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75:外面

早安,陰天。今天窗外傳來叩叩叩的聲響,也許是有鳥雀在啄窗吧,真可愛。


「說不定是異形在啄窗呢,可愛吧。」心魔用一句話展現把現實變成恐怖片。

「想像有多美好,糟糕的想像就有多可怕,快別說了,孩子怕。」瀕危抱住自己瑟瑟發抖。

「喔,那改成有昆蟲在敲窗好了。」心魔一副看我多體貼的模樣。

「也沒有好到那裡去啦!」瀕危生無可戀,難以找回剛剛雀躍的心情。

「在沒有親眼看到之前,你永遠也不知道外面有什麼。」心魔笑得賊嘻嘻。果然話語要結合語境來解讀,換一個情境意思又變了。


「說起來已經很多天沒有出門了。」瀕危摸摸下巴。

「不想宅在住處了?」勇氣打趣的問。

「不,我是一個窮鬼,窮鬼沒有資格出門。」瀕危馬上翻身面壁。

「說得好像出門的目的就是為了花錢一樣,散散步活動活動你那把老骨頭不好嗎?」心魔翻了個白眼。

「好像...可以耶。」瀕危又把身體轉回來,面向勇氣和心魔。

「可能因為先前出門都是為了採買,即使是出去玩也要花車票和伙食開銷,不知不覺就把外出和金錢畫上等號了。」瀕危的臉上寫滿嫌惡、糾結與心動,第一是因為戶外運動會遇到陌生人,所以從來不在它的考慮清單內;第二是因為它的存款已經瀕臨警戒線,所以最近瀕危極力減少伙食以外的開銷。

「那我們出門吧?」勇氣輕快的問。


「......」瀕危心有顧忌,遲遲給不出肯定的回覆。

「怎麼,有心理障礙啊?」看見瀕危僵了一下,心魔用一個問題應證它的猜測,眼神不免意味深長起來。

「怕人家疑惑,為什麼一個年輕小夥子會在平日出現?」

「。」勇氣也突然懂了。

「是那個吧,待業期獨有的忐忑不安。」勇氣嘻嘻嘻笑了起來,溫和的看著眼前有點別扭的青年。

「居然被你們看出來了。」瀕危歎口氣,難為情的搔抓頭皮。

「雖然知道沒有人管我,也不會有人上前和我說三道四,可是只要被投注眼神,我就忍不住會想,它們會不會覺得為什麼一個好手好腳的年輕人沒有在上班。」每次想到這個,瀕危的心就直沉沉的下墜。

「我完全不敢聽人提到工作的事,即使遇見,也總是假裝自信的說句正在找來打混過去,其實根本心虛又自卑。之所以沒有工作,就是因為我還在迷茫著,還沒有準備好進入社會啊。」壓抑的情緒彷彿看見曙光,從瀕危的口中群湧而出。


「之前還有工讀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麼在意?」心魔姑且多問了一句。

「因為有『正當理由』。大學時可以說今天沒有課程、正在放長假;工讀時可以理直氣壯的與自己、跟別人說,只是剛好下班而已。現在沉浸於興趣無可自拔這種理由根本說不出口。」瀕危整個人陰鬱的快要發霉了。

「興趣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啊,能早早了解自己的喜好非常令人羨慕喔。」勇氣安慰它。

「我明白的,我明白的。只是當別人沒話找工作當話題、關切的表示每個人都該擁有一份幫助經濟獨立的工作,或是委婉表示待業期過久除了履歷不好看之外,我也會被說閒話,堵不上別人的嘴的時候、」瀕危驟然停下,深吸一大口氣,再慢慢吐出。

「我真的覺得,以工作為名的關心變成一種重負。我難道不清楚工作的好處嗎?我難道沒有督促甚至逼迫自己嗎?我只是,只是真的做不到。」終於把這句話說出口,淚水也像潰堤一樣瞬間盈滿瀕危的眼眶,勘勘被水面張力含住,沒從臉龐墜落。


「找工作何嘗不是一場心理戰,我連打開人力銀行都覺得害怕,害怕那些沒有接觸過的軟體、不知道從何下手的專業工作內容,只擁有稀少學業經驗的我,害怕自己連入場資格也沒有;

勉強壓下心理障礙之後,下一步瀏覽的就是千奇百怪的職缺。為什麼一份工作裡面蘊含三至五份專業領域的職能,還要包括行政與客服,到底是我小看了社會生活需要的技能,還是職場真的這麼可怕?我只有一顆破破爛爛運轉困難的大腦CPU,和體力精力不佳的身體,要如何生出三頭六臂去擁抱未來?

之前學校的課業我就已經做到身心崩潰了,為什麼工作看起來更加令人絕望?

好不容易篩選出幾份價值觀近似、工作項目相對簡單、環境也不錯的適合職缺,再來要面對的就是不太了解的自己。我要怎麼用一份履歷總結並介紹我不認可的擅長、技能、經驗?」瀕危的眼神黯淡。

「等我好不容易走完以上三關,寄出履歷也得到面試機會了,恐懼瞬間將我淹沒,與倖存的自己爭奪時間控制權。

因為過分清楚自己能力不足,也了解能力需要時間積累,所以忍不住對自己惡言相向:你能力弱小、實力不夠完美,再不使用行動榨乾精力、體力,盡力補足缺乏的知識、經驗、成果和社交口條,如何有條件與公司換取金錢,換取生存的資本;

另一方面自我病理化,告訴自己情緒警報已經抵達警戒線,狀態很糟糕,把我合理化成病症下的受害者。為了不崩潰,所以該放過自己,去看書、聽音樂,畫速寫或寫作,做什麼都好,先從有目標的事情做起,至少不會止步不前。即使列舉的事項與需要面對的工作毫無關聯。」


「哇,你訴說的心路歷程,好絕望。」心魔乾巴巴的回應。光聽見這一長串的傾訴就使它快要窒息,中途選擇放空思緒不仔細傾聽。

「這斷句,瞬間讓人,冷靜下來了呢。」從情緒想像中抽離後,瀕危的理性就回來了,但大幅波動的情緒在短時間內消耗它大量的心力與精神。

「很抱歉讓你們聽到如此負面的思考,我不該說的。」

「不對喔不對喔,」勇氣笑著搖搖頭,「這份對內心的觀察很珍貴,是你在認識自己的重要過程。要不要訴說取決於你自己和傾聽者的意願,沒有應不應該。」勇氣上前擁抱瀕危。

「我很開心你願意說出口,讓我了解你不願意平日出門的癥結,這是溝通的開始啊。」它向後推開,拍拍瀕危的手臂。


「想先請問你,剛剛的訴說中出現那些情緒?」勇氣很有耐心,開始幫助瀕危提煉重點。

「忐忑、難為情、警戒、焦慮、心虛、自卑、迷茫、陰鬱、憤怒、難過、負擔、害怕、恐懼、崩潰、絕望。」瀕危兩隻手都數不過來,

「天吶真多。」

「那我在幫你補幾個,還有點開人力銀行與寄履歷時的勇氣、收到面試邀請時的開心、興奮、激動、雀躍。」勇氣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有恐懼怎麼能沒有我呢。」

「當然,一個都不能少。」瀕危終於笑了。

「還是我佔上風啦。」心魔賭氣似的勾住瀕危的肩,把自己全身的重量壓在它身上。

「哈哈哈,我一直走的都是靈活路線。」勇氣不在意,拿著它的寫字板跳到兩人中間坐下。


「你使用哪些方法回應情緒?」勇氣接著繼續問。

「壓抑情緒、逃避引發情緒的事件、自我病理化,合理情緒的出現,只要我夠可憐就沒有人可以指責我的不作為。」瀕危在自揭瘡疤方面一向很在行。

「腦袋還是很清楚的嘛。」心魔接過話題,

「事實上是哪些事件觸發你的情緒呢?」

「沒有工作、想像中的流言蜚語、關切工作進展、陌生的職缺、不熟悉的履歷撰寫、需要彌補的工作技能。」瀕危列舉得很快。

「不不不,我問的是隱藏在這六件事情背後的,陰影。」心魔凝視瀕危的眼睛,食指點壓它的心口。瀕危狼狽的移開視線,退縮迴避,心魔也不甚在乎的轉去戳弄白色的寫字板,搞得不耐煩的勇氣直接用板子推開它。


瀕危一臉空白,

「呃,陰影應該是,我是個笨蛋,可是我不想,所以追求過量的知識與實力;

我的心理界線模糊,來自不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別人對我的言語不需經過查證都比我自己的看法值得信任,所以隨便一句話都會被我再三反芻與吸收;

學習技能象徵壓力,絞盡腦汁成果不足,一直反覆體驗失敗與挫折,卻體會不到多少成就感,所以被我逃避。」

它還是吱吱嗚嗚的說出自己的判斷。


「的確是個笨蛋,發現自己用錯回應情緒的方法了沒有?」心魔直接往後一躺,改成把手搭在沙發背上,非常大爺式的坐姿。

「可是要怎麼不在乎陰影呢?」瀕危腦袋寫滿了問號。

「當然是依靠行動啦。」勇氣重新接上話題,

「一次性要解決過多事件,和學習眾多技能會讓腦袋當機的喔,況且你連休閒時間都沒有,全部砸在和焦慮對抗上了。這是你期望的生活嗎?」勇氣是覺得毫無生活品質可言。它見瀕危陷入沉思。

「還記得你的慾望清單嗎?」勇氣提醒,「先把想學的、害怕的全部記錄下來,包括與你想追求的價值觀相對應的行動,然後每天挑出三項實踐。」

「時間不會多不會少,選擇最想發展的方向去把成果變現,然後等待過程的累積。」


「可是面試不會等待我成長啊。」瀕危對現實憂心忡忡。

「為什麼要把期望全部寄託在面試上呢?經濟來源並不只有一個。如果對方無法接受你現在的成長程度,只能說明它並不適合現在的你,繼續找尋下一個就是了。」勇氣也理解瀕危的急躁。

「關注金錢它也不會自主增值,而你能力的增值會幫助你得到更多獲取金錢的機會,同時也能增加自信、不當個笨蛋,很划算吧。」

「我會學習等待與積累的美德的。」瀕危面有難色,還是接受現實。


「你的情緒復原力變強囉,以前都會難過很久很久,現在很快就回復平穩了。」勇氣打趣的說。

「真的嗎?聽起來好棒!」瀕危真是個單純的人,一句話就能讓他開心起來。

「所以我們還去散步嗎?」心魔問。

「明天吧,今天空氣濕濕黏黏的。」瀕危有點嫌棄。

「說好囉,即使你明天拒絕也會讓你去看看外面的。」勇氣很開心。

「工作真的如想像中一樣可怕嗎?窗外到底是鳥雀、昆蟲還是異形,不走出去看看就永遠都不會知道。」

「說好了說好了。」約定就這麼成立了。


「話說小雞,你為什麼不用手機打字就好,還要特地背一塊寫字板?」心魔突破盲點。

勇氣一臉空白,它沒想過這個問題。「因為,明明三個人坐得很靠近,卻全部低頭滑手機不是很怪異嗎?」勇氣想像一下,打了個冷顫,發現它沒辦法接受這個畫面。

「而且寫字板的戲劇張力比較足夠。」勇氣下了結論。


晚安,今天瀕危在追求外面的幸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