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这不是“老龄化社会的残酷”,而是官员滥用医疗资源

在中国数字时代上读到一篇文章《丁香园|怕出院的鳏夫:在病房住了 5 年的赖床户,让我看到老龄化社会的残酷》,不过,抱歉,我没有从文中读到什么“老龄化社会的残酷”,我只读到了一个退休官员品尝权力任性的恶果,并继续任性地利用自己手中残余的权力,滥用医疗资源。

这个老于,因为当年有权在手,不听家人劝告,“烟不离手,酒不离口,几乎每天都在外面吃饭、唱 K”,糟蹋自己的身体,害死了为他担忧、郁郁寡欢的妻子,也导致儿子与他疏远,对他不闻不顾。

年老退休之后,因为妻子去世,儿子又不理他,他又利用自己作为退休官员能够随意报销医疗费用的特权,成为白天出院就晚上重新入院、“在病房住了5年的赖床户”。

老于敢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兲朝医保体系存在严重不公,“官员享八成医疗费用,另一方面也因为很多医院存在医疗腐败,与这种享受特权的人狼狈为奸,浪费宝贵的医疗资源,套取医保资金。

在这样的医保体系中,作为缴费主体的平民百姓只能享受比例极少的资源,而且还常常因为自己无权无势,在各级医院里挨宰。前几年我一个亲戚在当地县医院做一个小手术,术后用了一个冰袋,因为属于自费项目,医院居然按时间收费,那个冰袋用了十几个小时,到最后已经变得跟室温差不多,却仍然被医院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计算,收了她一百多块的费用!

至于各级官员其他人员不遗余力地利用权力滥用医疗资源,这样的例子就多不胜数了。我曾经在一家健身房听一个中年妇女讲自己陪老公(可能是退休官员)去看中医的经历,她本来没有什么病,但因为老公报销医疗费用非常方便,她居然要求医院给她开一些中药养生。没想到本来没病的她,吃了一段时间所谓“养生”的中药后,把自己吃出病来。

我老家盛产光棍,他们中很多人都已进入老年(这也间接证明那些认为“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中国出现大量光棍”的说法是胡扯,在中国推行独生子女政策之前,已经有大量光棍存在),成为实质上享受免费医疗的“五保户”。因为这点小小的特权,他们中有一部分人也变成了“赖床户”,有点小病小痛就跑到当地镇医院去住院。那些医院也乐得这些人光顾,事实上,像那种医疗水平有限的小医院,就靠这些没病装病的人套取医保资金来生存。

后来有一些光棍汉实在太不讲卫生,连医院都受不了,只好把他们劝回家了。我们村就有一个这样的老人,其实他跟自己弟弟一家人同住,弟弟一家待他还不错(看在他每月有一份在当地人眼中并不菲薄的养老金的份上),但他还是喜欢有事没事地跑到镇医院去住院。前两年他得了脑出血,生活无法自理,镇医院也不愿收留伺候他了,出院后一直是他弟弟一家照顾至今。

我举这些例子并不是否定政府救助这些五保户的做法,事实上也有一些有尊严的老年单身人士,即使知道自己实质上享受着免费医疗,也仍然是不到病得受不了就绝不去医院,而一旦治好病就回到家里,继续辛勤地劳动。

我写这篇文章想让大家警惕有些医务人员,明明自己在跟一些害群之马狼狈为奸套取医保资金,却把这些勾当推到“老龄化社会”的背上,自己装高尚装无辜。

我知道很多反节育派借着“老龄化”这样的名义鼓励多生。但要让中国的医保制度保持可持续发展,多生孩子并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进行彻底的政治改革,在法治与民主的基础上,尊重民众权利,接受民众监督,保持国家经济稳定健康的发展,同时堵住害群之马套取医保资金的漏洞,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