了饲养者,没有人知道自己吃的猪生前是吃什么长大的、又是怎么死掉的。

在前猪瘟时代,我们村有一户人家养了好几头猪,然后呢,一旦猪出现生病迹象,就立刻把猪宰了吃掉。他们家人口多,胆子也大,那些肉多半都是自己消费了,几乎不拿去卖。我多次跟家里人说,去他们家吃饭的时候别吃猪肉。

我知道家里人是不会听我劝告的。在猪瘟传播到我们那里之前,他们甚至连病死猪肉不该不能吃的意识都没有。

在猪瘟传播过去之后,当地政府似乎也没有宣传不要吃病死猪肉,他们只宣传不要用残羹冷炙喂猪,怕猪吃了受到猪瘟病毒污染的残羹冷炙而传染上这个病。我记得猪瘟传开后,甚至都有兲朝砖家和媒体说吃瘟猪肉对人体健康没啥影响。

显然,共匪政府对猪的健康比对人的健康更上心。这样的政府,怎能让人不痛恨?可是老百姓能怎样呢?顶多也就只能在看到习瘟猪的镜头就换huan台,要像台湾人那样利用选票,lai赶走习瘟猪,换个政府,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这个烂货的屁股已经用万能胶水沾到总书记的位置上,除了死神,没有谁能让它的猪屁股从那个位置上取下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