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85 篇作品累積創作 366256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Prelude

浩川

曾經,一場疫症肆虐世界。日後被稱為魔音歌姬的一名女生,透過名為MagicVoice的魔力,在被隔離的病患者之間高歌!MagicVoice能救治亦能毀滅,能喚醒人的魔力,也能使之沉睡。那是世上唯一的強大力量、魔力之源。但凡聽過那歌聲的人,危疾病患會被治癒,同時亦會被賦予一種由他們本身願望所定義的魔力!疫情終因魔音歌姬而終結。然而,其後,她只留下一雙新生女兒,便消聲匿跡…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7 探偵

浩川

音澄沒再理會丁東,只是重複又重複細閱蕭邦造的資料。其實根本沒甚麼特別之處值得反複研究,然而,音澄就是不能自拔,逐字逐句地細閱……半小時後,丁東把音澄帶到位於城市核心地帶的偵探社。音澄不是第一次與偵探打交道。當年纏繞樂團成員的狂迷多不勝數,便有不少丁東的同行,接受委託跟蹤她。私家偵探彷彿無孔不入,要比一般的娛樂記者來得防不勝防。那時候,音澄和蕭邦造有不少隱私就是被那些人揭出來…

8

《1314》#26 期待與祝福

浩川

希嵐正在以她自己的方式去放眼世界,去走她自己的道路。我想在橋也是一樣吧,我認識的在橋不是一個為了失去所愛便隨便找個代替品的人。輕鬆下來的屠沁沒再說她跟在橋的事,反而問起我找到遊子沒有。我倆相隔兩地自在輕鬆的聊了差不多兩小時,然後她也要回公司了。掛斷線後,我重新坐到電腦屏幕前,看著剛才打開了的來函……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6 復出

浩川

音澄淡淡的笑,由此至終沒有開口回應凌沁,便轉身離去。雖已背向凌沁,但音澄仍能感受到這女孩一雙晶瑩剔透的眸子,帶著無限依戀,緊緊追隨著自己愈走愈遠的身影。她能夠清楚感受到凌沁對自己的深切喜愛,那雙眼溢滿的情感,濃烈得叫音澄難以無動於衷。因為這一股感動,音澄有種想立即答應凌沁的衝動。然而,音澄不禁想起,無論是八年前,抑或八年後的今天,蕭邦造也不希望她再次踏上舞台…

5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5 歌聲

浩川

之前失去的一段記憶,突然重現腦海。丁東痛苦慘叫一聲。果然,沒錯。一切都是由歌聲開始,然後以歌聲繼續,最終透過歌聲結束。被喚成魔音的業餘樂隊,擁有奇異力量的聲音。丁東記起在學校禮堂中,聽到業餘樂隊少女鼓手和女主音的歌聲之後,自己便陷入狂喜的狀態。當時的感覺,此刻想起,猶有餘悸。加上其後發生的事,丁東敢斷言,自己的猜測就算沒有正中真相核心,也很接近答案…

8

《1314》#25 韆鞦

浩川

來到了紐約,根據希嵐告訴我的地址,我找到了當地一間華人開辦的雜誌社。希嵐的說法是「他們是我以前公司在美國的其中一個情報供應商。」希嵐說時更扮作神神秘秘的,令我聯想起特務片中的情節。我沒有想過我來這裡究竟是為了找尋遊子?抑或只是想一到她待過的地方?只是想到她來了這裡,我便很自然的決定要來這一趟了。在巴黎逗留的那幾天,我嘗試過跟小雨和子杰聯絡。但得出的答覆是,他們跟遊子一樣出國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4 少女

浩川

男人沒說話。對於這新接任還不到兩年的女拍擋,男人一直以來也不太喜歡。公關手段,這女人或許有過人能力,但他們的工作,從來不止於表面能夠看見的一切。在黑暗裡工作,公關技巧幾乎一點也派不上用場。「可以早些動手嗎?一定要等到發佈會嗎?老闆早已等得不耐煩。」女聲見男人沒說話,逕自說。「姐姐自有分數。」少女不屑。明顯,少女跟男人一樣,對這女人沒太多好感。「老闆還在休息,妳別自把自為。」男人冷冷地說…

9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3 哼音

浩川

不是沒有試過遠離這城市,不是沒有試過忘掉那個人,但冥冥中似乎早有安排,叫她離不開忘不掉。相隔這些年,再多等一分鐘也嫌太久。音澄不停地嘗試,大概已試過一百遍了,連手指頭也因不斷按鈕而感到陣陣酸痛,可是所打的電話仍是沒人接聽…

5

《1314》#24 最好的禮物

浩川

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微動輕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起來。那是從背後拍下的一幀照片,是曾經在我心頭掠過的一個畫面。我把相片一直拿在手中,像跟手心已連成了一體似的,放不下,也不想放下。「她總是說自己醜,怎樣也不願給我拍下她的樣貌。」希嵐在她的工作袋中掏出了手提電腦,按了幾個鍵,把它放到我面前…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2 多麼想

浩川

肇飛沒有說話,但音澄能夠感受到肇飛的欣慰和喜悅。如果同一番說話,對象換成蕭邦造,音澄很想知道他會否有同一樣的反應。可惜的是,她沒辦法即時知道。把摩西送回牠在平房外的狗窩後,音澄立即回到屋內取出電話。但無論她致電蕭邦造的手提電話、辦公室又或是他的家,也只得到一個結果。無論怎樣,也找不到那個人。多麼想告訴他,她已經可以欣然接受自己的與眾不同。同時,也明白當年他為何要任由她離開…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