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戴司

pop culture & mad luv

"Montero" 让我想了什么

(edited)
如果我因为什么感到被冒犯了,那我需要做的就是继续被冒犯,直到我可以拿它开玩笑的一天。

距离 Lil Nas X 的 “Montero ( Call Me By Your Name) ”发布已经一周了,这首作品,以及它包含的一整套流行文化事件引发的讨论让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一下,几天以来,它不断引发我个人不同程度的反省,而这个思考过程也是体现了近几年我对酷儿与流行文化交织话题认识的一个切面。

我说这首作品是一整套文化事件,其实是想说,我们不应该只把"Montero" 看作是一个音乐产品,Lil Nas X 的本意也绝不仅于此,除了这支引发争议的邪恶色情的音乐视频,这位公开出柜的音乐人还通过对那双恶魔鞋的改造、(未经授权)线上限量销售和后续被 Nike 起诉的官司,让"Montero" 引发的效应一波接一波,串联成一个非常刺激的 intersectional subject.

我对这件事的反应也经历了几轮变化:最开始看到音乐视频的时候,我被 Nas 在钢管上跳舞滑落地狱,接着在撒旦腿上跳舞这个表演吸引,这是个华丽诱人的故事,一种纯感官上的享受,地狱的火焰包裹着骚咪咪的 Nas,一幅醉人心扉的好图画,更不用说视频本身的制作水准(歌曲本身我倒没有多大兴趣,也懒得去拆解词的寓意,"Call Me by Your Name" 已经如此明显在告诉你他要表现同志的情欲)。当然,我既没有信仰,也不是什么遵守女德的人,所以并不会像那些虔诚的教徒或是对LGBTQ 群体冷眼相看的保守政客,以内容本身表现的“渎神” 去指责 Nas 在做一件邪恶的事。

我的态度开始转变为抵触,其实是因为那双 "Satan shoes" 的营销手段,跟 Nas 合作的创意营销公司 MSCHF 员工洋洋得意地说,“我们是真的在气垫里滴了人的血液哦。” 我白眼一翻:这有什么可骄傲的,明明就是一个哗众取宠的营销手段罢了,花 1000 多美金抢一双这样的鞋,显而易见的韭菜行为。我这反对消费主义的劲头一上来,再看到 Nas 假模假样在 Twitter上自嘲要被 Nike 告破产的meme,白眼又翻上去了。当然你不得不说,Nas 就是很会造势,他自己也说了,花了9个月来计划这整个事件,“y'all are not gonna win”. 他早已预料到了各种反应和批评,也针对每一种批评做好了应对的方式——甚至是,你不是不喜欢鞋上写着路加福音有关魔鬼的文字吗?我还给你做了一个写着Jesus 的,你看看呢?你觉得这是个好事?那真不错;你想网暴我?那我也不怕,我的回击会让它成为更加升级的讨论热点。被 Nike 起诉更是好大于坏,他不会破产的放心吧,他反而可以使用一种非常正确的“反对大企业商业巨头”的叙事来加固这种侵权的正当性。

现在很多我们经历的热点话题不都是这样的吗?更何况他的成名也是凭借自己精准的营销手段,"Old Town Road" 是一首糟糕透顶的音乐作品,更糟糕的是它的作者开创了这个令人厌恶的,至今仍然主导主流音乐市场的 tik tok artists 先河。(营销一定是有界限的,这个问题暂时不展开)

我得承认,因为不喜欢这双鞋的营销,我开始对这歌的主要 agenda 产生了一些反对的观点,因为这太符合那种为了火而刻意去做出格的套路了。"Montero" 对于陈腐刻板观念的挑战,对于酷儿群体的积极意义在我看来一下就减了大半。以及,我近几年以来对某些特定同志群体行为的不舒适,又放大固化了。中文互联网中有个词叫“精致gay”(很粗暴的划分方式,我知道,请暂时原谅我),他们不光有好品味,热爱分享,从不羞耻身份认同,甚至还会因为自己的性少数身份获得某种特权,尤其是在文化艺术领域。说到这儿,我已经预见到我会招来的辱骂了,但是我不在乎,像 Dave Chappelle 一样不在乎。你知道我说的那个群体,对吧,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理解边缘群体的挣扎,但是当看到他们竟然因为身份而获得特权时,我们又会心怀芥蒂,承认这一点我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不是圣人,我看到有些男同因为自己的身份享受到额外的肯定,并且自以为是高人一等时,我会叹气:"ugh, you gay people."

是的,我叹气的就是那些在整个同志群体中,掌握更多机会通道,也更有话语权去“代表”同志,同时自我加冕的那些人。这直接指向我一直想说的问题就是,那些在代表某个边缘群体的人,其实也都是特权的一种。获得名利后公开出柜无疑是勇敢的,但在一个“支持边缘性少数群体”的主流进步环境里,你似乎有一种绝对正确的优越,这给了你可以为所欲为的通行证。

我确实想得太远了,但一旦想到这儿,这种不适感竟然开始驱使着我去证明 “Montero" 反对声音的合理,比如(实际上非常守旧而我也从没来喜欢过的) rapper Joyner Lucas,还有一些虔诚教徒的批评。我并不想掩盖我当时产生的这些想法,十分坦诚地讲,我很愿意分享出来我当时的理由:Satan 作为邪恶的化身,是善的对立,去地狱之火中释放人类的情欲是不合适的。而 Nas 这故意出格的一系列营销动作,意义到底是什么?除了让每个人都自以为掌握道德标尺去标榜自己?

我不否认自己的狭隘和局限,幸好 Andre Gee 的睿智和锋利让我没有被自己的狭隘所主导,全世界我最喜欢的文化评论作者 Andre Gee 在 Complex 上发表的文章又促使我开始了新一轮跟自己的辩驳。

确实,流行音乐的历史是顺性别男性主导的历史,这是一个不需要再解释的共识。而 Nas 的 “Montero“ 最大胆最值得鼓励的行为,就是在mv中以一个男同性恋的身份去颠覆了这种曾经不属于他的规范。流行文化历史上并不是没有魔鬼的信徒啊,你别说玛丽莲曼森,多少金属乐队都以撒旦形象为荣,还有 Andre 直接指出在 hip hop 历史中致敬魔鬼的例子也不少,DMX的 “Flesh of My Flesh, Blood of My Blood”,three 6 mafia 直接就在名字里告诉你这再明显不过的意图。所以你为什么要感到被冒犯了呢?

因为一个顺性别男性,或者说一个白人男性在高喊魔鬼口号时,我们的态度一般倾向于肯定,因为这是一种在大部分人的舒适圈内的反叛。而一个男同性恋者竟然有胆量在钢管上滑到地狱里?这超出了人们的认知。lil nas 就是要让你感到不自在,他不仅让那些保守的白人基督徒气急败坏,也让 hip hop 圈的顺性别男性惊呼过分。这是 hip hop 圈一直都存在的不平等现象,性少数者,尤其是对男同性恋的隐性歧视没有消失,即使大家不会公开表达。当我们以为,21 世纪已经过去了 20 年,这种男同歧视早应该被批判地无法再进入常识讨论了,可是像 Joyner Lucas 这样的 rapper 还是会皱着眉头,说你这是教孩子不学好!(类似的话历史也在一遍一遍重复着:在 hip hop 作为艺术形式,被白人以同样理由抵制的背景下,Lucas 的虚伪也不言自明)

Andre Gee 对此的论证非常紧凑,他集中在了反驳那些保守的共和党人。没错,我们应该追求充满爱的世界,但 South Dakota 州长 Kristi Noem 你可是在大流行期间不采取措施,致使州内 covid 死亡率上升的重要责任人,这难道也是你宣称的虔诚灵魂所为么?“American policy corrupts more lives than any music video ever could.“

读完 Andre 的论证之后,我再回头想了想自己对 "Montero" 态度的几次转变,终于比较清楚了这事给我的启发到底有哪些了。谁都没资格制定挑战霸权的方式规范,谁也没有资格自称一个绝对正确的道德楷模。如果我因为什么感到被冒犯了,那我需要做的就是继续被冒犯,直到我可以拿它开玩笑的一天。想要真正的进步,那你得做好抵挡一切质疑的准备。

tik tok上有一个用户很有意思,他在芝加哥的黑人街区开一家小杂货店,最喜欢的恶作剧就是叫那些男性顾客 fruity names,比如 "lil booboo", "sweet pie",然后把顾客的反感甚至愤怒发出来。多数男性的反应都是"get your gay ass shit off of me!!!" 用户们都可喜欢看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