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咫尺之間的牽掛》#00 別離演習

特意為重新連載而製作的專屬封面圖

韓樂熙站在港鐵月台上,舉起手,大力揮舞。

「再見!」

已站進鐵路車廂的康貝盈,靠在車門旁,沒好氣地斜睨他。

「再見!再見!」樂熙像個頑童,動作浮誇得可以。

「你只有一程車時間喲。真的在這裡說再見嗎?」貝盈差點沒翻白眼。

鐵路廣播正於此刻傳來,車門快要關上。

警告提示也隨之響起,月台上的其他人已準備目送列車離站。

「當然不!」樂熙閃身走進車廂,幾乎撲進貝盈懷裡。

「這也好玩的。」貝盈憋不住笑起來。

「我只是想看這個。」樂熙提起手,在貝盈的笑臉前比了比。

「你還見得少嗎?笑得多容易長皺紋,到時你要負責呢。」

「好呀!我一直都想負責。」樂熙的嘴巴湊近到幾乎貼上貝盈的耳朵,柔聲說:「只要妳願意。」

貝盈沒再回應,似笑非笑,別過頭去,凝視車外黑漆漆一片。

樂熙亦沒有再繼續說些甚麼,自然而然地退回保持禮貌的距離。

二人之間突然一點聲音也沒有,只聽見他們以外其他乘客的零碎交談聲。

「喂!你不說話?」貝盈回個頭來。

「喂!妳不說話?」樂熙模仿貝盈,語氣表情學得十足。

貝盈失笑。明明認識半輩子,明明已經很熟悉,但樂熙仍是能夠輕易惹得她發笑,讓她沒辦法狠心「對付」他。

「沒關係,妳不想說話。那麼,這種『粗重』工作,由我來做吧。」樂熙聳聳肩,一副毫不介懷,卻又像在說反話的可惡表情。

貝盈撓起雙手,笑望樂熙,任由他說下去。

樂熙神氣活現似地張口,卻沒說出話來。

然後,彷彿一下子洩氣,他嘆了重重一口氣。

「沒事吧?」貝盈有點明知故問。

「沒……會有甚麼事?」樂熙似嫌自己說得不夠牽強,還要打個哈哈,堆出一個扭曲了似的笑容。

「別這樣。這程車還未完呢。」貝盈笑一笑,舉手拍了拍樂熙的頭。

「以前,我不知道妳這麼粗魯。」樂熙回復自然的笑容,作勢反推貝盈。

貝盈笑嘻嘻地退開,卻沒能避過。樂熙的手仍是碰到她。

只是,一碰到貝盈,樂熙看似用上了一點點力道的手掌,變得軟軟綿綿。鬧著玩的動作,突然變成溫柔的舉動。

他的手順隨貝盈的短短髮絲,輕撫她的臉頰,停留在她下巴的位置。

「妳的臉很細小。」

「是你自己的手太大。」貝盈又把臉孔轉往別處,脫離樂熙厚大溫暖的掌心。

「一雙手怎麼大也沒用,可以握緊的東西其實不多。」樂熙點點頭,淡淡地笑起來。「像列車的扶手,我便常常握不緊。」

繼而把說話付諸實行,裝作甩手,鬆開扶手,向後跌退兩步。

「別鬧了。」貝盈把樂熙拉回身邊,失笑:「你以前很害羞,怎麼現在變得這麼胡鬧?」

「沒有抵觸呀!在某些人面前,我仍然很容易害羞。」樂熙重新握緊扶手。

「至少對我不是。」

「就是因為害羞,所以才要胡鬧,否則連好好一句話也沒法說。」樂熙微笑。

貝盈失笑起來,然後愈笑愈開懷。

她自己也不知為何,在樂熙面前,本來就毫無笑點的事,也能教她的心情完全輕鬆下來,暢快開懷。

樂熙就有這種能力,在貝盈的生活中,灑下一串一串笑聲。

離開鐵路站,步行用不上五分鐘,二人便來到貝盈暫時獨居的住處。

在住宅大樓的大堂門前,不約而同,又或者是已有默契地,他們幾乎是同一秒停下來。他跟她也沒有說話,只是肩並肩站在門外的小廣場。也沒有面對面讓四目交投。

這是晚飯時段,本來應該有不少來來往往的住客。可這時候卻像突然配合起來,住宅大樓內外,除了門後管理處年約半百的管理員,便只有小廣場上佇立的二人。

「要回去了?」樂熙終於說話。

「要回去了。」貝盈回答得連她自己也不確定。

「那麼,要說再見了?」

「嗯,要說再見了。」

樂熙把頭轉向貝盈,細看她細小的側臉。

這,或許是他數年來第一次這般不捨得一張臉。

貝盈回過頭來,迎上樂熙熱熾的兩眼。

他的眼神,她感到似曾相識。在很久很久以前,同一樣的視線,有十分長的一段時間,一直一直,緊隨著她。

現在,卻是送別這雙眼的時候。

「真的,要走了。」

「嗯,那麼,再見吧。」樂熙聳聳肩,看似沒所謂,但理應輕鬆的動作,卻與繃緊的身體毫不協調。

「別這樣嘛。」貝盈水汪汪的一雙眸子,定定地凝視樂熙。

數分鐘前笑意滿滿的臉龐,此刻仍是掛著一抹笑容,可是任誰也看得出,那只是牽起嘴角的動作。這動作中,一點喜悅也沒有。

「喂!小朋友,別要求太多喔。」樂熙伸手,輕輕捏了捏貝盈的鼻子。「要做違背心裡意願的事,動作不自然也無可厚非吧。」

「別說得這麼為難,好嗎?」

「好好好,那妳快點入去吧。趁我沒有哭出來之前,快逃!」樂熙笑得很冷。

「你才不會。」

「給折穿了!妳以為妳是誰?為妳流眼淚,我很蝕本呢。」樂熙乾笑兩聲。

「不如,你走吧。我想看著你走。」貝盈深吸一口氣,認真地說:「沒理由每次也是你看著我進去,我也想看看你的背影。」

「誰叫妳的名字叫『背影』?」

「笑話來的?很冷喲。」

「那,我走了。」樂熙隨意揮揮手,準備轉身。

「不要掛念我呀!」

背對著貝盈,樂熙閉上眼,留下一段說話,邁步離開。

「可能又要數年後,才能再見,很難不掛念吧。」

數年……

這是他跟她久別數年,重逢再遇的一個月。


未完待續



若你或妳喜歡川的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 #川說對話 ︳《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小說人對話小說人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喜歡的話,希望不要吝惜,給川一點支持!
別忘了[收藏]、[拍掌]、[打賞]、[分享]、[留言]呢!
如想看更多,記得 [追蹤] 及 [訂閱] 魔音樂土 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2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