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咫尺之間的牽掛》#01 突然好想你

韓樂熙有兩個不知算好抑或壞的習慣。首先,就是不愛直接通電話。本來三言兩語,前後不到三十秒的通話,他寧可花一兩分鐘打訊息。除此以外,差不多十年來,他都總愛乘搭公車。他就是喜歡公車,如非別無選擇,絕不會另選別的交通工具。打訊息,尤其像此時此刻,正在坐公車的時候,記不起何時開始,成為樂熙的上佳娛樂。然而,他願意發訊息的對象,其實一點也不多......
特意為重新連載而製作的專屬封面圖

韓樂熙有兩個不知算好抑或壞的習慣。首先,就是不愛直接通電話。

本來三言兩語,前後不到三十秒的通話,他寧可花一兩分鐘打訊息。

除此以外,差不多十年來,他都總愛乘搭公車。

明明獨居的家,步行不到五分鐘便是港鐵站;明知鐵路沒有交通問題,時間路線都容易控制。又,他自己也有駕照,亦有可以用以代步的車子……然而,他就是喜歡公車,如非別無選擇,絕不會另選別的交通工具。

打訊息,尤其像此時此刻,正在坐公車的時候,記不起何時開始,成為樂熙的上佳娛樂。

然而,他願意發訊息的對象,其實一點也不多。

公車剛轉入大直路,司機似乎把車子愈駛愈快了。樂熙計算過,這一段高速公路上,他可以寫一段滿百字的訊息。

「突然好想你,你會在哪裡──」

五月天阿信的歌聲,突然自他的手機傳出來。而且,聲量不小!

「嘖!」身旁本來好夢正酣的陌生乘客,幾乎沒有用兇狠眼神把樂熙殺掉。

「呃!」樂熙不好意思地道歉,連忙接聽來電。

早上繁忙時段來電的人,絕對是稀客。因為平常這時候樂熙仍然在睡,打擾他好夢的人,總沒甚麼好結果。

然而,看見來電顯示後,樂熙發作的念頭,立即煙消雲散。

「羚,沒事吧?」他對正話機,柔聲說。

「你那麼早起床了?真稀罕呀!」

「今天約了電台的人談點事,不得不早起。」樂熙如實作答。

「我問你,你怎麼一跟我分手,便瘦下來?」

別人聽見,大概會以為在問:是否我跟你分開了,所以你為情消瘦?

但樂熙知道不是。因為電話裡頭的那個她,幾十天之前在他們仍是情侶時,便總嚷著要他減肥。

「不是刻意的好不好?」樂熙沒好氣。「近來忙得快要斷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想胖也沒法胖起來。」

「又不是怪責你,幹嗎辯駁?」

樂熙總是拿對方沒辦法。無論是在一起的時候,抑或分開了之後。

他這位前度女友楊蔚羚,大概天生出來便是他的剋星。他們在兩個月前超乎常理地和平分手。那一天,樂熙沒有忘記。   


那一天之前,他跟蔚羚已經足足有兩星期沒有見面。她一向多朋友、多節目,能夠分配給樂熙的時間從來不多。樂熙一直充當體諒的角色,不是不聞不問,而是把選擇權留給對方。

如果蔚羚要見她,只要一通電話,他便會走到她的跟前去。如果不,那麼,堅持要見面,也沒有意思。

然而,他自以為是的體諒,卻成為一個那一天那一段對話的開場白。

「其實,你不夠愛我。」沒有見面第十五天,電話另一頭的蔚羚嘆一口氣。「你有沒有發現?其實,我們之間很早之前,已經欠缺了一點東西。」

「熱情。」樂熙淡淡地為蔚羚的說話下註解,彷彿這答案早已徘徊心底。

「對呀!就是這樣,你從來不會為見我一面,要求我推掉別的節目。」

「原來妳想我阻止妳其他節目?」樂熙有點哭笑不得。

「我感覺不到,你有多想見到我。」

原來體諒,也可以變成愛得不夠的表現。樂熙手握電話,除苦笑之外,不知還可說甚麼。

「我們太像好朋友,甚至兄妹,卻不似情侶呢。」蔚羚的聲音不無不捨。

就這樣,沒有歇斯底里,沒有力挽狂瀾,樂熙答應了分開的要求。

原因是否真的如蔚羚所說,倒不用深究。然而,值得一提,倒是被甩的樂熙奇人奇事似的平靜態度。至少在任何人面前,他也努力做到心如止水。

實情卻是,樂熙任由自己,盡情傷悲一星期。

那七天過去,他自問已可以很自然地面對蔚羚。反而,她卻一直躲他。要到幾天前,才真正接受與樂熙的關係已改變,由戀人轉化為好友。

明明提出分手的人是蔚羚,但他面對她,就是沒辦法生氣。她卻似乎比樂熙更傷心更介懷。

「你說,是不是很奇怪?」蔚羚這幾天,每次來電也會詫異他們現在的關係。

「沒有呀!難道要反臉不成?」樂熙已忘記自己回答多少次了。「妳究竟要不要說,打來是幹嗎?」

「沒事不能打給你?」蔚羚這是明知顧問。

「沒事打來,我會誤會妳掛念我。」樂熙吃吃地笑:「妳想跟我復合嗎?」

「才不要!」蔚羚反應快得連半秒停頓的空白也沒有。

「別鬧了。究竟甚麼事?」

「我……」

「砰!」一聲巨響,隨之而來一下猛烈衝擊,狠狠截斷蔚羚的說話!

不,應該說,是樂熙的手機不知飛到哪裡去,所以根本聽不到蔚羚的說話。

公車上層的乘客,包括樂熙在內,九成都在東歪西倒。頭肩撞在車窗或前座的,呻吟呼痛;也有不少人倒在座位之間的走道上,尖聲呼叫。一時之間,本來靜靜的車廂,充斥著混亂。碰撞聲和叫喊聲不斷。

樂熙完全搞不清狀況,只知道自己的額頭,已因重重摔在前座椅背的硬膠扶手而腫起一片。他的手機,連同原本抱在懷中的隨身背包,已不知到哪裡去了。

「有沒有人受傷?」

「這裡有人流血!」

「那個人好像暈過去了!」

「幫幫忙,這裡有個孕婦不斷喊痛!」

樂熙想抬頭看看車廂中有誰需要援手,卻又力不從心地跌坐地上,沒能即時爬起來。

「撞車了!兩輛公車撞在一起了。」

不知哪來的小孩子,竟然興奮地宣佈交通事故。

足足整整三分鐘,樂熙的身體機能才全面恢復。他立即站起來,左顧右盼看誰需要幫忙……

大約一小時之後,擾擾攘攘,感到不適的人終於全被送上救護車,樂熙和其他無恙的乘客,才狼狽地離開現場。

兩輛公車相撞,幸好卻沒有傷亡。樂熙所乘的公車左邊車頭全給撞毀了,車長仍能安然站在車外主持大局,實在是奇蹟。

樂熙好不容易找回四散的財物,腳步不穩步下車廂的階梯時,有種必有後福的感覺。大難不死嘛,或許是某些好事的先兆也說不定。對於自己在此時此地,竟然仍可以有這種想法,樂熙不禁佩服自己。


站在兩輛已不能再動起來的公車旁,樂熙很想抽根煙,然後找個途人幫他拍張照片留念。畢竟,遇上表面看來十分嚴重的車禍,劫後餘生,實在值得記住。

可惜,背包中的香煙,已給撞至切斷變形,滿滿煙包裡,一根可以抽的煙也沒法找得到。

他嘆口氣,抬頭環顧四周,想要找找同道中人。

卻,愣住了。

在另一輛肇事公車旁,一個人跟樂熙有同樣的反應。

一名短髮纖瘦的女生。

一張雖有變化,但樂熙一輩子也忘不了的臉孔!

腦袋裡彷彿響起轟隆隆的巨響,樂熙發現他的兩腳,被牽引似地,一步一步往那女生走過去。

那張臉愈來愈近,一雙水汪汪的明亮眼睛,迎接著樂熙的視線。

不足一呎的距離,只要再多移半步,彼此便碰在一起時,樂熙才停下來。

四目交投,然後是一致的牽起微笑。他跟她,不分先後地輕輕吐出一句話。

「很久沒見。」

「妳好嗎?康貝盈。」樂熙聽見自己有點生硬的聲音。

「怎麼叫全名?很難聽喲!」對方放鬆地笑起來。

「『看背影』。認識妳之後,便一直覺得這名字很好聽。」樂熙的表現,像回應對方的輕鬆,慢慢變得自然起來。

「那你是『看樂器』了?」貝盈似是一笑便停不下來,吃吃地說:「你很無聊呢。」

「走吧!」樂熙拉起貝盈的手,說:「趁我們沒被留下來協助調查,我們快逃。」

就這樣,他拉著她,快步離開現場。

「喂!」走上一段路後,貝盈輕呼一聲。

「呃……」樂熙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仍緊握著貝盈的手。

連忙放開對方後,他抓了抓頭,兩耳連臉頰瞬間通紅。

「數年不見,你變得大膽多了。」貝盈不以為忤。

「看見妳,情不自禁嘛。」樂熙聽見自己口不擇言。

事實上,樂熙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在看見貝盈的一刻起,他感到自己突然變得不像自己。無論行為舉動或對她的反應說話,完全不是韓樂熙一貫作風。

他心裡算一算。縱使快十年沒有面對面見過,可他跟她一直也沒有斷絕來往。透過電郵和SKYPE,甚或初期的書信,他們一直也在交換生活點滴。樂熙從來沒想過,再次見面後,自己竟會變得手足無措起來。

無所適從到,竟然胡言亂語起來!

「為自己而呼吸,為自己而心跳,為自己而快樂和傷心──」

蔡依林的歌聲,自貝盈看包包中傳出來。

貝盈從包包中抽出免提裝置,邊向樂熙作了個抱歉表情,邊接聽電話。

樂熙看著貝盈以流利英語應對通話,同時兩手卻在與免提耳機線搏鬥,憋不住笑。


未完待續
#咫尺之間的牽掛



若你或妳喜歡川的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 #川說對話 ︳《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小說人對話小說人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喜歡的話,希望不要吝惜,給川一點支持!
別忘了[收藏]、[拍掌]、[打賞]、[分享]、[留言]呢!
如想看更多,記得 [追蹤] 及 [訂閱] 魔音樂土 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咫尺之間的牽掛》#00 別離演習

2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