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为了传播易富贤的谎言,自由亚洲电台和“安邦”咨询连职业操守都不要了

2018年1月9日,自由亚洲电台(RFA)网站上刊登了一篇新闻《俄媒:中国数据造假 人口并非15亿》(以下简称《俄》文)。看到标题,我吓了一跳,头年中国人口还不到14亿,怎么隔年就变成15亿了呢?后来RFA推特帐号在推广这篇文章时,把标题改为《俄媒:中国数据造假 人口并非14亿》,我才知道,这是RFA闹出来的乌龙。看起来,记者刘新宇这篇文章,连RFA自己的推特帐号编辑都不相信。

但那篇报道中仍然使用了“15亿”这个数据:

俄罗斯“Pikabu”网站在发表了题目为“中国进行人口数据欺骗”的一篇文章中,引述了俄罗斯专家维克多·米哈瓦的评论称,对中国的粮食产量和进出口数据的研究,得出结论令人震惊,中国的人口不可能是官方对外宣布的将近15亿的人口。

然而,经过笔者的搜索,我发现RFA的这段文字存在疑问。首先,我在google上搜到“Pikabu”这个网站点开一看,发现它并非真正的媒体,而是一家博客网站,任何人注册后都可上面“发表”文章。而我组合搜索“Pikabu”以及“中国”和“人口”的俄文,却只找到两篇与之相关的文章:

一篇的标题是“Численность населения в Китае превысила 1,4 миллиарда человек”,意思是“中国人口超过14亿”。文章很短,利用谷歌翻译,我大致浏览了一下这篇文章的内容,其实只是简要地介绍了中国的人口状况,并比较了中印两国的人口。根本没有质疑“中国数据造假”的内容。

而另一篇的内容虽然是质疑中国人口数据的,但其标题却是“Бред и мысли по поводу Китая”,意思是“有关中国的谵语与思考”。

总之,我翻来覆去搜索了好几遍,愣是没有在那个网站上找到任何与“中国进行人口数据欺骗”相似的标题。

经过比较之后,我怀疑后者(“Бред и мысли по поводу Китая”)很可能就是《俄》文中提到“中国进行人口数据欺骗”的文章,那个名叫刘新宇的“记者”有可能是根据文章内容,故意修改了文章原来的标题,给它加上一个具有强烈倾向性的新题目,如此移花接木一番之后,就拿出来愚弄世人了。

但从RFA报道《俄》文本身的乌龙标题(一会儿说中国人口“15亿”,一会儿又说是“14亿”)判断,不管是那些所谓的“俄媒”,还是RFA的这名记者,似乎都没搞清楚共匪官方的人口数据究竟是多少就乱报道。所以搞“数据造假”的不是别人,恰恰是RFA自己。

不过RFA这篇文章的最终目的,很可能只是为了在文末宣传一下造假大师易富贤在此之前不久编造出的另一篇不靠谱文章《中国到底有多少人口?》,说易富贤“分别引用1991-2000年、2001-2016年分阶段的可获得公开资料总结说,即使根据官方提供数据,到2016年中国只有12.8亿人,这比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字少了1亿多人。”(关于易富贤编造的这个谣言,我后来在《戳破造假大师易富贤的新“水泡”》中做了分析。)

当然,就跟以前那些满腔热情引用易富贤“失独家庭上千万”数据的海内外媒体一样,RFA的这名记者显然根本没有阅读(至少是没有认真阅读)造假大师的这篇新“杰作”,更没有询问他究竟是使用什么方法,怎样从“官方提供的数据”中推算出他那个数字的。

回到那篇俄文博客来,在利用谷歌翻译经过进一步细读“Бред и мысли по поводу Китая”一文后,我发现其作者也犯了一个“易富贤式”的低级算术错误。

作者在文中提到河南的人口密度时,说了这么一段话:

Возьмем провинцию Хэнань. Площадь 166 310 кв.км. И ее население (самое большое в КНР) 94 023 567. Получается, 566 человек на кв.км. По диагонали, по вертикали и по горизонтали на расстоянии менее двух метров по китайцу. 

谷歌翻译成中文后不堪卒读,不过翻译成英文似乎更通顺一些:

Take the province of Henan. The area is 166 310 square kilometers. And its population (the largest in the PRC) 94 023 567. It turns out that 566 people per sq.km. Diagonally, vertically and horizontally, at a distance of less than two meters in Chinese.

至少这段话前面那部分还是能看明白的,它说的是:河南省面积166 310平方公里,人口数量94 023 567(是中国各省市中人口最多的),其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566人。

只是最后那句“По диагонали, по вертикали и по горизонтали на расстоянии менее двух метров по китайцу. ”的意思让人摸不着头脑。它的意思是不是这样的呢:(如果让河南的这些人口平均分布在该省面积上),那么他们每个人与相邻者之间无论对角线还是长和宽的距离都不到2米。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到2米?怎么可能!于是我把那个数字重新推演一遍:

1平方公里=1000米的平方=1000000平方米

然后:

1000000平方米÷566≈1767平方米

也就是说,按照河南的人口密度,这里平均每个人占据的面积是1767平方米,把这个数字开个平方,约等于42米。

换言之:如果让这566人按照相同距离排列的话,那么他们与相邻者的距离约为42米(对角线距离约为59米),跟那篇俄文作者说的相距不到2米的数字相差太大了。如果没猜错,该作者很可能是用将1公里直接换算成1000米,然后除以566得出的他那个结论。

当然,我毕竟不懂俄文,很可能那个作者说的那句话根本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如果有懂俄文的读者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欢迎指正。请放心,我只是一个草根,如果是我弄错了,我会老老实实承认的,不会像RFA那样一双势利眼、对非名人读者连正眼都不看一下(虽然他们这么做很可能只是心虚)。

我在RFA的推文后提出自己的疑问,要求他们给个说法,解释一下刘新宇说的那篇文章到底是哪篇。但RFA拒绝作出任何回应。

倒是推特上有一个网名叫primo young(@PengjieYang)的人,非常热心地为自由亚洲电台洗地说:

 而在我讽刺RFA偷梁换柱并要求他找出《俄》文中所提那篇俄国“新闻”的出处时,他又辩解说:

然后呢,就像此前很多自知理亏的人那样,他将我拉黑了。

在我对RFA提出质疑后,只有这个人出来为RFA洗地,不知道他跟RFA是什么关系。

但故事并未到此结束。

自由亚洲电台的这篇“新闻”发表后,很快被新頭殼以及跟法轮功有关系的“媒体”如中國禁聞網倍可亲阿波罗新闻网等转载。

但最有意思的转载出现在墙外楼上的《安邦-每日经济-第5585期》上:

这段文章的标题很是吓人:《政策:美国之后俄罗斯也质疑中国人口数字》。乍一看还以为是美、俄两国政府对中国人口数字提出了质疑。

但是,读过下面的正文之后,才发现原来作者说的“美国”并非什么美国政府,甚至也不是什么美国媒体,而是本人多次揭露的造假大师易富贤

而标题里说的“俄国”则是前述RFA那篇疑点重重的文章中提到的“俄媒”。不过,或许是因为我的揭露,“安邦”这段文字中既没敢提他们的资料来源于RFA,甚至连RFA那篇文章中提到的“俄媒”名称也没敢说出来。只是含含糊糊地提到这些所谓的“质疑”来自俄罗斯的“社交媒体和网络”。

用造假大师易富贤代表美国,“安邦”的格局不可谓不大。不过他们的胆子还是太小了一点,其实他们蛮可以用易富贤代表地球,代表太阳系,代表银河系,甚至代表宇宙的。

RFA和“安邦咨询”偷梁换柱、移花接木之术如此娴熟,简直是得了共匪官媒如《参考消息》之流的真传。

为了传播造假大师易富贤的谎言,这些媒体真是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连基本的职业操守也不要了,没想到西方媒体也能堕落到这种地步,真是可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