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五四”百年:抄近路抄出来的冤枉路

(今天看到邓聿文在《纽约时报》上的社论《中国武统台湾会发生吗》中提到“可由于年龄,我认为,习实际上应该不会让台湾在30年后再回归,他把中国的现代化目标分解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即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这其实就是习确定的统一台湾时间表,把这个伟业留给自己。”我决定把我这篇2019年7月8日发在自己博客上的文章略作修改与补充,转贴过来。在这篇文章中,我将共匪对2035年的强调,与共匪于2016年放开二胎及习瘟猪修宪结合起来,揭露了习瘟猪打算在2035年前后侵略台湾的野心。我不知道在我之前有没有人得出类似的结论,但像我这样透过习瘟猪的“人口新政”分析该问题,应该是仅此一家。

重新读到这篇文章的末段:“不指望习瘟猪带来的猪瘟会在猪年结束的时候消失,但至少,希望习瘟猪能跟着猪年一起滚蛋。如若不然,没有活路的将不单是猪,而且还有那些像猪一样活着的裸猿。”想起2019年年底爆发的武汉肺炎瘟疫,我不禁再次为自己的“乌鸦嘴”倒吸一口冷气。只是,即便是我这个乌鸦嘴,当时也没有料到共匪制造的天灾人祸会连累整个世界。)

故乡的山路曲曲弯弯,小时候,作为一只贪玩的幼年裸猿,最喜欢和成年裸猿玩的一种游戏就是“打捷路”,也就是挑一条看似更短的路线,跟走常规路线的成年裸猿比赛,看谁先抵达特定的地点。

虽然自己身手灵活,但在这样的比赛中,我并非总能成为赢家,因为那些看似更短的近路,往往都有一些难以逾越的障碍,例如杂草丛生,道路狭窄,坡度太陡,诸如此类。有时,甚至会在半中间或者接近比赛终点的地方,碰到一道起初没有看到却无法跨越的坍塌处或沟壑,于是不得不原路返回,老老实实地走那条绕了远却更平坦的常规路线。到这时,对手自然已经遥遥领先,我除了认输,别无选择。

如今,作为一头成年裸猿,回望这个民族过去一百年的历史,我赫然发现,原来喜欢抄近路走捷径的并非我一个人,而是这个贪多求快、喜欢耍小聪明的民族的通病。

在这一个世纪的光阴里,国人因贪走捷径造成的最大错误,就是妄想从封建社会一步跨入看似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结果是选择了这个祸国殃民而且还死赖着不肯滚蛋的共产党。

用罄竹难书来形容共匪建党建政不足百年间造成的无数灾难与不幸,恐怕都还有点轻描淡写。从共匪内部惨无人道的权斗,到殃及全体国民甚至周边国家的政治运动,在共匪一次次愚蠢而疯狂的暴行中,有多少美好的生命(包括裸猿和其他动物)惨遭碾压、毁于一旦呢?这个喜欢偷懒、走捷径的民族自然不会有人去认真计数,于是他们也就被我们这些苟活于世间的幸存者轻飘飘地忘掉了。

与他们一起被忘掉的,还有抄近路抄出来的惨痛教训。然后这样的错误便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犯,每一次都付出沉重代价,每一次都选择忘记这种沉重代价,因为付出代价的生命多半已经失去发言权。

实际上,共匪就是最喜欢抄近路的一群蠢货。并且,为了维护其伟光正形象,维持其暴政,共匪通过篡改史书,掩盖真相,强迫国人忘记他们抄近路造成的灾难。

毛腊肉为赶英超美而发动的大跃进,就是其中最惨痛的一场人祸。所谓“赶英超美”,并非踏踏实实地工作,循序渐进地超越英美,而是企图集中庞大的人口,全民大炼钢铁,在短短几年内超过英美两国的钢铁产量。这场人祸背后的思路很简单很直接:一是人多力量大,二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它造成的后果同样简单而直接,那就是外国人知道的那场饿死数千万人的大饥荒,而深受其害的兲朝人反而遭到蒙骗,把那风调雨顺却饿莩遍野的三年美其名曰“三年自然灾害”。

这样可怕的灾难,即使在有党性无人性的共匪中,即使数千万人被饿死的数据和证据被那个受愚蠢国人尊奉的周恩来下令销毁,也仍然有人表示异议。毛腊肉不愧是共匪多次权斗逆向淘汰的成果,若论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翻云覆雨,他绝对是个中高手。面对党内良心未泯者的批评和挑战,他手段娴熟地利用政治运动除掉了他们。

于是,为了掩盖一次错误,就必须制造更多的错误,三年大饥荒之后仅仅缓和了短短几年,国人又陷入另一场人祸:文化大革命。被这场人祸革掉命的,不单有汉人几千年文化中留下的精华(而糟粕总是生命顽强),以及承载这种文化的众多知识分子,也有数千年不绝于缕、不畏君主权贵敢说真话的史官精神。

就这样反复绞杀,没有反思,没有纪念,蒙骗加恐吓的强迫遗忘,就可以把赤裸裸的人祸说成是天灾,然后一切灾祸都变得顺理成章,合情合理。猥琐卑鄙暗无天日错上加错的共匪依旧伟大光明正确。

不用说,“大跃进”背后的那两种思路也没有受到批判,至今仍然很有市场,不单在共匪中如此,而且在那些血管里流着狼血却成天表演吐狼奶的反共人士中同样如此。

随着毛腊肉翘了辫子,被他打倒的党内对手重新得势,虽然他们纠正了毛腊肉的部分错误,但为了维护共匪的伟光正形象,他们并不愿意彻底反思毛腊肉和共匪党所犯的全部错误。他们不过是用稍微温和一点的一党独裁暴政取代了毛腊肉式惨无人道的一人独裁暴政。一旦有人胆敢挑战这样的暴政,他们的本能反应依然是一仍共匪旧习的血腥绞杀。

从这个角度说,“六四”学生和市民遭到屠杀几乎是命中注定的,正如某位六四学生领袖所言:杀人立威,这才是共匪的立党纲领和治国之道,也是共匪“斩”获人心的大捷径。所谓的“为人民服务”,不过是共匪在其狰狞面孔上佩戴的漂亮面具。这个为了维护自身权势不惜杀人的土匪团伙,永远不可能为人民服务。

“六四”屠杀虽然暂时保住了共匪独裁,但它在国际上造成的连锁反应却令共匪始料不及。几年之后,包括苏联在内的共产主义阵营土崩瓦解。共匪突然发现,除了北朝鲜和古巴这两个小流氓可以垫垫背,共产主义兲朝已经变得孤孤零零。

这之后,共匪稍微老实了二十来年,比较踏实地做了点事情。但成就往往会掩盖问题。

因为,关于历史和历史错误,依然没有彻底反思,依然只有蒙骗加恐吓的强迫遗忘。爱耍小聪明、喜欢抄近路的心理依然普遍。当这种心理碰到习瘟猪这样除了可能把毛腊肉语录背得滚瓜烂熟就只记得一连串书名的红卫兵加红二代时,重犯历史错误、重返腊肉时代几乎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习瘟猪是个脑子仍然停留在封建时代的野蛮人,毫无现代社会的文明观念。就跟历史上无数愚蠢而狂妄的帝王一样,他的野心和他的能力成反比。他幻想统一中国,可是他的生命有限,任期更有限,而且有强大的美国站在台湾背后,让他心存忌惮。毕竟兲朝的国力跟美国相比,还差得很远。

这三个障碍中,第二个好说——他已经成功利用橡皮图章全国人大修改本来就如同厕纸一张的宪法,获得无限任期。

要克服第一个障碍相对困难,不管老百姓喊多少个万岁万岁万万岁,秦始皇活不过百岁,毛腊肉活不过百岁,他习瘟猪能够活过百岁的几率同样不高。因此,为了在有生之年征服台湾,他必须设定一个时间界限,那个界限就是2035年左右。习瘟猪提的什么两个“奋斗十五年”,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实现强国”,以及“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年”等等,都强调了这个年份,因为他预计自己怎么着也能活到八十多岁,他必须在自己死翘翘之前实现他的“中国梦”。

要克服第三个障碍,同样并非易事。不错,美国曾经在越南战争中遭到挫败,也曾在另外一些规模不太大的军事冲突遇到失败,但总的来说,在美国参与的国际军事行动中,他们还是胜多败少。原因很简单:在这些战争中,美国不单站在正义的一方,占据了天然的道德制高点,而且还有强大的国力和科技做后盾。

因此,要实现自己的野心,习瘟猪必须想办法在2035年前后,让兲朝在科技与军事上赶超美国。

这不啻于另一场大跃进。只是,在这新一轮的“赶英超美”中,集中力量盗窃欧美(尤其是美国)技术成了习瘟猪和共匪抄近路的主要手段。

不过,在习瘟猪看来,人多力量大仍然很重要,即使现代战争越来越多地依赖技术而非人海战术。这正是他在2016年放开二胎的根本原因,到2035年,“二胎”一代刚好成年,可以当侵台炮灰了。至于强制计生导致的人权问题,甚至反节育派津津乐道的人口经济,其实都不是他考量的主要因素。但反节育派的各种鼓噪倒是可以帮助习瘟猪掩盖他的真实目的。

这或许也是造假大师易富贤在编造“失独家庭上千万”的谎言时,特意把王广州版“失独家庭上千万”的时间2050年提前到2035年的原因。易富贤那本《大国空巢》以及一些漏洞百出、根本站不住脚的“人口学论文”,都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旗下的出版社和期刊发表,他肯定跟一些接近习瘟猪的共匪高层有接触,了解习瘟猪有在2035年武统台湾的打算,因此才会如此精准地把人口恐吓的时间瞄准到2035年。他那篇造谎文章甚至都有可能是在共匪高层熟知习瘟猪野心的人授意下写出来的。

就在共匪放开二胎后不久,一次意想不到的机会摆在共匪和习瘟猪面前,在那一刻,习瘟猪的目标似乎唾手可得——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不久,就想抛掉美国担任世界警察带来的经济包袱,那意味着他也要抛掉美国作为世界领袖的地位。而兲朝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似乎理所当然应该接替美国的位置。

一边做贼,一边还想冠冕堂皇地做什么“世界领袖”,毛腊肉用共产主义征服世界的暴君幻梦仿佛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了。如此一来,征服台湾还不是小菜一碟吗。这样的“好事”,居然落到无德又无能的二赖子习瘟猪头上,这不啻于天上掉下一堆庆丰肉包子,而且还刚好砸到了习瘟猪头上。

然而那不过是虚幻的镜花水月,可望而不可即。世上哪有那样便宜的好事呢!

跟善于钻空子、耍小聪明、抄近路的共匪兲朝人相比,欧美人是有那么点天真,但人家并不愚蠢。

随着习瘟猪想当世界领袖的狂妄野心变得昭然若揭,共匪在南海、台湾海峡和印中边境咄咄逼人的军事姿态也愈加明显,美国人很快把矛头对准了兲朝。西方媒体的一些报道也逐渐揭露共匪与西方貌合神离的事实:这些年来,共匪一直通过各种途径渗透欧美,盗窃西方技术,又利用WTO的空子发展自身实力,同时还不顾联合国禁令,与伊朗朝鲜私下里勾勾搭搭、暗通款曲。

美中贸易战随之降临。美国人先拿中兴祭刀,然后对华为一番砍杀:一个小小的芯片,让共匪兲朝的科技家底现了原形。不到一年,共匪自淫以强身、盗窃以强国的“捷径”上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塌方。

这一次抄近路,似乎又抄成了冤枉路。

话说,我曾经非常偶然地看到一些兲朝大学生参加某种设计大赛的作品。虽然我并非这方面的专业人士,但那些作品娴熟而丰富的艺术手法和创意仍然令我惊叹。我忽然意识到,不管是兵荒马乱的民国时代,还是政治高压下动荡不安的毛腊肉时代,乃至于富裕而浮躁的当代,中国其实从来都不缺少人才。这个国家缺少的,是让人才逐渐成长的耐心,以及更重要的,放手让人才发挥其才华的自由开放空间。

总有一些早就该进棺材的老家伙,例如毛腊肉习瘟猪邓小平,把他们早已僵化如化石的脑子里那些比他们自己更应该进棺材的观念,强加给一代代的年轻人。然后,领着这个国家,在他们自以为的捷径上,朝着命中注定的灾难一路狂奔。

如果没有毛腊肉习瘟猪这种总想抄近路的疯子,如果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和国民都能静下心来,诚实而耐心地工作,并且尊重年轻人的想法,让他们获得成长与发展所必需的自由,那么,我相信,假以时日,中国有一天必定会通过公平的竞争,与其他伟大的国家比肩并立——而不是兵戎相见。

反之,只要毛腊肉习瘟猪这样的疯子和他们的独裁党仍然统治这个国家,中国人面对的,将是无休无止的人祸。而这些疯子抄近路导致的灾难,也将不绝于缕。

不指望习瘟猪带来的猪瘟会在猪年结束的时候消失,但至少,希望习瘟猪能跟着猪年一起滚蛋。如若不然,没有活路的将不单是猪,而且还有那些像猪一样活着的裸猿。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