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浩川

@stanmiracle

愛你愛死年心月的時空!咦!

愛你愛死年心月的時空……咦!哈!(【時空】心月開放之作品)聽說3月也可以亂叫成「心」月嘿嘿嘿!無論如何,3月就是雙魚月嘛,也就是川誕生的時候(雖然已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所以,今個月解鎖的「伴咖啡的小說」就來一部川自己的故事(?!)與同一小說宇宙裡的4個孩子!(話說,跟一年訂【時空】的驕子聊過,HKD25現在可買不了一杯咖啡……嗚……)

《都市靜止》#128 刺蝟的惡作劇

調查本質上就是回溯與重組,即是把相關人事物曾經發生過的,串聯一起進行回放。那些都算是回憶,都是已經發生了的,相關的人事物來到今天,或許已不存在。於是,若想真正做到調查,就得回到過去。調查,就是這麽一回事。思維的時空就似一個一個非順序的影音檔,若然無法倒帶重整,調查就沒可能成功。

《都市靜止》#127 夜子

郭清源只能頷首,然後眼睜睜看著一群夜行好手,分別在他那八支Neutralizer小隊背後憑空冒出來!那群好手沒有特定裝束,臉上就戴著現今世代滿街都是的口罩,有幾個似乎因個人喜好而頂上帽子,有幾個的髮型甚為時尚。他知道這群夜行好手被稱為「夜子」,全都是那位老師的門生,各有所長,甚至明面上都各自在不同領域上有驕人成就。

《都市靜止》#126 敬畏

青年身邊出現另一人,正是剛才就一直跟他對話的郭清流。「Bindo……」郭清流習慣性的喚了一聲…… 卻立即被叫住了。「郭先生,你知道有些稱呼,你已沒資格喚了。」 很悅耳的女聲,但聽在郭清流耳裡,卻讓他冷汗直飆。「少爺……」 「不要再多的託辭推搪了。

《都市靜止》#125 青年

青年也沒想到郭清流竟然還是那麼膽大妄為肆無忌憚,都自把自為又失敗過那麼多次了,怎麼還沒學乖?想到這,他不禁望了眼郭清流,嘆了口氣。他清楚了解郭清流這個人,知道其理想,如果可以,應該好好重用的。然而,郭清流自己把自己現脫了,不只一次,一而再三的,讓他自己在那條通往其理想的道路,愈離...

《都市靜止》#124 回到原點

「嗯,錢又不是白拿的,是等價交易,是服務提供。」 回答丁東的,不是靜璇,還是丁東他自己…… 看見丁東這個狀態,靜璇想笑,但又失笑,然後苦笑。丁東愈說愈快的,快得可能連他自己也聽不清楚了。「……其實要搞革命,可以簡單得多嘛。所以……」 …… …… 丁東的自言自語,忽然停住了!

《都市靜止》#123 體驗

那時候,丁東與她正在調查知名樂團——魔音MagicVoice,也雙雙被帶進一個全新的世界。那世界充滿異常魔力、充滿奮力帶來改變的搖滾,也滿載著真實的心願、為不能放棄的一切不惜犧牲的心情…… 當時結案後,他們便再沒有直接跟樂團裡的任何人聯繫了,反正足夠讓人驚奇的案子,他們也不是沒接過別的。

《都市靜止》#122 溫柔

丁東大概猜想得到,章柏不惜代價都要擺脫原生家族的原因。以他在女兒死後的改變來看,章曉晴應該就是那動機了。遺憾的是,哪怕跟當時似乎擁有足夠力量的連貫城合作,哪怕跑到了台灣章家的手似乎伸不到去的澳洲,章曉晴也逃不掉噩夢。的確,章柏曾經的努力,在那章家面前,似乎變得多餘。

《都市靜止》#121 名字

丁東記起從沈希嵐所說的故事,故事裡的曲靜璇,大概就像這一刻。可能,當中也有不少時候她為了某些目的而不得不作假,然而笑容,尤其如此開懷的笑容,實在很難單靠假裝能擠出來。「我們似乎慢慢又回復到原來的我們了。是藥力快失效了?抑或我們都意識到自己中毒了,所以思考能力也能夠反而在這狀態下正常發揮?

《都市靜止》#120 燦爛

「妳說的我當然早已想到了。」丁東苦笑更甚,「所以證明不了妳是真的。就算妳真有甚麼我不知道,可以告訴我來證明妳不是假的,似乎也不該現在說出來。我可不想再給他們知道那麼多!」 這是保護靜璇隱私的意思吧。她聞言後,竟然吃吃的笑起來。「對!我連我家有四兄弟都不會告訴你們!

《都市靜止》#119 原地踏步

靜璇沒有特殊魔力,這種危機感應,在自然界根本沒甚麼大不了的。人類發展的方向跟最原始最接近大自然的方向,近乎背道而馳,導致單單應對危機的本能都嚴重退化,甚至消失了。靜璇自少所受訓練,只不過重新激發她作為人一些本該有的能力罷了。雖然以前根本就從來沒懷疑過靜璇的身分有多讓人在意,然而丁東從相識那刻起便無法解釋的信任靜璇。

《都市靜止》#118 天方夜譚

「我剛剛想起,妳似乎老早就想告訴我吧。」丁東拍了拍靜璇的頭頂,像在逗小狗似的。「那時候,那槍手,根本用不著妳出那麼多力吧?那份稿,明明也有好幾張,才5秒,哪怕妳一目『百行』,過目不忘,恐怕還是沒有透視眼,無法一眼看穿兩三張紙吧。妳本來就知道那些內容了。

《都市靜止》#117 盒子裡開窗

借助器具跨越一幅圍牆,同樣身穿便於夜行的不反光烏黑貼身裝束,丁東與靜璇幾乎同一時間悄然著地。說是「幾乎」,是因為靜璇的身手速度本來要比丁東快得多,卻總是刻意放慢以配合丁東,所以丁東一直有種錯覺,他的行動力與靜璇差不多同步…… 當然,這不妨礙他與她之間無可取代的深厚默契。

《都市靜止》#116 記憶遺跡(八)

這次槍響,雖然跟之前那聲沒甚麼分別,同樣微弱得正常人甚至可能察覺不到。然而,就是那樣,更顯得眼前情景有多震撼!丁東的臉上沒有太多情緒顯露出來,但還是可以看得出他的眼神裡沒有驚惶,反而似是感到安慰,甚至驚喜。他深感安慰的,是他的聽覺尚算可靠,那把槍果然是爛大街的M1911。

《都市靜止》#115 記憶遺跡(七)

「我認識一個雜誌編輯,也是我想要一起合作的對象。他給我的回應是:『這世界比我們所知道的都大得多,我只想好好守護我想要守護的人。』」 「上下句字數一模一樣,不是隨便說說的。那個人的自我控制很強。」 丁東在意的竟是那段說話的字數。這又一次讓郭清流感到驚喜。

《都市靜止》#114 記憶遺跡(六)

郭清流的一言一行,似乎都布滿陷阱,落在丁東眼裡都是誤區盲點,讓他容易叛斷錯誤。「好吧!我承認沒有詳讀過你參選的政綱。今天的一切,似乎真的不單是商界的事,真的與你公職有直接關係。」丁東攤攤兩手,其中一隻手上竟然已取出了伸縮警棍!「或者更直接的說,應該是與商界和政府都有關。

《都市靜止》#113 記憶遺跡(五)

正當丁東又想說些甚麼時,耳機再傳來郭清流那帶有說服力的聲音。「連大,你交代的,我們會處理好。放心休養吧。裡面的一切都已安排好。」這是那通電話的結語了。丁東不太清楚連家與宏圖基業之間的種種瓜葛,只知道郭清流既然跟那兩者都有多重關係,那麼他的敵人大概也是同一級數的實力吧。

《都市靜止》#112 記憶遺跡(四)

丁東失笑。這女生還真的有點逗,遠比花瓶精彩,大概算是介乎於能幹與迷糊之間?這……算甚麼評價?丁東自己都給嚇一跳。注意力重新拉回來,繼續細聽耳機裡傳來的男聲。不說內容,丁東不想接受,卻不得不承認,如果單聽郭清流的聲音,還真的蠻動聽的,似是有著某種魔力,沉實而帶磁性。

《都市靜止》#111 記憶遺跡(三)

除了這場無聊對話之外,郭清流還透露了,他不是一個聽從安排的呆子。縱使接受了官方安排,讓一支要員保護組的小隊來保護自己,但他還是運用了自己的能力,在之前先了解這小隊裡的每個成員。甚至,在這任務當中,只屬佈景道具作用的公共關係科,尤其他口中那位當公關科警員實屬浪費的女生,郭清流應該也早已查了個一清二楚了吧。

《都市靜止》#110 記憶遺跡(二)

這裡是警隊公共關係科常規拍攝宣傳的作業樓層。其中三分一層呈半開放格局。攝影棚就有三個,可獨立使用,也可打通合拼。另三分二是操作室、常規功能室與科員的辦公室。換言之,在攝影棚的這一區,基本上一目瞭然,沒哪個角落可以藏人。丁東掃視身處的這個空間,習慣性地代入,試圖換位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