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119:心理狀況記錄

早安,今天是溫柔的陰天。柔和的光線照亮室內,所有的物品好像也變得柔軟。


結果昨晚翻來覆去才睡著。

「哈哈哈果然想像和現實都不太一樣呢。」瀕危安慰自己。


「你~今天~在做什麼?」勇氣趴在桌上,看瀕危改改寫寫。

「我在記錄這幾天的心境變化。」瀕危說。

「這次堅持的很久呢。」心魔說。心理狀況記錄經常作為一則待辦事項,出現在上一次挑戰中。

「堅持?我沒有持之以恆的寫啊,斷斷續續的呢。」瀕危停下筆,回憶一下堅持的定義,再對比自己的行為,然後搖搖頭。

「不間斷才能稱作堅持嗎?」勇氣問。

瀕危的書寫又中斷了。

「嗚呃,一直很想做,也會抽時間去做特定一件事,就是堅持吧。」瀕危腦中瞬間閃過多種片段想法。

每天不間斷的從事一件事,好像是最常聽見的堅持。

可是偶爾也會遇到臨時狀況所以中斷,那麼只要短時間內都有重新開始行動,就算堅持嗎?

那如果說每次間隔一星期,連續做上十年,這樣也算堅持嗎?一星期好像就不算短時間了吧......

瀕危差點迷失在自己的思緒裡;而現實中的勇氣、心魔只是看見瀕危眉頭皺起,雙手抱胸,左搖右擺好一陣子,給出了一個語氣不甚肯定的觀點。


「所以就是堅持在記錄心境吧。」心魔下定論。

「好像也不是啊,總感覺,堅持是一種需要經過磨厲,忍受無聊,即不舒服也持續行動著,才能稱做堅持吧。我可是心態非常安詳平和的做著呢。」瀕危表情很糾結。

「停,關於詞彙定義的討論就到這裡吧。」心魔看見瀕危欲言又止的表情,頭疼地選擇直接中斷。

「也好。」瀕危重新開始書寫。

「......放棄的真俐落阿。」心魔感覺心情微妙了起來。


「畢竟辭彙這種東西,還要根據情境、語調、價值觀做聽力理解,認知不同很正常。」瀕危說。

「而且有時候我自己都胡亂使用辭彙,哪來的臉要求別人。」

「照你的說法,其實辭彙的定義也是不停浮動著,這樣又怎麼說自己是胡亂使用呢?」勇氣說。

「...說的也是?如果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種哈姆雷特,運用的辭彙必定會被解讀出與我不同的含義,那麼我在執著什麼呢?」瀕危拿起另一張白紙,盯著它發呆。

「想找出最貼切的詞語,更加準確的表現出心境和思想。這麼做的原因是?希望別人更加了解我?」紙張出現幾個被劃上重點線的關鍵字。


「也可能是希望更了解自己啊。」勇氣笑著點了點隔壁寫滿文字的白紙。

「你有好多想要記錄下來的事情喔。」

「因為很有趣?」瀕危不知道這是不是勇氣想聽見的回覆。

「透過文字,我從旁觀者的角度看見另一個不熟悉的自己,上演著喜怒哀樂。感覺十分微妙。」瀕危摸摸下巴。

「就像你們對我的認知,也許也跟我對自己的認知不大相同。」

「理所當然。不過你聽起來好像在看自己猴戲。」心魔吐槽。


「啊,是什麼原因讓你斷斷續續地堅持著呢?這就是你想追求的動力嗎?」勇氣靈光乍現。

「原因?因為書寫是梳理價值觀的過程?」瀕危努力地整理著思緒。

「思緒化做文字後,就有辦法閱讀和整理了。

閱讀給了我現階段最需要的安全感和被接納的感受;

整理想法能安撫情緒、獲得平靜、更了解自己,並且過程中持續發現和嘗試多種心理調適的方法。得到立即回饋的感覺還不錯。」

「所以堅持的原因和動力是,擁有乾淨整齊的大腦?」

「啊,所以動力的核心能源是腦袋大掃除?」心魔無語。

「可能是吧,不過僅限做為記錄心理狀況的動力源。」瀕危點點頭表示認同。


「也是一大參考呀,下次遇見動力缺乏的時候,就可以嘗試從這方向擬定行動了。」勇氣笑嘻嘻地說。

「或是以『閱讀故事』、『故事具現化』作為動力源?」

「如果主題清楚而且感興趣的話。」瀕危語帶保留。

「履歷之所以一直卡關,很大部分就是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所以遲遲定不下主題去介紹自己。」


「也有可能是練習太少,所以說不出來?」心魔仔細回想,發現瀕危說的「想要」,多是針對物品,幾乎沒有說過關於夢想、行動、想要成為什麼人這類的慾望。

「或者說,覺得慾望不可能實現,所以全數否決完畢了?」心魔注視著瀕危的眼睛。不知道、不想和不敢可是兩碼子事。

「沒有的事。」瀕危表情略帶無奈。

「信誓旦旦地說出不想堅持的慾望,感覺很羞恥啊。無所謂得不得到也不想堅持,還稱得上慾望嗎?」

「沒有執著的慾望也是一種想要啊。」勇氣坐到桌邊,交互擺動著腿。

「先前購物欲都是如何產生的呢?」


「先有需求,再根據需要的功能去購物網站搜尋關鍵字,或是到相關店家尋找,最後用喜好決定。」瀕危說。

「需求是被動還是主動產生的呢?例如上課所需是被動,想要出門玩是主動。」勇氣問。

「觸動產生吧。例如看到衣服起毛球了,所以產生想要購物的慾望。」瀕危說。

「該說過於隨遇而安嗎?」心魔說。

「所以只有遇見了,我才知道自己的需求。」瀕危下結論。

「嗚嗯,所以只有找工作的觸動需求,卻沒有產生功能性的慾望嗎?」勇氣表情逐漸放空。

「果然是因為不想工作吧。」

「Bingo。」瀕危懶洋洋地打了個響指。


「看吧,它好難搞的。」心魔趁機抱怨。

「因為瀕危很清楚自己不想要什麼吧。是另類的了解自己?」勇氣試著用不同面向的觀點去解讀。

「不想要就能不做嗎?」心魔問。

「如果可以不做,我也不用在這裡糾結了。」瀕危自行回覆。


「如果透過類似RPG遊戲(角色扮演遊戲)的方式做選擇,你會選擇什麼工作呢?」勇氣問。

「那還得先擬定一些選項才行。」瀕危覺得好麻煩,馬上就放棄思考。

「蒐集選擇好難啊。」


今天還算開心的是,瀕危已經記錄下所有它還記得的心理狀況,終於可以回到日記模式了。


晚安,今天瀕危在追求心理狀況記錄的幸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