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no
somno

重新認識你的母語!所有的方言都是漢語的分支,在歷史文明的長河中都是參與的要角,無論音或義,都能在古籍,詩詞中找到他的身影,以這句「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作為開篇序文的註腳!順便一提,這句裡面也有一個閩南語詞彙!

來朝或可地虹生

余光的詩:「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兩岸之間自從開放探親後,就搭起兩岸的橋,二三十年過去了,有人搭橋,也有人拆橋!如今,巍巍顫顫,搖搖曳曳,如風中殘燭,隨時都有可能中斷消逝!

上海行前言:

台灣旅館的高房價引來消費者的高聲撻伐,國旅在連假期間住房率竟然只有五成,在通縮年代,再怎樣的行銷,廣告,也無法騙過市場的力量。那麼六天五夜的短旅行,有什麼 siánn-mih選擇呢?就自助旅遊的條件,日韓是(最)好 siōng hó的選擇,在平等pîng/pênt-tíng 的條件下,日本比並 pí-phīng韓國的優勢,是頂()一代台灣人有日本五十年統治的少年記憶,下一代有日本文化,卡通Báng-gà(まんが),動漫,遊戲機的洗禮,上(最)重要的語言溝通,有漢字作媒介,行kiânn(走)到哪裡都通!就記憶所及,過去數年,已經去不下十回pái(註1),並且四月才去賞櫻花! 第二個選擇是大陸,經skyscanner 比價,最經濟實惠的票價在上海,七千出頭,當然是要乘坐在地國的航空公司,比華航長榮便宜將近過半。這是我第一次坐中國國際 air china, 是大陸的國航,因為china air 中華航空,已經被我方註冊過了,不得已,只好將英文名字倒過來! 該航班使用的型號是airbus 330,座椅排列 2-4-2。去程只給一個冷凍夾心麵包,加一瓶飲料,這是唯一的暗點!回程給帕尼尼麵包有加熱,外帶一包乾果,一包漬蜜桃乾,一杯優酪乳!算是有誠意!

第一天

航空:

去程14:30-16:30, 在桃園第二航廈hâng-hǎ,實際飛航hâng時間大概只有一點半鐘爾爾niā-niā!一眼看去,大概有八九成滿座!回程 12:05, 大大的延誤,講是空中交通擁塞,其實,國際航班大減,目測只有疫情前的三四成,通關大約只需5-10分鐘!機場業務不多,應該是人力調度問題,跑道無全開,在座位上呆坐點半鐘,這種的服務水準,對上海這個國際都會來說,是大大的無合格--的!如果是機場調度的關係,非由外來不確定因素,不應該讓旅客坐上飛機乾等!說到這裡,要來抱怨飛機的座椅舒適度!一個對於飛機成本來說,座椅,應該是最為低廉的代價,就是搞不懂,為何不朝此方向改善,我想一個最為簡單的答案是,長久以來波音,空客壟斷了所有飛行器的市場,航空業屬於賣方市場,大大的不利於購買方的客製化要求!如今飛機的座椅,對於有點年紀的人來說,坐也不是,斜躺小寐也不是,可說是坐立難安!度分如日!

到了機場,按例,走本國人通道,有分一般及快速兩種。很奇怪的,海關人員竟然問我到上海的目的!? 我在猜想,可能她一時恍神,以為在問"外國人"! 過了通道,找到快速通關辦理窗口。 在上海,浦東機場是入關後辦,而虹橋機場是出關後可以辦理! 這是很奇怪的規定! 只可惜,到達時天已經黑了,前面還有五六個人排隊,速度很慢,只好放棄,去趕地鐵!

交通:

進入市區有三種方式,「打車,地鐵,磁浮+地鐵」!以後者最快,7分+30分鐘(南京東路)+轉乘時間約8分鐘!花費時間也與前兩種約一個多小時,相差不多,但價錢差很多。其中,地鐵最便宜只要7塊錢! 如果要做到上海市區的西半部,那麼將要花費一個半小時,不如買虹橋機場的機票,但,票價卻又比浦東更貴一半!那只好先將第一天的行程訂在中途點的外灘!在此又要來黜臭(註2吐槽)浦東機場的交通,算起來該機場也算是"老"建物了!多年來沒有再與日俱進,地鐵要坐十七站(南京東路站), 沒有另建機場快線,這樣的配置與其國際城市的身分不太相配! 且地鐵車廂較舊,沒有到站顯示! 而廣播系統一直重複"本次地鐵終點站xxx,下一站xxx",第一句有點畫蛇添足! 徒增噪音惱人! 只有中英文語音,沒有上海話廣播!

手機app

手機已經成為現代人出行的必需品,在大陸更是如此,手機支付,由大陸濫觴,已經漫延到全世界,現在更是實現成為世界上唯一無現金的國家! 有兩大系統,先有支付寶,後有微信,而後者後來居上,由社交媒體孳乳出各式各樣的食衣住行育樂活動次程序, 可說萬物互聯!大陸的app與世界其他地方有一個獨一無二的規定,就是要實名制!也就是原本匿名的互聯網,遭到濫用,不得已,兩害相權取其輕,用國家的力量,強制實名制!另外,還要用電話認證!所以,外國人到中國出行,就碰到三個關卡!一,實名證件登錄,二,要有當地的電話號碼,三,人民幣手機充值,這個牽涉到銀行帳戶的開立!台灣人,第一關,最簡單,用台胞證認證!第二關,也不難,用台胞證到電信營業廳,開通手機號,但也是曲折萬分,後續。最難的是開銀行戶頭,這個要有居住證及/或工作證。對一般到大陸短期停留的台灣人而言,這個問題不大,今年大陸官方已經開通外國人使用外國信用卡綁app的門路,另外,台灣人也可以藉在大陸的親友給支付寶充值,但,記住要先加好友,否則是無法匯錢充值的!針對這些阻礙外國人在中國出行的問題,官方已經著手改善,要在機場發放bundle package 給外國人短期門號(限北京首都,大興機場)!

第二個必要的app, 是相對於google map的大陸地圖軟體,有高德,騰訊,百度三種,我用高德。它的功能除了導航,看交通路線,還可以打車!今年七月到雲南,因為沒有當地門號,只能用不須綁當地門號的美團!但它打車的功能遜於前者!

第三個必要app,是大眾點評,這個可以搜尋解決填飽肚子的問題!可以看餐廳排號緊張度,也可以線上拿號,訂位等!最重要的,餐廳在線上有賣折價券,一般打個93-95折!這個也需要有當地門號!

第四個,買火車票,鐵路12306,這次沒有跨城市旅行,沒有用到!這也需要綁門號,不過可以透過trip.com或者攜程代訂,給點服務手續費即可!

住宿:

第一晚,原本考慮到達時間已經天黑,只簡單訂全季酒店,這是華住集團旗下的平價旅館,單價在600人民幣左右!後來在它隔壁,更靠近地鐵出口處,有另外一家老式的五星酒店,上海大酒店(Grand Central Hotel Shanghai),一次付清850,有泳池,三溫暖,於是改訂這間,實際體驗結果,十分滿意,除了一點,它的空調好像沒有作用,無論調整幾度,都無動無衷,還好現在的氣溫晚上十度以下,但下半夜,還是有點熱! 隔天退房時,跟櫃台小姐反映,她直接忽略我的提問,無言以對,這是大陸普遍缺乏服務品質的老問題! 當初ECFA服貿條例,民進黨以選舉策略操縱政策議題,以民粹蒙蔽理智辯論! 使得兩岸無法進入截長補短的良性競爭互動,台灣的服務文化,不能進入大陸市場! 這是雙輸,而台灣輸得更多! 所謂危機就是轉機,啊不然為何每個出口導向的國家都熱衷於FTA自由貿易協定! 台灣除了有邦交國家外,只有區區新加坡,紐西蘭,兩個FTA,再加上ECFA的半套貨貿! 東協十加一今年初成立後,台灣成為與北韓唯二沒有加入的亞洲國家!慘不慘?

從機場二號線地鐵搭到南京東路站,由四號出口出來,有兩個次出口,剛好在馬路的兩邊,第二個次出口不用過馬路,不過馬路很小,是從南京東路連接九江路的山西南路,而第一個次出口有電動扶梯! 藏在聖德娜商廈裏面!(google map)

大閘蟹:

由於從機場到市區耗時至少要ài一點鐘,而在出境到地鐵站中途看無有食食tsia̍h-si̍t(註3),致使腹肚iau(註4)到大腸告小腸姑不二將(註5),就近在飯店吃飯,而在飯店天井大廳正在用晚餐,廣告牌上寫『大閘蟹自助餐 308/人』,由於我們的飯量不大,不適合這種吃到飽的自助餐,於是轉到它餐廳,也有大閘蟹的菜品,價格分小,標準,大三種品項,價錢大約是每斤400,500, 600,我們叫了標準大小兩隻,最後加上一些小籠包,餛飩湯,蔥油餅等,竟然把一晚的住宿費吃掉! 當場發誓再也不吃大閘蟹了!這裡發生一點小插曲,本來餐廳的服務生板著一張臉孔,問一句,回半句,她覺得多回一句都是多餘的! 後來看我們吃的"太浪費",就過來教如何吃蟹,另外又拿來一隻挖蟹肉的工具,最後乾脆幫我把蟹肉挖出來! 可見,上海人不是沒有熱情,只是他們被苛刻的生活條件,主要是住房的壓力,壓的喘不過氣來,只好用冷漠的表情武裝自己!有任何多餘的精力,也用在如何掙錢,而不願意對陌生人付出多餘的關心!

觀光:

南京東路步行街,兩邊都是赫赫有名的商品店,最有名的當數華為蘋果的旗艦店,分立在馬路的對面!華為因為沒有現貨,人潮沒有蘋果多!比較醒目的是步行街中央矗立的圓筒式販賣亭,賣復古的上海雪花護膚膏!聞起來就是媽媽輩的味道! 南京東路除了華而不實的商店與潮來潮往的人群外,其實沒有甚麼看頭,外灘的風光才是重頭戲!浦西的萬國建築群與浦東的現代化摩天大樓,穿插著渡江的遊輪,在夜色中,披掛著閃閃爍爍的燈光,相互照映,把十里洋場點綴的五光十色,燦爛奪目! 沿著黃浦江往北走,飽覽江岸風光,一直走到蘇州河口的外白渡橋(備註),光影倒映,燈色變換下的夜景,甚是賞心悅目!

當地手機門號:

行前爬文,有人專門經由小三通到廈門辦銀行卡跟門號,這次既然到了上海,就順便把門號辦了吧! 目標鎖定中國聯通,因為這是可以海外漫遊免費接簡訊的號卡! 剛好住處一百多公尺外有南京東路營業廳,可是營業人員打死不辦最低全國流量王八元套餐! 只好悻悻然放棄! 之後幾天,相繼找了靜安寺,瑞金二路營業廳,卻都是關門整修,襄陽南路也是不辦最低套餐,他說日月光直營廳可以辦,興匆匆趕過去,營業員也是一口咬定最低就是29元套餐,至此終於相信網路上的說法,也就是不需要跟營業員糾纏了!直接辦卡,事後再跟客服申請改套餐就好! 辦卡只要五分鐘,我卻在折騰了五天在回國前一天才辦好!然後,回來後經由聯通app去改,抖音短視頻內很多教程,都是互相抄襲,方法有二,一,寫投訴單,二,跟人工客服改,結果,投訴這途徑已經被更替掉了! 人工客服一進去是AI機器人在制式回應,根本無法解決問題! 最後還是從谷歌搜尋中找到答案,要在AI客服問題中寫"人工客服",實體客服才會出現來跟你對話,問題解決!


註解:

  1. pái,次數量詞,這個字在文獻上是輩字! 量詞。度;次。《史記·白起王翦列傳》:“王翦既至關,使使還請善田者五。”司馬貞索隱:“謂使者五度請也。”《新唐書·封常淸傳贊》:“欲入關見天子論成敗事,使者三上書,皆不報,回斬於軍。” 輩字的切音是pue3,它的日語音讀為はい。先輩發音為せんぱい,是pai音! 另外一音為kái,有寫屆字的,不過日語的回字念かい,回的切音是huê,跟輩字一樣,它的韻母有 -ue, -ai 的變化! 且曉母喉音h-, 有顎化k-聲母的變化!

  2. 黜臭,是新興詞彙「吐槽」的語源! thut,應該是「突」字,是穿破的意思!也是「刺」字義。台日典寫「托」字! (1)支撐。支ささえる。突つき上げる。~koân;手~--leh;~手尾;~嘴下斗;~枴仔。 (2)突hō͘伊穿過,突hō͘伊起來。~嘴齒;歯はを穿ほじる(剔牙)。~鼎;鍋にこびり付いたものを穿ほじって剥がす。~--起來。穿ほじって剥がす。 (3)揭發人ê秘事、過失。他人たにんの秘事ひじ過失かしつなどを発あばく。當面~--人;人を秘事などを暴いてその職業しょくぎょうを失うしなはしめす。;~人ê頭路。 (4)托仔=用來剷物件kah-ná鋤ê利物。物の鋤き起こすに用もちいる真直まっすぐな刃の鋤すきのごとき物。~仔;銃~。(註解: 這音有托thok/thuh,拄tu2/tuh,突thut, 剔thik,戳tshok=刺tshak等字義)。

  3. 食食tsia̍h-si̍t,是文白複字詞,一文音一白音組成口語複字詞。中文寫成「吃食」!

  4. iau,這個爭議字,主要是飢餓為常用字,怎會用到罕用字呢?這字從腹從公而來,一度我以為是凹腹,這個凹是會意字!低於周圍或縮進去的。如:「凹地」、「凹凸不平」。南朝梁.江淹〈青苔賦〉:「悲凹嶮兮,唯流水而馳騖。」。「凹腹」也是很傳神的語境!

  5. 姑不二將,姑且,是「苟且」的意思,姑是「苟」字的假借,「不二」,是無二,也就是沒得選擇,「將」,是將就,這四個字是:「苟且無二將就」的省詞!「將」就是「且」義!且,姑且也。《詩·唐風》且以喜樂。  又將也。《史記·項羽紀》範增謂項莊曰:若屬且爲所鹵。  又苟且也。 這詞還留在閩南語中:台日典 koo-tshiánn 姑且 解說(漢羅)暫時勉強。解說(日文)例(漢羅)∼∼ 暫用。另外一詞:koo-tsiânn,是「苟且成全」的縮詞!台日典沒收,教育部字典寫「姑情」,應該是「苟成」! 或者苟且求情的縮詞,「苟情」!


白渡橋

白渡,是免費渡過的義思! 相傳與兩位唐代大詩人,白居易,劉禹錫有關!有次兩人相約在一渡口相會!會面後白隨口吟道:“和州漲水少橋橫,難得使君過渡迎。”豈料劉已會意,乃接吟道:“今有聖人波上踏,來朝或可地虹生。”吟罷相對開懷大笑。白又道:“為黎民計,此處當架一座橋。”劉道:“平水季節能架木板浮橋也好。” 如今經過上千年,木橋成為鋼筋混泥土建構,成為永久性的建物!回頭望去,不禁浩嘆,海峽兩岸的白渡橋安在哉?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