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107:誠實期間限定

早安,今天看到太陽會打噴嚏;天空有超厚超胖的白雲層在隨風緩緩挪移,和悶熱又充滿潮濕水氣的空氣。


確認一,太陽高掛天空,暫時不會有下雨的風險。

確認二,最近天氣預報也顯示不會下雨。

所以瀕危把它新買的冬被,塞進特地買的棉被專用洗衣袋,再扛著它抵達洗衣機面前,一點一點的塞進洗衣機裡。


瀕危看著剛剛好塞滿滾筒的冬被,想起洗衣機在清洗時只會裝入半個滾桶的清水。

「棉被真的能在水裡翻滾洗淨嗎?」

它還是第一次看見洗衣滾筒被裝滿,被子在裡面明顯動彈不得。

瀕危有點遲疑要繼續用這台洗衣機,還是拿去外面投幣的大型洗衣機。


「試一試吧,大不了再跑一趟洗衣店。」瀕危慎重的倒入一些洗衣精,再闔上蓋子,按下啟動。

洗衣機運轉起來,

轟、轟、轟,

原本用於測量重量的環節,衣物會跟著轉動,

但,棉被真的太大件了,

就意思意思的原地扭幾下腰,一點都不想翻轉,大概也沒位置。

瀕危更擔心了,趴在洗衣機上看它清洗。


第二環節會注入清水,嘩啦啦地淹過衣物,讓它們全部浸泡在泡泡水中。

但,棉被真的太會吸水了,

水甫一落入,瞬間就不見蹤影,甚至有大半棉被還是乾爽無比。

瀕危更擔心了。

直到注水完畢,還是看不見平靜的水面。

它特地按下暫停,艱難的撥開棉被,想看看洗衣機裡是否還有清水和泡泡,指隱隱約約看見一些水波。


瀕危無語的再度按下啟動,等到滾筒開始旋轉起來,好歹聽見底部傳來少少的水花波動聲。

「……」

「算了,等40分鐘之後就知道結果了。」


「所以你為什麼要讓洗衣機負擔不可承受之胖呢?」

因為不放心,所以坐在沙發上等待洗潔結束的瀕危和心魔、勇氣聊起天。

「因為,扛著棉被出門很麻煩啊。」瀕危本性就是一個懶惰鬼。

「那你當初是怎麼把它扛回來的?」心魔發出椎心一問。

「哈、哈哈,當然是依靠棉被收納袋的功勞啦!你不覺得能把棉被整整齊齊收納進去的廠商很厲害嗎?拿出來之後就沒辦法再平平整整的原樣收回去了呢。」瀕危眼神飄移,尷尬的轉移話題。

「而且,棉被已經進洗衣機了,說什麼都太晚了啦。」


「我很好奇,沒有在水下浸泡的棉被能洗乾淨嗎?」勇氣好奇的說,然後瀕危更加心虛了。

其實它也有抱著這等好奇的念頭,最後才會決定勞煩房間洗衣機的。

「對吧對吧,這可是觀察洗衣機清潔功力的好時機呢。」

「該慶幸你們不會為了滿足好奇心而拆家嗎?」心魔嘆了口氣,木已成舟,它只要等待結果就好了。

大不了,就是叫瀕危提著濕淋淋又冒泡泡的滴水棉被去洗衣店被圍觀,或是乾脆看它拿著蓮蓬頭,在浴室艱辛的手洗棉被而已嘛。


「願意誠實說出自己是因為怕麻煩和滿足好奇心,也是一大進步了。」心魔說。

「我講話向來都很誠實啊,還被委婉說過講話很直呢。」瀕危不介意地說。

想了一陣子也想不明白說話方式是哪裡直,索性把這個評價記下。

「瀕危啊,你的誠實可是期間限定呢。」勇氣晃著兩隻小爪爪,撐著下巴說。


「??」

瀕危一時釐清不了勇氣的語意。

「怎麼說?」腦袋當機的它選擇直接詢問。

「如果心中出現擔憂、恐懼,讓你想逃避時,你不一定會說謊,可也會避重就輕或是隱瞞;或是因為你自己也正在釐清、或是還不明白成因,所以會出於保護原則岔開那些有關陰影的話題。」勇氣解釋。

「有嗎?」前者瀕危表示肯定,至於後者...瀕危在腦中篩選一輪近況,都沒有發現類似案例。

「像是大前天你平地摔,卻連自己在害怕都不知道。」心魔平靜的說。

「因為,我也是後期才感覺到自己的情緒?」當時瀕危反倒更驚訝它們會認為自己在害怕。

「如果不是看到那塊柏油石塊有多粗糙多大塊,聽到你撞擊地面時發出的巨大聲響,光看你的表面傷勢也會被你乎攏過去。」心魔翻了個白眼。

「你對意外太過輕描淡寫了。」

「我以為,把意外稱作不幸,或是向身旁的親近之人抱怨幾句才是正常反應?」勇氣略帶調侃的語氣,摻雜著親暱的小小抱怨。

你不信任我們嗎?

為什麼檢查傷勢後,受傷的第一反應是安撫旁人?

「下次遇到受傷時...不,還是不要遇見的好,願意的話可以和我們聊聊你的傷口或感受,我想幫助你。」勇氣捧起瀕危的手。


原來受點小傷也是可以訴說的嗎?抱怨不是令人困擾的嗎?

它以為,默默處理好事情才是最佳方案?

瀕危帶著疑惑,把勇氣的話聽進腦袋裡。

「如果心情還可以的話,我會說的。我不想把未經消化的難過帶給你們。」瀕危輕輕從勇氣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然後手心朝上,放到勇氣腳邊,邀請它坐上來;然後變成勇氣窩在瀕危懷裡的姿勢。

「你平時的難過害怕擔心還有少過嗎?」心魔不動聲色的靠近瀕危,坐得更近了些。

「我可是恐懼呢。」不用擔心它承接沉重情緒的能力。

「不管你是恐懼還是勇氣,都不是把情緒丟給你們的正當理由啊。」瀕危理所當然地說。

心魔的話被堵住了。溫暖和糾結的情緒混雜在一起,讓它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


「訴說情緒並不代表你把情緒丟給我們喔。」勇氣說。

「只是給我們一個更理解你的渠道。」

「想要知道你在想什麼、在意什麼,看你開心心情也跟著飛揚,看你難過心情也跟著心疼,只是想看著你罷了。」勇氣想了一下。

「就像遇見一隻貓貓或狗狗,有過接觸互動之後,路過相遇的街角時就會忍不住張望牠是否就在附近,希望牠過得好,是很單純的喜愛。」

「啊。」瀕危透過比喻理解了。

只是,它還沒有學習過如何單純表達情緒,而不是丟情緒式的抱怨。

它也不會安慰人,所以從來對於別人的糟糕情緒從來都是能避則避。

「又呆住了,你真的好常斷電啊。」心魔無奈的戳戳瀕危的額頭。

瀕危張了張嘴,所以此時它該說點什麼呢?


「金魚金魚,請告訴我你喜歡金色的水還是銀色的水?」勇氣開玩笑地說。

「清水。」瀕危下意識回答。

「誠實面對自己需求的孩子,你的居住環境會有清澈透明的清水,還有一隻黃色小雞和黑色大怪獸陪伴你。」勇氣笑嘻嘻的拍拍瀕危的手臂。

「金水銀水去哪裡了。」心魔抓不住重點的吐槽。

「不重要啦。」勇氣揮揮手,一點都不在意。

「水至清則無魚?」瀕危有些猶豫地說。

「看魚種呀。」勇氣說。

這個突然的話題到這裡就結束了。


「其實隱瞞或避重就輕也不是什麼壞事,記得誠實面對心靈,嘗試用行動去表達信任與喜愛就好了。」勇氣突然這麼說。

「哦?喔。」瀕危似懂非懂地記下。


叮叮叮叮叮~

洗衣機完成清潔的提醒音樂響起。

「讓我們看看實驗成果吧!」勇氣興沖沖地跳下沙發,向洗衣機衝去。

「啊啊啊我也要看!」瀕危馬上跟過去。

心魔無奈的搖頭,慢慢跟上去。


「這,到底有沒有洗乾淨啊?」瀕危看著上面乾乾爽爽,下半微濕的棉被發呆。

「上半部都沒有洗到呢。」心魔說出它的判斷。

「那還是,再用清水洗一次吧。」害怕洗衣精沒有沖洗乾淨的瀕危不打算再加清潔劑了,它把棉被翻了個面,再度按下洗衣鍵。


最後被子比原本的蓬鬆度扁了八成。

「應該是乾淨了、大概。」

瀕危把吸水後重重的被子,晾到晒衣桿上風乾。


晚安,今天瀕危在追求誠實期間限定的幸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