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瀕危先生今天也在追求幸福15

早安,今天的房間很昏暗。


窗簾是拉上的。瀕危先生昨晚早早就睡了,一連睡了九個小時才起床。

手機為瀕危先生臉打上一層藍光,它正在看,電話費的帳單。

這提醒了瀕危先生,它現在的手頭並不寬裕,加上昨天還出去玩,戶頭裡的金錢已經少於它預留搬出去時需要的花費了。

它再度焦慮起來,還有一筆就學貸款要還呢。

「但是為什麼,我現在還在這裡呢?」瀕危先生仍然躺在床上看小說,重複每一次的拖延症表現。


「為什麼我還在這裡呢?」七個小時後,它又問了自己一次。在它有意或無意之間,問過很多次自己這個問題,答案從來都只有不知道,或是隱隱察覺到自己正在用不恰當的方式調解自己的情緒。

「所謂的支出,不就是負擔一個人生活的重量嗎?如果我清算要養活自己需要多少錢,會不會就有動力了。」瀕危先生升起危險的想法。另一個被藏起來的厭倦是,我真的想養活自己嗎?活著只是為了還清欠債,然後繼續積累更多欠債嗎?


瀕危先生吃完飯,洗好碗,打開電腦後頁面遲遲加載不進去,當機了。

「果然,每次都這樣,只要我趕著想要做什麼的時候,就會出狀況。」瀕危先生面無表情地看著電腦,發著呆。

「我是不是要預備買新電腦的錢了,又是一筆開銷。」它在心裡碎碎念。

「我都特意把電腦挪到床上來了,避免我自己拿天氣太冷當藉口不想做事情。」

「別人看到應該會覺得很煩躁吧,明明連養活自己的困難都沒經歷過,在這裡無病呻吟什麼。」

「今天還是好想睡覺啊,眼皮一直掉下來,腦袋也渾渾噩噩的根本轉不太動,構成的都是混亂的絮語。果然睡眠債不可能靠兩天早睡還完的,就算我今天根本沒做事也還是好累。」


「其實我大概也知道,為什麼會拖延,原因超多的啊,多到我連想都想不起來。我最想要的是停止思考啊。」每天起床思考的事情就是作業、工作、家事、學習技能、打磨能力,連興趣也是,永遠做不完又不斷重複的工作,讓它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偏偏全都是自找的,是因為自己覺得重要才讓自己過得這麼辛苦,為什麼就是放棄不了啊。

總是希望問題快點解決,不要變成壓力在那慢刀子磨人,卻又因為這永遠解決不了的壓力,無法開心地過活。

開心和沉重感是無法相互抵消這樣計算的,它們並存。所以就算是很喜歡的小說,聊天還算開心的摯友,偶爾晒到的太陽,都不足構成為沉重的砝碼讓它下定決心活著,可偏偏它又是個膽小鬼,只想無痛死亡。

「如果死亡就像把電腦關機一樣簡單就好了,說不定我早就按下關機鍵了。」瀕危先生馬上又自嘲,「哪那麼簡單,死亡可是要付出生命當代價啊,不可能太輕鬆的。」有時候真希望沒有出生就好了。

沒有活著的理由,也沒有死亡的理由。

「為什麼我還在這裡呢?」問的是對未來的焦慮,和對自己不作為的憤怒與難過。


沼澤居民回來後,開始滔滔不絕的抱怨工作,說它今天發生什麼事、工作做得怎麼樣,順便掏出作品問瀕危先生的意見,又說它看到什麼好文具,哪家花店在特價。

真的好煩人啊,我已經罵自己罵到沒力氣理你了啊。

「為什麼我還在這裡呢?」因為只有早上是屬於我自己的時間阿。等到晚上沼澤居民回來,為了不撕破臉,我就要繼續假裝對它們很感興趣的樣子了。雖然也快裝不出來了。好想一個人,好想叫自己不要再依賴他人,趕快搬出去。

「你是純粹想分享,還是以為我對你說的文具、植物很感興趣?」瀕危先生撐起一點點力氣,自認惡毒的問沼澤居民。

你沒看到我不想講話嗎?你沒看到我敷衍的態度嗎?為什麼就不能自覺一點呢?還寄人籬下的你哪來的臉這樣對待人家?

「真的好累啊。」瀕危先生只想閉起眼睛躺著,消化自己心中的難過。

真的好累啊。

於是它順從自己內心的想法,倒了下去。


當瀕危先生再度張開眼睛時,過去了兩小時。它看見正彎著腰看它的心魔大大的臉,感覺有溫暖又毛茸茸的東西在自己額頭上,眼睛只看得見一大片黑影。

「嗨,剛表演完痛苦情境劇嗎?」心魔先生順勢轉身坐在床邊,翹起大長腿。

勇氣直接把瀕危先生的鼻樑當作溜滑梯,試圖滑下去,直接被瀕危先生用手捧下來。

「想聊聊你的劇本嗎?」心魔先生微微笑著,眼睛毫無情緒。勇氣故作乖巧,窩在手裡裝死。

「哎呀傻孩子,你什麼都沒做,哪裡危險了。」瀕危先生挑挑揀揀的說了一些自己的想法,被心魔先生笑著一巴掌拍了額頭,它嚇的摀住額頭,瞪大眼睛看著心魔先生。勇氣咕嚕咕嚕的在棉被上打滾。

「你什麼都沒做。」心魔先生靠得很近,一隻手插進頭髮裡,慢慢的摩娑,但瀕危先生只害怕它再一巴掌打上來。別這樣啊,本來就不聰明被打就更傻了。

「你什麼都沒做。」勇氣不知道從哪掏出它的寫字板,附帶語音朗讀。

「你老是這樣,不然怎麼有人說你懶呢,每次看到你都躺在床上,還怪人家對你形成錯誤的印象,怕人家講又不想演給人家看,怪誰呢。」心魔的手來到頭頂,然後一把壓下去。瀕危先生來不及反應直接往前傾,差點把一把老骨頭給折了。

「如果你開始行動,我很樂意配合,只有這時候我才有用武之地。」勇氣刷刷刷寫著,「我想和你一起討論、一起工作,我想陪伴你做好多事情。」

「呵,它給自己放的水跟片大海一樣,還要再更寬容自己?」心魔先生大開嘲諷,「感覺痛苦就不用做事情,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人們只承認你受傷、重病,頂多再加上偶爾的婚喪喜慶,情緒是不被承認的理由。」它戳著瀕危先生的額頭。

「老是覺得被時間追著跑,既不解決問題,又不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你就這麼老是被推著走吧!」心魔先生雙手抱胸,背對瀕危先生。

瀕危先生伸手抱住瀕危先生的腰,小心翼翼地看著它,根本不知道它在氣什麼。

勇氣也不知道。它跳上瀕危先生的頭頂,模仿它用翅膀抱著心魔先生衣服的皺褶。

「兩個大笨蛋。」心魔先生沒好氣的為今天劃下句點。

「都十二點了,睡覺!」


晚安,今天瀕危先生在追求安慰劑的幸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