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1314》#00 峽谷彩虹

泛著看得通透卻鮮艷奪目的七色,由谷底開始慢慢伸延著。巨大的半圓彩帶就這樣在我們面前一刻比一刻深刻起來,色彩愈來愈清晰,愈來愈動人。峽谷彩虹在還瀰漫著未來得及完全消散的雲霧中,驕傲地探頭出來,橫越了那一片朦朧,跨過了山頭。就像於看不清前路的時刻,破清了眼前視角上的障礙,讓我們看得見遠處的彼方,也看得見一直期待著的迷人風景。先前的失望,到這時刻都化成希望的粒子,由眼前景象的發送下,湧進了我的體內來。
特意為重新連載而製作的專屬封面圖

來到峽谷機場時,剛好是中午時份,陽光一直隱伏在直像擠壓下來的層層白雲後,令天空展現出一點點流露著淒迷的美。

這是我已不知道第幾遍來到美國的西岸了,可是踏足亞利桑那州,這卻是頭一糟。

原本來找尋一個人,目的地是加州的洛杉磯,此刻竟然來到這裡,絕對可算是一時的心血來潮。

感覺的帶領下,準備來一看世上七大自然奇蹟之一,就似是有著什麼在那頭等待著我一樣,或者是一個人?或者是一些事?我不知道。

「簡直難以相信!竟然在這裡遇到你!」未開始起程到大峽谷,便看見了熟悉的人。

這是個有趣的好朋友,雖然算不上是深交,但每次見到她,心情總不會差。

但我知道,把我牽引到這裡來的,不是她。

「我來…」

「你來美國,只有兩個可能性了。」她笑說:「不是工作,便是找『她』吧,對嗎?工作的話沒可能有這樣的閒情逸緻,可以抽出足足一天的時間來這裡吧。」

「什麼也給你說了。」我沒好氣。

「有沒有參加本地的團?」她把給擱在地上的背囊揹起來,說:「沒有的話,待我作你的導遊吧。」

「我打算乘直升機。」

「我有車,駕車去吧。」

「聽說到不了峽谷底哦。」

「今天直升機也起不了飛,信我吧。」

身為旅遊雜誌的記者,職業上為了詳細介紹風光名勝,她應該比任何導遊更加清楚每個旅遊點的細節吧。

嗯,沒錯,我來到美國是為了找『她』。

然而,在我起程找尋想要再見的那人之前,我來到這裡,遇見認識的人…

然後,我坐上這位朋友的車子,進行一段遊客觀光之旅。

這一切就似是為了給我安排著準備著…

在尋找『她』,還有其後的重聚之前,先讓我放下緊張和患得患失的心情,放開懷抱。

「這裡是天使之丘…」她把車子停了下來,看著擋風玻璃外,緩緩落下的雨點,幽幽地嘆口氣,說:「怎麼搞的!我每次來到這地方,就算是晴天也總會下起雨來。」

「你來過多少次?」我笑問。

「應該第八次了。」她淡淡的苦笑著,「第一次是跟在橋來的。」

「嗯,那我明白了…總是下著雨…」我也不知應該再說什麼了。

她轉頭瞪了我一眼,然後甩一甩頭,重重的吁了口氣。

「下著雨,是不是也有下著雨的美?」我跟著她走下車子,意有所指的說。

「根本什麼也看不見啦。」她嘆氣的說。

「導遊!你是不是想不幹了?」我沒好氣的說。

她斜睨了我一眼,然後撐起早有準備的傘子,來到我身旁,開始她刻意公式化的介紹…

「…由這裡看下去,是欣賞大峽谷橫跨二十五英里最廣闊的視野…」說呀說呀說的,然後頓一頓,帶點氣餒的說:「早告訴你了,根本什麼也看不見。」

我循著她的指示,靠近山崖邊緣往外看去。

的確,除了雨水帶來的白白霧氣外,就只能看見峽谷山岩淺淺的輪廓。

我倆慢慢地沿著山邊走,整個峽谷都充滿著水霧,把一切都遮蔽著。

矮身的石欄一直延伸著,直到不遠處那所售賣紀念品的店舖,過了它之後仍是一直的延伸著…

走了一段路,霧氣沒有丁點兒的減少著,天空更開始下著雨。

什麼也看不見。

原本想要放開的懷抱,到這時候再放不開來,患得患失的心情重新湧進腦內去。這會不會是我此行真正目的將會失敗的預告?

我淡淡的苦笑起來。

「我們進去坐坐吧。」充當導遊的這好友,比我苦笑得更厲害呢。

我抬高頭,感受著愈落愈大的雨水,點了點頭。

她帶著我往回走,到了來路中心的一所店子。

那是給遊客竭腳休息的地方,有幾張沙化,布置就像有著邊爐的起居室,讓人感覺舒服得很。

「他們…」好甩一甩頭,然後自嘲地牽了牽嘴角,「他過得還好嗎?」

「仍是老樣子,他們兩夫婦真是工作狂呢。」我故意說:「也幸好他們替我處理『宏圖』的工作,我才可以偷空過來找『她』。」

她點了點頭,再沒有說什麼了。

「大夥兒也過很好。」我補充的說:「所以,你也要好好的活。」

「再見,是一個期望跟一句祝福。」她笑說。

「嗯,期望早日再次相見,祝福對方在那天來臨之前好好的活。」我也笑了。

我跟她不約而同的往外望去。

然後,她面上的表情戲劇性地轉變了!笑容自嘴角之間愈變愈大,笑意湧上了眼眉,就連她短短的秀髮也似是開心得躍動起舞!

「彩虹呀!」她撥一撥給吹得胡亂飛舞的短髮,站了起來,二話不說的拉著我往外走去。

我終於見到把我牽引到大峽谷來的景象了!

雨停了,雲霧開始散去,峽谷的真面目慢慢地展露出來…

我們走到山涯邊緣,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廣闊的山谷,那絕對是天然的奇蹟。

光禿禿的巨石山丘,在雨後陽光中亮著不同的顏色,光線的襯托下就像一直變著色,似是整個峽谷也活過來了…

還有給陽光正正打著的那一截石丘,就像光頂一樣,其上孤立高聳的一塊柱狀大石剛好迎上了大部份的光線,成為了整個峽谷中的明燈…

她的手狂揮起來,指著前方。

那裡有一條彩虹,泛著看得通透卻鮮艷奪目的七色,由谷底開始慢慢伸延著。巨大的半圓彩帶就這樣在我們面前一刻比一刻深刻起來,色彩愈來愈清晰,愈來愈動人。

峽谷彩虹在還瀰漫著未來得及完全消散的雲霧中,驕傲地探頭出來,橫越了那一片朦朧,跨過了山頭。就像於看不清前路的時刻,破清了眼前視角上的障礙,讓我們看得見遠處的彼方,也看得見一直期待著的迷人風景。

先前的失望,到這時刻都化成希望的粒子,由眼前景象的發送下,湧進了我的體內來。

「這是好兆頭呢。」她雙眼仍被大自然奇蹟的美麗吸引著,滿足地笑著說:「我去過那麼多地方,也真是頭一次目睹這麼一大條彩虹在眼前出現,距離還這麼近。」

「嗯,而且是在令人失望的驟雨過後。」我有感而發的說:「我想信它在告訴我:一直沒能看見的,始終有可以見到的時刻,而且比想像中更加美好。」

雨後會探出彩虹;失望,然後出現了希望。

「我會跟您再見的,對嗎?」我心底這樣說著。

沒有一刻比現在更加有著跟『她』重聚的信心了。

「哇!雙重彩虹!」身旁的她高呼起來。

我循著她略帶點震顫的手所拍向的地方望去,在原本的七色彩帶旁邊,平行的出現了第二條彩虹!它們雙雙畫過了天際,傲立於峽谷之間…

數分鐘前,就算有人告訴我將會看得見這樣的動人景象,我想說什麼我也不會相信。那時雨霧像跟我們作對一樣,要我遠道而來卻什麼也看不見,似乎要讓我失望而回的。

正如差不多十年前的那時候,我怎樣也想像不到我仍然可以抱著希望,仍然可以擁有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未完待續



若你或妳喜歡川的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 #川說對話 ︳《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小說人對話小說人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喜歡的話,希望不要吝惜,給川一點支持!
別忘了[收藏]、[拍掌]、[打賞]、[分享]、[留言]呢!
如想看更多,記得 [追蹤] 及 [訂閱] 魔音樂土 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6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