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咫尺之間的牽掛》#02 失約

他跟她認識很多很多年了。時間久得偶爾憶起二人昔日相處,腦袋裡的片段也會模糊不清。不過,樂熙記得很清楚,貝盈是他這一生之中,第一個喜歡的女生,縱然他跟她當年的關係,在互相剖白過後便行人止步。原本舉家移民洛杉磯的貝盈,近幾年已返回本市生活。他跟她,早就應該有很多重逢見面的機會。然而,樂熙卻總是藉詞爽約,使重聚一再告吹。這樣做的原因,很重很重,沉重得此時此刻想起,樂熙立即便後悔剛剛跟貝盈約定了午餐再聚。
特意為重新連載而製作的專屬封面圖

掛線後,貝盈二話不說把亂作一團的電線擲進包包,然後瞪眼直盯樂熙。

「你笑甚麼?」

「妳很忙碌呢。」樂熙依然在哈哈大笑。

貝盈想一想,旋即明白樂熙意之所指,自己也笑起來。

「我們……」二人不約而同,望著對方。

「吃個早餐,應該不會阻太多時間吧?」樂熙抓了抓頭。

「約了幾年,沒想到真的一起吃飯,竟然在早上呢。」貝盈輕輕點頭。

「為何我們相約那麼多次,也沒有一次成事?」

「不就是有人每次都推說抽不出時間,終於爽約嗎?」貝盈故作漫不經心。

「是嗎?哪是誰?」樂熙裝傻。

步伐自然而然地一致,二人一起往一所連鎖快餐店走去。

沒有甚麼令人回味無窮的食物,快餐店賣的更多次被人批評為垃圾食品。然而,他們就是毫不猶豫,雙雙推門而入。彷彿,別後數年,意外地再次相遇,本來就是應該到這店子來,紀念重逢。

「你是記得?還是隨意跟著我走?」排隊點叫食物時,貝盈側頭望向樂熙。

「記得甚麼?」樂熙的表情,早就已經回答「是」,口裡卻反問。

「記得當年……」說到一半,意識到樂熙在裝傻,貝盈便打住,失笑。「討厭!」

「重逢來吃這些,我就知道妳會討厭。」樂熙笑呵呵,以貝盈說的話來借題發揮。

「你變了很多。」貝盈突然認真。

「變得怎麼樣?」

「變得可惡多了!」

「那很好。便罰我請客吧!」樂熙二話不說,搶到貝盈前頭。

剛好排到櫃檯前,樂熙想也沒想,便叫了兩份不同的早餐。理所當然似地,他不需要問,便知道貝盈想吃甚麼。

「你記性還蠻好呢。」貝盈欣然接過餐盤。

坐下後,樂熙聳聳肩,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早餐說:「我只是自己吃甚麼,刻意叫一份不一樣的。」

「真的?」貝盈開始重新了解樂熙的行事模式,側頭,質疑。

「騙妳幹嗎?」樂熙垂頭望著滿滿的餐盤,開動。拿起便利刀叉,手忙腳亂起來。

「怕難為情喔?」貝盈淡淡地笑笑。

「妳還是一樣。」樂熙嘆口氣,苦笑說:「就一定要把事情拆穿嗎?留點想像空間,不好嗎?」

「可以可以。」貝盈吃吃地笑,神態表情明顯與她的回應不相乎。

彷彿意猶未盡,吃過一頓早餐後,樂熙提出共晉午餐的要求。貝盈似乎也早有這想法,沒有考慮太久,便微笑著,點頭答應。

目送貝盈坐上計程車,樂熙發現自己有點呆。

感覺很不真實,剛才一起吃早餐,不著邊際談東說西,無聊地胡鬧開玩笑,那對象真的是貝盈?

樂熙搖頭失笑。

他跟她認識很多很多年了。時間久得偶爾憶起二人昔日相處,腦袋裡的片段也會模糊不清。不過,樂熙記得很清楚,貝盈是他這一生之中,第一個喜歡的女生,縱然他跟她當年的關係,在互相剖白過後便行人止步。

原本舉家移民洛杉磯的貝盈,近幾年已返回本市生活。他跟她,早就應該有很多重逢見面的機會。然而,樂熙卻總是藉詞爽約,使重聚一再告吹。這樣做的原因,很重很重,沉重得此時此刻想起,樂熙立即便後悔剛剛跟貝盈約定了午餐再聚。

「突然好想你,你會在哪裡──」

電話響起阿信的歌聲。忽然之間,樂熙覺得這電話鈴聲在諷刺他自己。

這首歌、這句歌詞,正好說出多年來他因貝盈而起的念頭。可惜,卻沒有一次付諸實行。

樂熙嘆了口氣,接聽電話。

「你想嚇死人?」那邊傳來蔚羚的聲音,語氣透露出以前少有的緊張擔心。

「嗄?」樂熙忽然想要逗一下這前度女友。

「剛才有個同事遲到,聽他說有兩輛公車相撞呀!那正好是你習慣乘搭的那條行車線呢。」

蔚羚何時變得這般關心他?樂熙苦笑。

如果這份關心,發生在從前,此刻的他們會如何?

抑或,因為當時走得太近,所以原有的關懷,都變得不值一顧?

老掉牙的問題,可卻從來沒有誰能夠回答。

「……剛剛跟你在談電話,突然人又不見了,給誰聽到消息也會擔心!」蔚羚接著說:「沒事也不打回來給我。韓樂熙,現在的你變得很可惡。」

說話內容似是怪責,但樂熙卻聽得出真心的關愛。

能把感情以好友身分延續下來,真好。

「我遇上……」樂熙握著手機,兩眼目送一輛輛公車在眼前車道上經過。「遇上一個老朋友,談久了。」

嗯,就是老朋友。感覺上認識了一輩子的老朋友。

再與蔚羚多說幾句,掛掉線後,樂熙連忙趕往他本來要出席的會議。

身為一個沒甚麼名氣的創作人,樂熙知道自己沒有條件選擇工作,更沒資格缺席任何相關會議。

趕到電台,不出所料,足足遲到一小時!會議已在沒有他的情況下展開。

樂熙正打算負荊請罪,卻被相熟的唱片騎師幾乎用抱的攔住了。

「鄭斯基,幹嗎?」樂熙即時本能反應掙脫對方的熊抱。

「放心,你不是我杯茶!」斯基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這不是你要參加的會議。他們都出去了。」

「哦。」樂熙有點反應不過來。

除創作有關的事,他一向反應遲鈍。

「哦甚麼哦?他們出去實地視察呀!」斯基親熱地把一張便條塞進樂熙的口袋裡。「你失戀後,人變壞了。開始曉得歧視我!」

「怎麼?沒有,哪有?」樂熙尷尬起來。

「朗朗還叫你今晚來吃飯,我轉告他,你已把我們當異類,沒興趣來好了。

「我們的確不同類。」樂熙不好意思,但又覺得應表明立場。

「你大哥也會來,你自己看著辦。」斯基不以為忤,逕自去忙。

斯基跟朗朗是同性戀人,彼此關係親厚得比很多夫妻也要好。曾幾何時,樂熙的確對這一雙戀人有點抗拒,後來相處日子多了,卻發現同性相愛根本與想像是兩回事。更從他們身上,發挖到不少他應學習的地方。例如他們的真誠,又例如他們的細心。

至於今天的他,怎麼會有這種拒斯基於千里外的舉動,這就連他自己也一時沒搞清楚。或許因為他開會遲到心不在焉?又或許是因為與貝盈重遇,讓他心神恍惚。可絕不是因為他歧視斯基,這點他倒可以肯定。

依照斯基給他的便條指示,半小時後,樂熙終抵達開會的地方。

一齣廣播電台牽頭製作的音樂劇,將會舉行的表演場地。

現在的舞台,空空如也。樂熙卻可以想像到兩個月後,台上佈置有多豐富。

當然,會場中亦未有控制台,又或者其他燈光設施等等配套。這一刻的這地方,是由零開始的那個「零」。

樂熙選擇從事創作,就是因為一切均是由無到有。

「大編劇!終於來了?」找樂熙合作的監製,夾著滿是諷刺味兒的開場白,皮笑肉不笑走近來。

樂熙立即裝出一臉慚愧,迎接算得上是他其中一位伯樂的的男人。

大家都叫這男人作權哥,可樂熙打從開始合作那天起,便喚他作權爺。因為他在樂熙心目中,的確是「爺級」人物。要不是時間緊迫,樂熙知道自己根本不會被權爺看上眼。

會議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權爺實事求事的作風下,沒有多餘廢話,但只是詳盡而仔細地說一遍流程和他到底想要甚麼,便用上半天。與會者,除他這不太長進的編劇之外,當然還有導演和幾位統籌等等組合而成的創作團體。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幾小時瞬間即逝。

到散會時,天色已近黃昏!

樂熙把調校到靜音模式的手機,從口袋取出來的同時,愣住了。

竟然完全忘掉,與貝盈的約定!

怎麼可能?

樂熙懊惱不已,立即察看手機。

如果是蔚羚,應該至少有兩通未接來電和十則訊息,而其中一定有五則或以上是痛罵他的。

貝盈明顯不一樣。樂熙心裡想,卻忘記她跟他只不過是久別重逢的朋友而已,哪可能跟當時仍是戀人身分的蔚羚比較?

手機上,只有兩則訊息。

「對不起,工作太忙,沒空吃飯。遲些再約,可以嗎?」

這訊息叫樂熙重重吁了口氣。

「今晚會遲一小時下班,如果你到時有空,一起吃晚餐。我請客。」

樂熙幾乎沒笑出聲來。

幸好如此。他沒有失約,沒有在重遇第一天便留下壞印象。

樂熙再重複細看一遍明明只得幾隻字的訊息,臉上的笑容愈來愈開懷。

可是,看到訊息給送來的時間,他的笑容立即僵住。

第一則訊息,二時正。第二則,三十分鐘前,即六時許。

本來約好午餐的時間,是中午十二時半……


未完待續
#咫尺之間的牽掛



若你或妳喜歡川的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 
#川說對話
 ︳《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 《#1314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1314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1314

喜歡的話,希望不要吝惜,給川一點支持!
別忘了[收藏]、[拍掌]、[打賞]、[分享]、[留言]呢!
如想看更多,記得 [追蹤] 及 [訂閱] 魔音樂土 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咫尺之間的牽掛》#00 別離演習

《咫尺之間的牽掛》#01 突然好想你

2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