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浩川
韋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04 <許願>

要許甚麼願?想見到誰?大概是綠凝吧,但見面又如何?她已經是別人的太太了,她的丈夫百份之一百不喜歡她跟自己見面呢。除了綠凝,還會有誰是他一直放在心上的?想了又想,阿赤發現,如果真要許願,他此際最希望的就是,往後的日子,眼前的這個她也要像今天般開心快樂…

『阿赤!阿赤!記得不要先睡哦!要等我回來呢。』

阿赤自己也胡塗起來了。小藍的留言,活像女朋友給男朋友的話語吧。他記得十多年前,在他們還是一對戀人的時候,當小藍致電給他,而他還沒回到家中時,她便總是這樣給他留言。

「阿赤!阿赤!」的嚷著…頗令人懷念呢。

然後是第三個留言:『阿赤!阿赤!你不奇怪嗎?為何我不直接打給你?笨蛋!你的手機沒有電了!』

阿赤笑了起來,從口袋中取出了手機。果然,它已因電池不足而給自動關掉了。

他一邊把手機接上充電寶,一邊聽著電話錄音發出咔嚓咔嚓的機械聲。

那是電話給掛斷的聲音,也是電話錄音中常常會傳出來的聲音。如果電話不是對方直接接聽,很多人也不喜歡對著機器留言,阿赤最清楚了,因為他也是不會在電話播出要求留言的錄音時,還會留言的人。

咔嚓聲響了幾遍之後,阿赤認為應該再沒留言了。然而,當他伸手準備關機時,話音留言再一次響起來了:『赤…』

是她!阿赤整個人像光碟畫面給定格一樣,動作靜止了,似乎連呼吸也停頓了。

『…打了好幾通電話,都給駁到電話錄音去了。希望你不是故意不接我的電話吧。不過,我知道你不會的,我們最清楚對方了,不是嗎?這是認識你之後,第一次不能跟你一起渡過這一天,只想跟你說一句:祝你愉快!』

阿赤很久沒有聽過綠凝說那麼多話…根本就沒有讓她跟他說話的機會呀!

一年前,他跟她還是戀人。一年後,她已嫁作他人妻。究竟在她跟他分手後,回到澳洲跟家人一起生活的這十個月之間,發生過甚麼事?

他立即關掉電話錄音系統,拿起了話機,鍵入了那八個熟得爛透的號碼。電話不消三次短響便給接聽了。然而,傳來的卻是一道男聲。那是一道有點耳熟,卻極為陌生的男聲,語氣不大友善,總之絕對不是綠凝的聲音就是了。

阿赤連忙掛線。

他知道,接聽電話的是誰。

他也知道,那個人絕對不容許綠凝跟自己聯絡。

雖然阿赤連對方的名字也不知道,但他就是很清楚地知道這個男人是甚麼樣的性情。當日在機場中遇見時,他便知道綠凝的丈夫,絕不會是心胸廣闊的人。

又或者,其實只是他自己作賊心虛?阿赤自嘲似的笑。

答案很快便出現了。電話平地一聲雷的響起來,阿赤用不著看話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也能猜到來電者是誰。

綠凝的丈夫反應很快,循著阿赤的電話顯示回撥,前後不到一分鐘!

阿赤盯著手上的話機,不知應該接聽還是不接聽。

電話一直一直的響個不停,同時大門給急急扭開的聲音也傳來了。

正當阿赤的食指在話機的接聽鍵上徘徊時,話機給搶過去了…

「我想你電話號碼弄錯了。」很悅耳的女聲說著流利的英語,來自剛回來的小藍。

阿赤呆呆的看著小藍,感激地笑了笑。

掛掉線後,小藍甚麼也沒有問,只是一直留意牆上的掛鐘。

「今天是甚麼日子了?」阿赤想起小藍和綠凝的錄音留言中,似乎也對今天特別在意。

「你是老人痴呆了。」小藍邊笑邊從肩上大大的包包中掏出了些甚麼。

阿赤聳聳肩,攤攤手,不置可否。甚麼日子對他來說也是一樣吧。

三月…三月有甚麼特別日子嗎?

「啊!」他想起來了,自然而然的循著小藍的視線往掛鐘望去。

「生日快樂!」時分針同時移到同一點,小藍立即高呼起來,「這是十年來第一次跟你過生日呀!」

阿赤抓抓頭,沒想到自己竟連自己的誕生日也忘掉了。

又或者,只餘下自己一人的生活中,誕生日根本毫無意義?阿赤不知道,他只感到聽見小藍第一時間的祝賀,彷彿連他沉睡在腦袋中的某些東西也給喚醒過來了。

「送給你。」小藍把手中那件東西塞進阿赤手裡去。

阿赤看了看手中的大盒子,咧嘴而笑。

「你一定合用的。我見你的都破破爛爛了。」

聽見小藍這樣說,阿赤突然之間有不詳預感。

他打開了盒子…

果然,小時侯由媽媽為自己買的,現在竟然由小藍給他買了,還當作生日禮物!

「我知妳有孩子,也知道妳是一個男孩的媽媽…」阿赤哭笑不得,「但別把我也當作小男生…這個,我自己買可以了。」

「你快試試看嘛。」小藍根本沒把阿赤的說話聽進去。

「試?不用了吧!」阿赤幾乎是尖叫起來。

「當然呀!店子的人說,呎碼不對可以換的。」小藍一逕的笑。

阿赤翻了翻白眼,拿著盒子走進浴室。

這個生日真夠特別。阿赤在想,既跟初戀情人重遇了,更住在同一所房子中一起生活,生日的第一秒聽見她的祝賀,更收到了最貼身的禮物。他真不知是不是應該開懷大笑?還是搖頭苦笑?

綠凝也特意來了一通電話,大概也是在跟他說生日快樂吧…

人生踏進第二十八年,阿赤發現四周的一切似乎也愈來愈有趣了。

二十八歲的第一天,阿赤根據自己多年來的習慣,向公司請了假。

由開始工作至今的數年間,除了今年,這一個日子都會有綠凝伴在身旁。她也會特意告假,起來時為他弄早餐,也會為他安排好一整天的節目,然後他會甚麼也不用想,只要跟在綠凝身邊,他的誕生日必定愜意而難忘。

那些難忘的誕生日,還是差一點點,才湊夠十個。

知道不會再有這樣的誕生日時,他知道自己也刻意不去記著這個日子了。但卻似乎一直沒有真的成功,至少他還記得於一個月前預先請假。

忘記誕生日,卻還記得請假,他給了自己一個稱為之偷懶的藉口,但今天醒來後,卻連他也不能說服自己了。

阿赤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兩眼張開來,卻只是呆呆的看著睡房外的另一所房間。他曾告訴小藍那只是雜物房,小得不足以放下一張床。

那扇房門多久沒有被打開過了?他記不起來,也沒有深究。

房間是被鎖上的,鑰匙卻怎也找不著。他知道是誰拿走了,也知道自己一直不把那扇門破開,為的是想手持鑰匙的人回來,親自把它打開。

只是,這差不多一年的日子中,一直也刻意地不留意這房間,怎麼今天卻總是避不開視線的,硬是要他想起來?

「你在等我嗎?」

阿赤一直緊盯著的房門當然沒被打開,打開的是睡房的木門,傳來了小藍精神奕奕的聲音。

他的視線移到小藍臉上,看了看,搖了搖頭。

小藍沒有理他,逕自走進浴室。

阿赤只是一動不動的維持側臥的姿勢,目光又一次飄到那所雜物房緊閉的木門去。

然後,小藍從浴室走出來,再問了一次:「你在等我吧?我準備好了。」

她走到沙發床旁,兩手拉起阿赤,再說:「快!可以出發了!」

「嗯?」阿赤心不甘情不願的坐起來。

「吃早餐呀!然後去狄士尼樂園玩呀!」小藍喜孜孜。

「嗯?」阿赤仍是搞不清楚狀況,小藍不是要上班嗎?又不是她的誕生日,她幹嗎那麼興奮?

「我在小餐室等你。」小藍完全沒有解說甚麼的打算,就這樣拋下一句便出門去了。

「甚麼狄士尼?」待得家門給關上後,阿赤才反應過來。

吃過早餐,坐上了直駛往離島的直通巴士,他仍然沒有回復一貫的正常反應。這一天不知怎的,睡醒過來後便一直呆頭呆腦似的,思緒遲緩得很,幸好告假了不用上班,否則在必須頭腦極為清晰的工作中,必定頻頻出錯。

「你的老人痴呆愈來愈嚴重了。」小藍在身旁誇張地搖頭嘆息。

「嗯?」

「這是你第一個由我來陪伴你的誕生日呢。」小藍嗔聲說:「沒睡醒也得扮個精神奕奕的模樣出來呀!」

「妳還真敢說!」阿赤終於有點正常的反應了,「當年是誰連男朋友的生日也忘了呀?」

「所以,現在不就正在陪你了?」小藍吃吃笑的說:「特意告假,整天來陪你呢!」

阿赤記得,自己必須要把小藍的所有說話,也當成像問「今晚吃了飯」那般的平常話語。

他沒好氣的閉上眼假眠。

然後,假眠變成真的睡過去了。

無夢的一個優質睡眠,竟然在顛簸的巴士車程中進行。到得他的意識再清醒過來時,似乎比之前精神多了,他感到腦後軟軟的舒服極了,舒服得他想繼續躺著。

怎麼能在巴士中也睡得那麼甜?小藍奇蹟地靜靜的沒有說話…

小藍?噢!

阿赤意識到自己的大腦袋正在枕著的就是小藍的兩腿,立即急忙的張開了眼,坐直起來。

「那麼愛睡,你快要變豬頭了!」小藍毫無異樣,一逕地笑。

「本來就是豬頭了。」阿赤抓抓頭,笨笨的說。

「下雨了!」小藍望向窗外,語氣中不免帶點失望。

「妳會怕雨嗎?」阿赤笑說。

他想起了十多年前的農曆年初二,那個晚上天空下著微雨,他跟小藍卻對打在身上的雨粉視若無睹,手牽手的擠在人群之中,固執地一起欣賞節慶煙火。

「那今晚也是在雨中看煙火了。」小藍似乎也想起了同一段回憶畫面。

阿赤開懷的笑了笑。今早起來的遲鈍徵狀,到這一刻終於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雖然這是第一次來這主題公園,但阿赤並沒有太大的期待。只不過,身旁的小藍卻興奮得有點過了頭。就像小女孩般,只是在美國小鎮大街,胡亂的逛一逛,她便歡天喜地的笑個不停。

玩機動遊戲時,她大叫大嚷的,聲量之高,幾乎把阿赤的耳膜也給刺穿了。

就是看巡遊和音樂劇時,她看來也特別雀躍,笑聲從沒有停過。

「一定要帶他來玩!」這是小藍整天掛在口邊的說話。說的當然是她的孩子了。

阿赤卻覺得,就算小孩來到,也未必玩得比小藍開心。看著小女孩般的她樂此不疲的拉著他跑來跑去,剛玩完這個機動遊戲,便急急的趕去玩另一個,他開始懷疑,今天自己是被騙來帶小孩的。

然而,阿赤絕不能否認,這一天自他嘴巴發出的笑聲,實在比之前一年的總和還要多。

然後,終於,他跟她重溫了在細雨下看煙火的情景。

「還是那年的煙火比較好看。」身旁的小藍說。

「對呀!」阿赤和應。那年的煙火,大概他跟她也不會忘掉吧。

「阿赤阿赤!快閉上眼許願。」小藍突然嚷著,「要想著你最想見到的人呀!快閉上眼。」

「甚麼跟甚麼?」阿赤對小藍突如其來的說話完完全全摸不著頭腦。

「煙火快完了,快閉上眼吧!」小藍索性舉起兩手,以手半掩蓋阿赤雙眼。

「妳幹嗎?」阿赤哭笑不得。

「煙火完結前許願,願望一定會實現的!」小藍固執地堅持。

阿赤失笑起來,卻依言閉上兩眼。

要許甚麼願?想見到誰?大概是綠凝吧,但見面又如何?她已經是別人的太太了,她的丈夫百份之一百不喜歡她跟自己見面呢。除了綠凝,還會有誰是他一直放在心上的?

想了又想,阿赤發現,如果真要許願,他此際最希望的就是,往後的日子,眼前的這個她也要像今天般開心快樂…

許過願了,他張開眼,想要胡亂說些甚麼來責怪他願望中的她時,卻發現面前的她竟然在幾秒之間換了個人!

「生日快樂!」

(#04 100%)未完待續

(每星期一、四更新。不定期加更)

如果喜歡了,別忘了大聲告訴全世界!所以,拜託拜託,別忘了 [訂閱、按讚、分享、留言] 呢!

川字房: 傳送門01 傳送們02

前文列表: #01 #02 #03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