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浩川
韋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03 <最親愛的租客>

(edited)
是綠凝的信息。對不起?是為剛才在機場見面時的冷淡而道歉?還是為了她丈夫的惡言相向?又或者,是為了她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結婚去了?他的手指比思想更快的鍵進了回覆的字句:『別傻。阿赤只想知道,綠凝幸福嗎?』

是綠凝的信息。

對不起?是為剛才在機場見面時的冷淡而道歉?還是為了她丈夫的惡言相向?又或者,是為了她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結婚去了?

他的手指比思想更快的鍵進了回覆的字句:『別傻。阿赤只想知道,綠凝幸福嗎?』

在他還沒回過神來,手指已順道的按了發送鍵。

四時三十分,阿赤已經完完全全沒有再睡的念頭。他一直緊盯著電話屏幕,一直一直等待綠凝的回覆。

五時正,他計算著時鐘秒針的微響,已經響過了一千八百多次。

五時三十分,窗外開始亮起魚肚白的光線,空氣的氣味似乎不一樣了。

六時正,手機終於再次響起來了,卻不是綠凝的短訊。

同樣是短訊,卻是來自近在咫尺的房間中,應該還躺在床上的小藍。

『你醒了嗎?』

他失笑起來,習慣性地鍵進回覆:『如果沒醒來,大概也被妳的訊息吵醒了。』

回應眨眼便給送來:『我醒來了,就是知道你也已醒來呢。』

阿赤又輸入了字句再發送。

明明走兩步,開門,便見到對方了,他也不知道為何竟然用每個價值兩大塊錢的短訊來跟小藍說話。自從重遇她之後,大概腦袋都罷工了,阿赤發現自己愈來愈遲鈍,也愈來愈笨了,他很替自己的客戶擔心。

然後,訊息提示又再響起來了。

然而,這次終於是他等了差不多兩小時的回覆了。

『赤,謝謝你。』

就這樣?

他重重的吁了口氣。這樣的回答,是代表她幸福,所以謝謝問侯?還是應被解讀為,雖然算不上幸福,但感謝他的祝福?

他想起一齣日本電影,在未段時,女主角給帶到她的情人意外身亡的地方,在那白茫茫的雪地上,她便向已故情人遇到意外的山峰高呼:「你好嗎?我很好!」

如果翻譯為中文,就是這麼的六個字了,但六個字之中,卻盛載了千言萬語,大概包括了祝福、思念、叮嚀、慰問和愛意吧。

阿赤從綠凝「謝謝你」簡短的三個字之中,同樣地讀出了足以令他百感交雜的內容。

他呆呆的拿著又吵起來的手機,卻沒有去查看最新給小藍發送來的短訊,也沒有鍵進任何給綠凝的回應。

六時三十分,外面的天空全光起來了。

「哎呀!」

小藍的慘叫聲從房間內傳來,把阿赤從那三個字之中喚醒過來。

他嚇了一跳的撲到房門前,邊敲門邊說:「妳怎麼了?」

「沒……」小藍的聲音在這個字後含糊起來。

「怎麼了?」阿赤急問,手伸到門把準備開門。

「別進來!」小藍急急的叫止。

阿赤摸不著頭腦。

「沒事,只是剛剛脫衣時頭髮給纏著了。」小藍在門後笑說:「現在正穿衣,別進來呀!」

阿赤失笑起來,說:「七時還沒到,幹嗎這麼早準備出門?」

「剛才問了你呀!」小藍說:「你沒回應,就是說你沒有異議吧,不是嗎?」

阿赤這才醒覺小藍的訊息中,還有最新的那個沒有給查看。

『我們一起吃同居後的第一個早餐,快換衣服哦!』

七時正,行動電話給阿赤調節到靜音模式。

然後,他帶著這個家的新成員出門去。

天空下著微微細雨,阿赤從不喜歡打傘,小藍卻是渾然不覺。他們肩並肩的走,最初沒有太多的交談,似乎二人也有點心事,不知怎麼說,也不知該不該跟對方說。

然後,小藍歪頭細意打量著阿赤,終於開腔。

「昨晚,他(她)終於找我了,發了幾個短訊給我。」

小藍先開口,但卻和阿赤一起說了這同一句說話。

他望著她,笑了起來。

怪不得清晨時份便起來了。他還記得她從前一直是個睡寶呢,那麼早不用別人吵也醒過來,實在是世間奇聞呀!原來她跟自己一樣,收到了不知從哪裡來,也不知應否欣然收到的信息。

「他終於答應了?」阿赤說。

小藍喜孜孜的點了點頭,但眼神中卻有一片淚霧。

阿赤知道,縱然小藍早已決定跟她的丈夫離婚,然而對方卻一直不願意。只要其中一方不是心甘情願簽字,手續便會拖延得很久很久,跟本市不一樣,不會因為兩人分開生活而當作開始分居,繼而在兩年後可以正式單方面提出離婚…

「那孩子…」問題說出了口,他才醒覺這很可能便是她眼淚盈眶的原因,立即噤聲。

「我媽已找律師。在家鄉中,孩子一般都跟媽媽生活。」小藍笑了笑,「何況,他似乎也不太堅持。朋友告訴我,他應該有別的女人了。」

阿赤別過頭來,再次仔細審視小藍的表情。他開始搞不清楚,她是為了孩子將來而擔憂?還是為了丈夫,或應該稱為前夫已有另一個女人而傷懷?

他只知道,這樣的小藍是他從來沒有看見過的,比之前合租單位的同屋主欠租逃走時,雖然沒有語氣上的憂愁,卻叫他更強烈的感到她的不快樂。不過,無論如何,至少她的心事中,已有一件給解決掉了。

當他們二人來到了住處附近的小餐室,各自叫了一份早餐後,小藍面上已換上了平常開朗燦爛的笑容,兩眼中的薄霧也不知何時給她拭掉了。

看著侍應小男生跳蹦蹦的走開,小藍立即俯身傾前,直望進阿赤眼內問:「怎麼樣?」

阿赤嚇了一跳,本能反應的向後靠,失笑反問:「甚麼怎麼了?」

「她找你呀!她在本市?她回來了?為你回來吧?你們有約好嗎?何時見面?」小藍異常雀躍,連珠炮發似地說:「你怕不怕?要否我陪你?我也很想見她呢,約定了甚麼時候?」

阿赤哭笑不得。

「之前聽你說過,不是仍然在等她嗎?」小藍真是鍥而不捨,全不理會阿赤面上愈來愈苦澀的笑容,依然滔滔不絕的說:「現在她主動找你呀!不是一個好機會嗎?你不可以常常這樣哦,每一次也自動棄權,女孩不喜歡這樣的男孩呀!」

阿赤無奈地說:「她已結婚了。」

「那又怎樣?」小藍理所當然似的說,像根本沒聽見阿赤的回應。

「結婚了,結──婚──了。」阿赤沒好氣地重複。

「我聽見呀!」小藍仍是一面固執的說:「那又怎樣?」

阿赤重重的拍了拍額頭,不知還可以說些甚麼。

「婚姻,是很脆弱的…」喃喃自語似的語調。

阿赤知道她想起了自己的處境,連忙岔開話題,問:「為何妳那麼緊張?那只是我的事呢。」

「因為我想阿赤幸福!」倒也說得理直氣壯,小藍再次望進阿赤眼內說:「也因為我知道綠凝跟妳一起,一定會幸福。」

阿赤無言。聽見小藍這個答案,他應該感到欣喜吧。然而這一刻,他只是在想,綠凝已結婚了,可會幸福?如果當初沒有分開,自己仍然是她的男人,那麼又是否真的幸福?

甚麼是幸福?阿赤早已不知道了。

「對不起,謝謝妳。」他聽見自己這樣說。

「我真的這樣想呀!不用謝謝哦。」小藍笑說。

「嗯。」本來是想告訴小藍,綠凝給自己的短訊是甚麼,但既然她已誤會了,阿赤也懶得再雞婆似的解釋下去了。

早餐被送來,小藍也沒有再像娛樂記者追訪名人般沒完沒了的追問下去。

吃過豐富得叫人肚子也突然漲起來的早餐後,阿赤呷著咖啡,看著小藍。她吃東西的樣子還真的跟小孩沒兩樣呢,一點女生應有的儀態也沒有,雖不至於狼吞虎嚥,卻很難把她跟成熟女性扯上關係。他感到她在自己面前,毫不矯飾作假,真情真性。

「我們應該怎麼洗?」小藍完成她的早餐,抬起頭來,像想起甚麼來了。

「甚麼怎麼洗?」阿赤再呷一口咖啡。

「洗衣服呀!」小藍說:「我的胸罩內衣褲,要跟你的一起洗?」

阿赤終於重溫當日吐果汁的情景,口中的半口咖啡全給吐出來了。

「怎麼你跟我一起時,總喜歡把飲料吐出來?」小藍若無其事的說:「你沒事吧?」

「原來妳也知道。」阿赤邊抹嘴邊說:「我很老了,受不了刺激的,以後妳可否不要再這樣說話?」

「怎樣說話?胸罩內衣褲?」小藍失笑說:「只是幾塊布呀!怎麼會有刺激?」

「欸……當我沒說過好了。」阿赤再沒好氣。

「噢!你想歪!」小藍吃吃地笑。

「神經病!」阿赤漲紅了臉。

他立定決心,以後無論小藍說甚麼,也把她的說話當成「今晚吃了飯」般的平常說話,否則,他大概很快便會瘋掉!

往後的一個月,家中的物品是愈來愈多了。

「阿赤,我們去看傢俬!」

然後,家中便總會增添了一件兩件小傢俱,客廳已多了一張摺疊式的小圓桌,兩套三層高的光碟架,一個小巧附滾輪的儲物櫃,兩張充氣小沙發…

「阿赤,下班後一起去超級市場!」

接著,家中的冰箱便會爆滿。當晚,廚房的流理檯會變成戰埸,垃圾箱會一連幾天也給餵得飽滿,餐桌上幾乎已給零食霸佔了…

「阿赤,我們去逛街!」

其後的晚上,便會變成小藍的時裝騷。她會不斷更換新買的衣裳,在阿赤面前花枝招展的走來走去,差點沒連貓行那一套也給搬出來。

「阿赤,今天很悶,我們去看電影!」

電影看完之後,口袋中會多了兩張戲票,還有因電影的題材而引起興趣,繼而立即買下了同類電影的光碟。才一個月,新購置的光碟架,其中本來空置的,已給填得密不透風了。

「阿赤…」今天下班時,接聽電話,那邊傳來小藍的聲音後,阿赤立即想起快連站也沒有空間的家。

「不去購物,不看電影,也不去超級市場!」他連忙說。

「要加班呀!今晚不能陪你哦。」小藍在那邊說:「你想看電影嗎?」

阿赤對自己搖了搖頭,再多說兩句便掛線。

看來已經神經衰弱了。他再搖搖頭,嘆了口氣。

同事打趣問:「你的女朋友很準時,每天收市後半小時必定來電呢。」

「我的女人還沒出世。」阿赤沒好氣的隨口回答。

同事尷尬一笑,再問:「你媽媽很疼你吧?」

「我的媽媽應該正在睡覺,她在加拿大。」阿赤說。

同事連討兩個沒趣,終於識趣不再胡亂發問。

阿赤歉然,笑了笑說:「她是我家的租客。」

誰說不是?他有收她的租,又或者應該說,她堅持要給他租金。無論如何,她成為他家中一份子之後,他往後每個月也可以取得一千大元的租金。

但,卻往往因為這一千元租金,增多了九倍的支出!真枉他是投資顧問和證券經紀!他的理財方式可真足以做千古的反面教材呢。

回到家中,小藍仍未回來。

這是過去二十多個日子中,家中首次只有他一人。

明明獨居了好幾年,今天卻很不習慣家中的寧靜。

習慣性地打開錄音訊息,阿赤聽見了叫他哭笑不得的留言:『阿赤!阿赤! 對不起,今天公司不知怎的很多工作要做呀!不能陪你渡過今夜,很抱歉哦。你是否想看電影?我可能趕得及午夜場呢……』

甚麼跟甚麼?阿赤完全摸不著頭腦。就算是戀人,也用不著因為加班工作而道歉吧。原來自己還沒給小藍弄得抓狂,小藍自己首先瘋掉了。

一個錄音訊息給播完,另一個緊接被播放出來:『阿赤!阿赤!記得不要先睡哦!要等我回來呢。』

(#03 100%)未完待續

(每星期一、四更新。不定期加更)

(如果喜歡了,別忘大聲告訴全世界!拜託拜託,別忘了「訂閱、按讚、分享、留言」呢!)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