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113:沒有異常

早安,細碎的雨滴滴答答,敲擊在屋頂、窗沿、地面矗立的建物上,發出清脆的匡當聲。


「我已經完成十二項待辦清單,持續零天0點前睡覺。」

瀕危像是彙報工作一般,告訴剛剛起床的自己截至今天為止,它所獲得的成果。

「我的目標是,放棄自我要求,偷工減料的生活。」

這個目標真的很好笑。

瀕危輕而易舉就露出微笑。

生活好像變得有趣了一點。

同時,失去緊張感的瀕危,也失去了工作專用的動力。


「既然如此,那晚一點再擬定待辦清單也是可以的吧?」

連拖延也是充滿可憐與卑微,瀕危大口大口吃著美味的蒜香麵包。這是它的早餐。

「只要你想,直接放棄使用清單也是可以的。」勇氣捧著一杯熱呼呼的黑豆茶啜飲,豐沛雨水帶來的降溫效果也非常顯著。

「我暫時放鬆一下就可以。」瀕危露出傻呼呼的笑容。

「偷得片刻的放鬆時間,心情真是愉快。」

「這話說的真奇怪,你的目標可是自我放棄耶。」心魔摸了一把瀕危的頭髮。

「因為,待辦清單的作用非常明顯。它告訴我,我每天都有認真努力,所以晚上也可以心安理得的繼續挑戰0點前睡覺。」

「聽起來怎麼這麼可悲。」心魔的動作頓住了。

「我以為,睡覺是不需要理由的?」勇氣不太敢問瀕危如果沒有認真努力就睡覺,那它的感受是什麼。

「是不需要,懷抱焦慮也是可以睡的。」瀕危用食指在自己的心口畫了個圈。

「我這裡,有些地方卡住了,暫時需要用理由蒙騙它,才能安安心心的睡覺。」

「你好難搞啊。」心魔震驚於瀕危的說法,不禁喃喃道。

「而且我非常喜歡,0點睡覺這個自我放棄的挑戰。」瀕危露出甜蜜的微笑。

「它告訴我,不是事情沒做完就別想睡,而是不管有沒有做完都能睡覺。

這就是獲得保障的感覺吧,非常令人安心。」瀕危若有所思的說。

如果再回到作息不規律的日子,它應該會很崩潰。


在作息正常的時候,可以感受到身體有股自動自發的能量,會推著人去實踐目標;不用花費大把力氣拖著自己前行,自然非常輕鬆;

在長期熬夜的時候,完全無法體會神智清明、有行動力的感覺,自然也不會想追求睡眠充足、精神飽滿的可能性。


「怎麼辦?瀕危好像壞掉了。」心魔湊到平板旁邊竊竊私語。

「不是好像這就是啊!為什麼自我放棄的挑戰要依靠自我要求實現啊。」勇氣把平板轉向對著心魔,不讓瀕危看見。

而瀕危,只是以為它們有自己的悄悄話要講,所以知情識趣的繼續吃它的早餐。

「壓著它去休息,把手機點開小說塞進它手裡給它看?」心魔提議。

「不行不行,它只會一邊笑一邊超級焦慮的看小說。」勇氣連忙否決。

「總之,我們先把這個危險的話題岔開,之後再旁敲側擊觀察,有哪些方法可以讓它休息歸休息、工作歸工作!」勇氣一錘定音,馬上開始嘗試。


「話說瀕危,0點睡覺的連續紀錄怎麼歸零了?有點好奇原因呢。」勇氣突然想起剛開始吃早餐時,瀕危有些遺憾的跟它們說成果變動。

「因為太想買顆新枕頭了,忍不住跑去購物網站搜尋,結果就破功了。」瀕危摸摸自己的鼻子,覺得這個理由讓人有些不好意思。

「??」這個理由讓人有些摸不著頭緒。

「好突然啊。是枕頭或睡眠遇到問題了嗎?」勇氣試探性詢問。

「原因有點複雜......一開始是執行挑戰之後,我需要比以往更長的時間才能入睡,所以就開始嘗試不同的睡姿看看哪個入睡效果比較好。

不是挑戰的問題!我以前都是秒睡,那才是不正常的。」瀕危連忙解釋。

「問題就出在我以前常常側睡,枕頭也是配合側睡所需高度購買的,所以當我換成正睡或趴睡的時候就怎麼躺怎麼不對勁。這樣持續四天之後,忍到昨天就忍不住想買顆新枕頭。」說完瀕危喝了一口水,它也覺得解釋很長,但不知道如何濃縮。


「找到心儀的枕頭了嗎?」勇氣語氣輕快的問。

「沒有,因為我改變主意了。正在嘗試不躺枕頭睡覺。」瀕危在搜尋過程中,瀏覽到不躺枕頭的利弊分析,思考後還是覺得可以嘗試。

「原來睡覺不一定要配枕頭?!」勇氣超級震驚。

「好像很自然而然的就用了,從來沒有思考過使用的原因。」心魔感覺常識受到動搖,一臉茫然。

「對耶,為什麼呢?」瀕危也沒想過這個問題。


「趕緊來查一查。」三人圍在勇氣的平板前。

「為了把頭墊高,避免蟲子從耳、鼻、口爬進身體裡;承托頸部,或是有藥用功效。」

「出現兩派說法了。睡不睡枕頭到底哪個對頸椎比較好呢?」勇氣混亂了。

「看個人睡眠品質吧,一定有人適合有人不適合。」瀕危拍拍勇氣。這個問題它昨天就糾結過了,最後不想浪費氣力所以放棄研究。舒服最重要。

「說的也是。」勇氣也懶得繼續深入了解。


「你不是說想要延後待辦清單嗎?那趕緊去休息唄。」正好在說寢具的話題,心魔覺得是個推瀕危去放鬆的好時機。

它就不信有哪個地方的放鬆效果比得過床上!

「對啊對啊,好好休息,也可以順便補眠嘛。」勇氣也配合著心魔把瀕危往房間的方向推。

「我還沒洗餐具…」瀕危臉上寫滿疑惑。

「兩個杯盤而已,我們洗就好了。等會見~」心魔替瀕危關上房門,兩人都鬆了口氣。


「吁,時機把握的不錯嘛。」勇氣讚美心魔。

「那是,我還沒見過察言觀色比我更厲害的人。」心魔撥了下耳邊垂下的頭髮。

「是的,我們兩個是不同方面的厲害!」勇氣自信的說,隨後氣勢微微頹靡。


「剛剛聽完瀕危處理睡眠問題的過程,我發現我好像把自己的期待壓在它身上了。」勇氣有點感慨。

「也許它需要的並不是建議,而是『你沒事吧?』、『很不舒服對不對』這類傾聽共情的安慰……」連這些話勇氣也是剛剛才從網路上看到。

它只會一直不停的詢問…

「難得看你如此不肯定的樣子。安心吧,如果瀕危不是會主動尋找生路的人,你又怎麼可能出現呢?」心魔覺得有些稀奇,它這是被依賴了?

「直接問當事人吧。瀕危足夠信任你,更喜歡誠實的互動。它會回答你的,何必來問我這個外人呢?」

「難道你覺得它會給予你恐怖的回答?」厭惡、排斥、抗拒之類的。

「光是你會詢問瀕危自己的想法,不阻止它的情緒流動,就已經給它很大的幫助了。」心魔看不見勇氣,所以它彈了下平板,如預期般看見平板晃動了下,心魔非常滿意。

「別去覺得瀕危狀況很不好,也不要覺得它脆弱,生命不用呈現堅韌的樣子也有活下去的辦法。

只要你不把開朗、正向、活潑堅定、不退怯,認真努力工作什麼的,這些以外的性格全部視做『生病』、『異常』、『需要改變』就是對它最大的幫助了。」心魔諷刺的說。

「沒想到我還有說大道理的一天。」


「一視同仁麼。」勇氣低頭反芻思緒。

「謝謝你心魔,是我著相了。」

「自我放棄和偷工減料,都是為了更貼近真實的自己。即使外顯的部分不如我們想的『正常』,那也是屬於瀕危真實的一部分,正常看待就好。」

接收到勇氣真誠眼神的心魔不自在的撫摸自己的後頸。

「嘖,真令人不舒服的感謝。」

「如果你想找人聊聊可以來找我喔~十分歡迎~」勇氣還補充一句,

「要當成等價交換也是可以的。」

「別了別了,要玩談心遊戲還是去找那孩子吧,它更需要。」心魔像是驅趕蒼蠅一樣揮揮手,在很高的地方。

「當然要一起啊,不要邊緣自己嘛。」勇氣嚷嚷著。


結果瀕危也沒有休閒多久,它斷斷續續的在書房繼續努力完成每日練習。

沒有緊張感,換成想再試試看的堅定。


它還是想解決畫作的困境。

首先,要待在一個讓人安心的環境。

這次瀕危選擇的是浴室。

它一邊洗澡,一邊思考要用輕鬆的態度思考主題。

要如何呈現主題呢?它腦中浮現什麼聯想?

應該說,對主題的印象是什麼?

也許真的是太過認真且小心翼翼的對待,反而會弄巧成拙吧,

在這一點都與繪畫不相關的地點,還真給它想出了三個寶貴的點子。

「簡直就跟越想聊天越不知道要開啟什麼話題一樣。」

瀕危現在才隱約觸及到,無意識是什麼感覺。

「原來我最厲害的不是分析,而是『印象』啊。」只要看過一眼,身體就已經獲得許多說不出口的訊息,直接給予它「適合」或是「不適合」的判斷。

所以,與其縝密的分析這些蒐集到的訊息加以統整,最偷工減料的辦法其實就是直接擷取這些「印象」。


截止至今晚23:59統計,瀕危總共完成:

1篇心理狀況記錄。

1封自我推薦信。

1張畫作草稿。


晚安,今天瀕危在追求沒有異常的幸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