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戴司

pop culture & mad luv

冯内古特,没有国家的人

2020年,读读冯内古特。我想他现在既不在天堂也不在地狱。

国家到底是什么概念,研究政治学的人肯定比我会解释地清楚一万倍(我也懒得做摘抄工)。不过我想说的是,2020年人要是还把国家看作是认识自我的成分,那一定病得不轻——这就是这个世界为何一泡污的原因。

“除了图书馆和芝加哥杂志《当代》外,我是一个没有国家的人。” 冯内古特的生活比那些口口声声叫嚷着要建设国家的人要感人一百万倍,这种真实非常实在,要求人得有有坚韧的毅力,否则你逃不开大国子民的指责:你这个叛国贼!。你其实什么也不为,你得“survive your own holocaust." 这个表达十分牛逼,是我在看spike lee 的 she's gotta have it 时记下的,一个黑人女校长总是用第三人称称呼自己,因为她从自己的大屠杀中获救了。

幽默是绞刑架上的,我们都达成共识了,对吧,幽默跟滑稽是两码事,前者最好的一个说明就是苏联笑话,越真实残酷,它就越好笑。后者只能说是一群猩猩在摸索自己身体的机能(我并没有说猩猩不好的意思)。德累斯顿大轰炸时,当时参战的冯内古特跟士兵们在地下室里抱着头,其中一个人说:“我想知道穷人今晚干什么。”这句玩笑让冯内古特高兴,因为这表明至少他们还活着。你还有闲心调侃穷人,说明你不是那群人之一,那群人说不定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没有武器担惊受怕,跟你比起来简直太糟糕了,也就是说,你觉得自己还成,所以你感觉不错,所以这是个不错的玩笑话。

卢德分子怎么啦?我现在就是个反感科技的老逼,我比冯内古特晚出生71年,我现在还不到30岁,我就不喜欢目前科技环境中的“科技进步”。你甚至可以在社交网络上操纵一个国家的选举,你也可以在社交网络上认识这个黑暗时代的地下同盟,我很纠结,但我不喜欢。冯内古特80多岁的时候,还要溜达着去邮局,把手稿寄给一位同样年老但比他年轻不少的女士,这位女士会用老式打字机把手稿打出来。他老婆说,你又不穷,你干嘛不买一大堆邮票囤着,非得没回寄信都跑趟邮局?冯内古特跟老婆说:“你别说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别说了,跟老婆没法争这些,她不会在意他去邮局喜欢看一位优雅的女士,但是她不会理解溜达着去邮局,去肉眼见到一些人,overhear一些奇妙谈话,比伸手就有邮票有意思多了。

2020年,北京的街头有人用粉笔写“健康宝歧视老年人”。如果这个世界因为卢德分子跟不上它进步的脚步就要否认他们的存在,这才是问题,因为卢德分子没有做错什么。

当赤胆忠心的民粹分子在叫嚣着伊拉克战争是正义之举时,你讲什么道理呢。冯内古特说:“求求您,看在我们所有人的份儿上,找一支猎枪,最好是12标准口径双管的,冲着在你自己住处的人脑袋扫射。” 邪恶值得拯救被劝解吗?我看别了,这一问题上我和冯内古特站在同一边,不如让邪恶更进一步,让邪恶自己去审视一下自己的深渊。对了,冯内古特还加了一句,“警察当然要除外,他们可是带着枪的。” 好的!请问邪恶如何一份高下?我竟然有些拭目以待了。

天使会堕落吗?不会!天使需要武装起来!"there is no reason good can't triumph over evil, if only angels will get organized along the lines of the mafia. " 善良可是最脆弱的,毫无疑问,善良不堪一击,只有在像黑手党一样组织起来时,善良才会发挥人性的价值。这可是2020年,看在善良的人民的份上。

你相信地球是宇宙的精神病院吗?我相信,可我们仍然要坚持“他妈的与人为善”。

这就是2020年读冯内古特的意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