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1314》#00 洛城初雪

我…是頭一次能夠以旁觀角度重溫腦袋裡的回憶片段,也是第一次發現,原來那時候的我們,似乎都已經察覺到彼此心裡在想些甚麼。是妳嗎?讓我倒帶倒過頭的回到那時候,是有甚麼想告訴我?是關於我們這個小小圈子?是…
特意為重新連載而製作的專屬封面圖

「你怎麼呆在那裡呀?」頭髮給理得短短的男孩走到站在落地玻璃前的好朋友身旁,一邊吃著糕點一邊說。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那麼遠的地方。鳴林,你來過多少次了?」

「蘇兆宗蘇大少爺呀,『達見企劃』的基地在曼克頓呀。爸跟媽整年都在這裡,你自己想想我跟大妹細妹來過多少次?」鳴林沒好氣的說。

「祖父的財團在這裡也有分部呀,他一直也留在香港,你爸媽怎麼要整天在這裡?把你們三兄妹留在香港?」兆宗想了一想後說。

「你管什麼。」鳴林看著窗外的繁華都市,天色已黑但這裡四處也仍是燈火市明。「你管你的雷茵啦。」

「他們都睡著了吧。」兆宗回過頭來望望門口說:「這是你家的酒店,為什麼要我管?」

鳴林拍拍額頭說:「Jean呀!你對感情真的很遲鈍耶。」

「十二歲小孩說什麼感情?」兆宗老氣橫秋的說:「這個年紀想想將來做什麼才正常吧。」

鳴林沒好氣的往床上撲去,舒展著四肢不再理會仍是站在窗前看著夜景的好朋友。

兆宗俯瞰著如同不夜天似的街道,笑了起來。

由少到大最親厚的便是祖父母,祖父幾乎每天都在忙,根本沒時間。不要說遠行,就是一起吃飯的機會也不多。

雖然如此,但兆宗跟他祖父母的關係從少就很好。最低限度每天至少也會聊聊天,那怕是那麼的一點點時間。想到這裡他便覺得自己比鳴林幸福多了。

「你不是真的在想將來要做什麼吧。」鳴林坐直起來,拿起了床上的摟枕當足球般踢向好友。

兆宗輕易的接過了,把摟枕毫無困難的反踢回去。兩人就這樣一邊踢著摟枕,一邊哈哈大笑起來。

「Jean哥哥和鳴林哥哥在裡面發瘋了。」門外傳來了小女孩的聲音。

「小雨,不要那麼大聲。」另一個女孩說著。

鳴林跑到門前,大動作的打開房門說:「小雨、曉晴!怎麼還不去睡!」

「哥又在嚇唬人家。」鳴林的大妹思敏在隔壁房子走出來說。

「怎麼大家也沒睡?」兆宗走到鳴林身旁,看著左右兩邊的鄰房門都給打開來了。

鳴林的小妹思慧拉著姐姐的手二話不說便跟小雨和曉晴一起鑽進鳴林和兆宗的房間去。

鳴林看著這四個小女孩,哭笑不得的說:「不要恃『小』賣『小』。我跟Jean準備要睡了。」

「你倆好歹是最年長的,怎麼不懂得照顧一下小妹妹。」

兆宗看著來到眼前來的少女,做了個完全沒辦法的表情。

「茵姐,妳跟我們同年的,妳來照顧她們吧。」鳴林苦著嘴面的說。

「茵,算了。鳴林從少到大就是這麼不負責任呢。」雷茵身後來了個帶著另一個小男孩的少女,笑說著。

「好了,雪瑤和雪靈都來了,只差在橋一個。」鳴林哭喪著臉的說:「十個人堆在一間房!Jean你說啦,這是什麼搞頭呀?」

「在橋也來了。」兆宗看見抱著三瓶紅酒正經八百地來到的男孩,向鳴林攤攤手說:「都來了,我們便好好玩一晚吧。」

「小子!你那裡找來這些?」鳴林走上前搶過在橋手上的紅酒端著看,「那是我們酒店專用的餐酒。小子,你要喝這個要多七年呀。」

「靈哥哥,在橋哥哥,我們來喝酒!」小雨從鳴林手臂下鑽出來,拉著雪靈和在橋跑進房內去。

於是,十個由少一起長大的友伴就這樣堆在一間酒店房間中嬉笑玩鬧起來。兆宗看著大家,感覺很溫暖。

這是第一次十人一起旅行,但他怎樣也沒想過那也是十人最後一次聚在一起了…

小雨抱著酒瓶,哇啦哇啦的喝著。曉晴靜靜的坐在她身旁,滿面好奇的看著她。雪靈給思敏拉著跟她和思慧一起看著街外夜景。

鳴林還在踢著摟枕嚷著笑著,雪瑤和雷茵跟兆宗還有在橋一邊喝著酒,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然後在橋在大家眼前無緣無故的哭了起來…

「怎麼了?」兆宗拍拍他的肩膀,關切的問。

大家也走了過來,圍著在橋你一言我一語的問著問著。

「哈哈…」在橋抬起頭來看著大家,惡作劇的笑起來,高高的舉起酒瓶說:「來,我們一起喝一杯!」

「她已經醉了啦。」曉晴指指躺在她腿上,滿面通紅的小雨說。

「她喝了酒,所以面紅。」鳴林給大家每人倒了杯酒,然後吃吃的笑說:「怎麼妳沒喝酒,望著雪靈時也面紅了?」

「鳴林哥哥總是欺負人家!」曉晴羞怯怯的抗議著。

「Jean和茵姐怎麼愈坐愈貼近的?」鳴林指著二人嚷著。

「鳴林你很吵。」雪瑤沒好氣的說。

「雷姐姐跟Jean哥哥在談戀愛!」醉掉了的小雨閉著眼卻突然坐直起來朦朦糊糊的囈語,「靈哥哥,敏姐姐很喜歡妳呀,曉晴也是我也是…鳴林哥哥也…」

「妳在說什麼呀。」思敏反應奇快的說。

曉晴卻什麼也沒說,只是早已紅著的面孔更紅了。

「下雪了。」在橋看著窗外,輕輕的說。

「很漂亮。」雷茵仍舊坐在兆宗身旁,兩人一起看著窗外飄飄而下的白雪,牽起了甜甜的笑容。

「雪是上天給我們洗淨前塵的禮物。」一直以來也是冷冰冰的雪靈突然說。

「是送給有情人的禮物吧,像你。」鳴林搭著這其實他一直偏心溺愛的小弟弟,一起看著翻飛著的飄雪。

「如果有音樂,我們可能會看到雪都在起舞吧。」雪瑤代替了曉晴,讓小雨的頭躺在她腿上來,輕輕的說了這樣的話:「我們都在白色的天空下聚在一起,將來如果各散東西也會在白色的天空下重聚。」

「如飄雪般跳著舞嗎?」思慧一面憧憬說。

「我們十個人一起跳舞,我只能想像到像印第安人般圍著火堆吧啦吧啦的唱著土人歌,跳著求雨舞。」鳴林笑說。

「哥!你很不浪漫。」思敏一直便喜歡跟哥哥對著幹。

兆宗看著細雪,還有身旁的茵,聽著大家的說話,感受著這趟旅行最後一天的特別感覺。

我們會一起長大,將來也一起生活,一直到大家都有了家庭,也維持著這樣的友情吧。

兆宗想著,但沒想到這已經是最後一次十個小孩子聚在一起,偷喝著酒談著人細鬼大的話題了。

那是1987年,蘇兆宗十二歲時的一幕…


我…是頭一次能夠以旁觀角度重溫腦袋裡的回憶片段,也是第一次發現,原來那時候的我們,似乎都已經察覺到彼此心裡在想些甚麼。是妳嗎?讓我倒帶倒過頭的回到那時候,是有甚麼想告訴我?是關於我們這個小小圈子?是…


未完待續
#1314



若你或妳喜歡川的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 #川說對話 ︳《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小說人對話小說人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喜歡的話,希望不要吝惜,給川一點支持!
別忘了[收藏]、[拍掌]、[打賞]、[分享]、[留言]呢!
如想看更多,記得 [追蹤] 及 [訂閱] 魔音樂土 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1314》#00 峽谷彩虹

6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