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瀕危先生今天也在追求幸福54:一片空白

早安,今天的天空好平靜。


可瀕危先生一點也不。

早上的時候,突然有一名穿著圍裙的沼澤居民開門探頭進來,說了一句:

「我有煮魚,記得捧場。」

瀕危先生看著它,還不知做何反應,居民就已經重新把門關上了。

「為什麼是命令語句,想吃什麼食物應該是由我自己決定吧。」瀕危先生的心就像是被一千隻狂奔的大象踩過,震驚到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它的心態完全被這句話給毀了。

實際上,是瀕危先生無法克制的把這句話聽進心裡,並反覆揣摩背後的意思。

它很想當作耳邊風,很想不在意,但它做不到。

「這不是我想太多對吧?不是對吧?」瀕危先生眉毛下垂,瞪大眼睛,怔怔的瞪著餐盤裡咬了一半的土司。


「你還好嗎?」本來三人圍在餐桌前吃早餐,氣氛安詳,突入的居民打破這一切。勇氣和心魔眼睜睜看著瀕危先生手裡的蒜味吐司掉回盤子裡。

「不明白,我不明白,為什麼它可以理所當然地說出干涉別人的話?」它覺得自己的決策界限被進犯了。

「因為只是在分享食物?」早餐已經吃到最後一口的心魔先生隨便嚼個幾下就吞下肚,有點反胃的拿起奶茶喝了一口。

「也許是期待別人肯定它的廚藝吧。」勇氣看兩人都停止進食,也有點猶豫要不要放下手中的早餐,最後還是決定把食物吃完。

「我記得有向它表示過,完全不用準備任何食物給我。」瀕危先生知道自己很挑食,所以一向都自己下廚,很久沒有吃過別人烹煮的食物了。

「你的確說過。但不影響它和你分享。即使它說了,這句話和你相關的部分也只有你想不想吃而已,不要想太多。」心魔起身倒了三杯水,一人一杯。

「我知道我完全不想吃,可是腦袋就是無法排除這句話造成的衝擊。」瀕危先生敲敲自己的腦袋,像是想把腦袋進的水敲出去。

「好糟糕,我一點食慾都沒有了。」原本吐司有多美味,現在就有多面目可憎,變成嘔吐物一般的存在。

「沒有食欲的話,就放到想吃的時候再來吃吧。」勇氣也用餐完畢,擦擦嘴巴後喝了一口水。

「喝口水漱漱口怎麼樣?」它關心的問。

「現在有點介意吞下有味道的水,我去洗手間刷個牙好了。」然後去洗碗的去洗碗,去洗手間的去洗手間,三人吃飯小隊就地解散。


結果瀕危先生直接翹掉午餐。


直到下午,它的心情還是很糟糕,腦袋亂糟糟的。

還好的是,無處釋放的複雜情緒,讓它寫出一手飄撇凌厲的好字。

「這算是好的發洩了吧。」瀕危先生的筆勁用力又快速,橫豎鉤挑,在紙上寫出一個個墨跡沉黑的字文。

「我突然相信,嚇得動彈不得是現實會有的真實反應了。」瀕危先生現在腦袋灌滿了它人的想法,本來漸漸繁盛起來的靈感被按下清除鍵,只剩一片空白。

「簡直跟被嚇到的小動物一樣。」停留在原地,驚恐又戒備的四處張望,一但有生物靠近就豎起皮毛,齜牙裂嘴,想嚇退敵人。

除了想要離開之外,再沒其它想法了。

「好乖好乖,你現在安全囉。」瀕危先生繼續寫寫寫,一遍又一遍安慰自己。

「這就是壓力嗎?如果是的話,指數應該瀕臨崩潰邊緣了吧。」就這麼寫到渾身的尖刺變得柔軟,心境平靜,它才緩緩放慢書寫速度,最後停筆。

「唉。」


「真有趣,為什麼會說腦袋一片空白?」勇氣抱著飲料,嘴裡含著吸管讓它的聲音有些模糊。

「可能是因為,不知做何反應吧。先聽見的是聲音和情緒,之後試圖理解話語傳遞的訊息,後來才思考起我的情緒、行為反應選項和後續效應,最後才是選擇。」瀕危先生時而低頭,時而仰頭,有些苦惱的樣子。好一會兒後給出整理好的回覆。

「所以不是一片空白,而是過大的運算量使你當機了,是這樣嗎?」勇氣替它總結一下。

「還有說不出話。」瀕危補充。

「是在哪個階段卡住了呢?」勇氣問。

「我選不出適合的回答。」瀕危有些苦惱。

「這句話更有趣了,為什麼選不出適合的回答?」勇氣把問題拋回去。

「因為『我不想吃』,我說不出這句話。太直接到有點傷人,好像在說它煮得很難吃,其實只是我對那道料理沒興趣,也排斥它的口吻。」這回它倒是很流利的說出口了。

「那你不就只剩下忍到內傷的選項了嗎?」旁聽的心魔掌心撐著下巴,修長的手指輕點臉龐,開口就是一句絕殺。

「......對。」瀕危先生摀住心口,忍住吐血的衝動。

「當我想好回答的時候,時機早就錯過了。」十之八九都是這種結尾。

「而且啊,比起腦袋一片空白,別人只要靠一句話就能讓你食不下嚥,這個明顯更嚴重吧。」心魔先生挑起另一個它觀察到的狀況。

「好像是這樣。」瀕危先生放空的表情,說明了它並沒注意到這個問題。

「如果有人剝奪你選擇食物的權力,你會不會因為心理問題餓死自己?」心魔先生提出一個很可怕的假設。

「雖然很想樂觀的說不會,或是敷衍的回答你身體本能會拯救我,但是,我想我會得厭食症吧。」瀕危先生誠懇的說,一邊伸手試圖撫平手臂冒出的雞皮疙瘩。

「看來要殺死你還挺容易的。」換成心魔先生沉默了。它嘆口氣,放下手臂正坐起來,

「讓我說這句話挺奇怪的,要加油活下去啊脆弱的小朋友,不要我還沒把你嚇死,你就先因為各種心理問題活活把自己整死了。」

「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討論一下要怎麼做,幫助削弱它人對你的影響。」勇氣選擇伸出援手,等著瀕危先生準備好伸手自救。

「先謝謝你的心意。沉重的話題還是暫且留後吧,今天討論的這些夠我吸收一段時間了。」瀕危先生選擇暫停。


「不過,既然一片空白會反覆出現在你的行為裡,說明它是有某種作用的吧。」勇氣退而求其次,想先誘惑瀕危先生改變對無法思考的負面觀感。

「我想想,如果將電腦輕微的卡當視為緩衝手段,留給機體消化資訊的時間,那腦袋一片空白也是身體在自救吧。」


晚安,今天瀕危先生在追求一片空白的幸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