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小說人對話小說人】你行!你寫!

(edited)
大作家甲滿心期待。因為作為他最忠實的讀者,好友的感想對大作家甲來說,也蠻重要的。然而,他沒有等到拍案叫絕的歡呼讚嘆,卻只見好友不斷皺眉搖頭,說了一句「你寫死她,讀者會殺死你。」然後洋洋灑灑……不對,該說是滔滔不絕才對。總之好友就是說個不停,把大作家甲的心血評得個體無完膚!大作家甲面子掛不住,就拋了句「你行,你寫!」便把好友掃出家門!


浩川不是大作家,只是寫過幾十本小說,
又當過編劇被折磨慘了過,
所以也就累積了一些「不會那麼快給自己打敗」的心得。
分享一下,但願也搏得大家不吝拍掌讚賞,
就算不能,也討教討教。
創作人創造的,其實不是文字,也不是聲或畫。
那些都只是載體。我們創造的,是內容。
此為浩川《魔音》系列的書內漫畫圖,由現為動畫導演的 KC.5 Tommy Ng 所繪。(已得繪者授權使用) 小說人對話小說人川都用這張圖,有沒有誰懂當中意義?

本來想說一下命名這個動作。對於小說,是在講故事沒錯,是可以沒有名字說完一整個故事,這也沒有錯。然而,名字若然改得好,至少吸引到自己,那筆下的角色就活起來了!筆者寫他或她開心時,好自然會跟著快樂起來;若寫死他或她,筆者自己也會不捨,會難過。別輕看了這一點,小說是否能觸動讀者的心,首先就得看能否感動得了筆者自己,能夠連自己的情緒也被牽動起來,那才是真正在開始故事的創作。

然而,這幾天卻因為在故事平台上遇到一些都很可愛的人,就想先寫一下有關書評甚麼的。

已經忘記了甚麼時候在哪裡聽回來的都市傳說。據稱,曾有為某大作家甲編輯的前輩,說大作家甲的傲氣絕對說不得笑。某一次,大作家甲忽然心血來潮,把一名好朋友給抓來,讓他先睹為快讀其筆下某章回小說剛完成的章節,要這好友給他粗評一下,說說感受甚麼的。好友本身也是大作家甲的書友與讀者,自然非常樂意,而且興緻勃勃,急不及待站在玄關便開始拿著原稿紙讀起來!(若你或妳連原稿紙也不知道,證明還太年輕。換現代語來說,就當是平板吧,屏幕在顯示大作家甲的稿子)

大作家甲滿心期待。因為作為他最忠實的讀者,好友的感想對大作家甲來說,也蠻重要的。然而,他沒有等到拍案叫絕的歡呼讚嘆,卻只見好友不斷皺眉搖頭,說了一句「你寫死她,讀者會殺死你。」然後洋洋灑灑……不對,該說是滔滔不絕才對。總之好友就是說個不停,把大作家甲的心血評得個體無完膚!

大作家甲面子掛不住,就拋了句「你行,你寫!」便把好友掃出家門!

別誤會,還沒完。以上,其實只是個引子。

好友非常敬重大作家甲,於是就真的聽從他的氣話,開始搖起筆桿來!沒多久,他完成了第一部小說。再沒多久,他不單單是大作家甲的好友、書友、讀者,而是隨其步伐當上了小說作者,而且不是一般的寫作人,而是大作家乙了!

後來某一次,大作家甲那部小說已在報章連載完了,快要出版修訂本。他跟大作家乙說:「你果然行,聽你的!」於是故事裡的女主角不用死了,而且多了一個傳頌好多年的經典結局。至少川就為那結局著迷了16年。

川好喜歡那個故事,也喜歡上面所述都市傳說般的小插曲。畢竟到底是真是假,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誰知道,就不要深究了。

這裡想說的重點,有兩件事。首先就是所謂評語,其實是不是真的一種評斷論說?老作家都懂的一件事,就是沒有建設性的批判,只是情感宣洩的一種,個人主觀多於一切的情況下,那頂多算是感想,卻絕對當不上評論。感想,人人都可以發表,那是非常個人的觀後感、讀後感,不用甚麼根據,隨心而發,誰說不了?然而,評論不一樣,評語其實也不一樣。故事平台遇到的一個小年輕說得很不錯,試著去評論一件事、給一個作品落評語,為的不是要破壞它,而是希望看得見更好的!

川其實早已過了拿自己出來求評的時期,但也確實覺得如果有足夠的建言或啟發,川也不怕被打擊得體無完膚。或許當下會心塞了一下,但就像大作家甲一樣,往後自己也會面對會完善,因為我們怎麼可能不想自己孩子成長得更加好?

然而,最令人憎恨的,就是那些不負責任的言論。首先,根本沒認真在看故事,又或者根本就不了解事情,人云亦云,又或者標奇立異,為了與眾不同而與眾不同。再來就是,說評語的其實都不知道在評甚麼鬼東西,純粹看了個頭多看兩眼個結尾,過程靠自己粗略的腦補一下,就出手扼殺故事裡任何有可能超出他想像的發展。那些評,不評也罷。

再來的,罪不至死,卻不該縱容的,就是自帶過猛的豐富情感,把評語當成自己驚世代表作。若真的是創作,也還好,甚至可以很不錯。但放到評論上,就只能說錯得離譜。主觀情感加載下,到底可以有多少客觀而有建設性的分析解讀?嗯嗯,那絕對只是個人感想,想發表就書寫隨筆好了。

要評,首先要清楚在評甚麼?然後要知道足夠相關知識。好像有影評好喜歡評一部戲鏡頭怎樣怎樣,燈光都打錯了之類。然而,他連拍攝現場都沒到過幾次,知個屁燈光怎麼打?運鏡不是走個感覺就了事,場地上好多因素都會影響到鏡頭如何安排。再粗暴一點說,拍攝時每時每分都是錢,成本如何,就足夠影響一大堆拍攝安排了。一個其實只在抒發自身薄弱認知和感受的人,往往就狠狠批判以「拿生命在拍攝」來形容都不為過的電影人,憑甚麼?資深的,對此根本不會理。然而,初登殿堂的,說不定就這樣被扼殺了。評論者,你們拿的是筆(或打鍵盤),但其實跟拿槍沒分別的,請不要濫殺!

其實川不單在說書評影評,也在說任何喜歡自以為正義,卻只不過胡說八道不負責任的那些。(不想給他們命名。說是戰士太抬舉了,說是X民也侮辱了「民」)。要評要說沒關係,質素好的分分鐘有雙贏的促進作用。但沒營養,沒建設性,連基本解析也欠奉,甚或人身攻擊的,不了!

岔遠了。但其實也跟大作家甲乙的故事息息相關。大作家乙就真的做到了,他既深知大作家甲的故事,亦親身示範的去證明他足夠資格在相關領域上分享見解,甚至能夠一句點出核心問題:讀者們都太愛女主角了,不得不死嗎?沒有更好的結局處理?

老實說,若是在拍劇,若然大作家甲沒有修訂結局,川大概會是寄刀片最多的其中一個讀者、觀眾和粉絲。嘿!

小說,如果視之為商品,那是被稱為情感商品的一類。那個「情感」是讀者對故事、對角色之間建立的。如果作者也能融入其中,那是終極完美。但小說人,首先請相信你們的角色,他們會帶著你一起走。無論中途有多少障礙,請不要放棄他們,因為他們也絕對不會放棄你。甚麼評甚麼論,留個提醒給自己就足夠了,在那之前,先讓角色們與你一起好好走完這趟旅程,你會發現完成一個故事,你的成長幅度會大得嚇死你。

對一個故事的回顧與改善絕對是必須的,但前提是先要完成得了,否則就只是片段。不要太縱容自己,因為甚麼藉口原因(例如劣評),就去讓故事斷尾爛尾甚至無尾,這對你、你的故事、你的角色,都太過殘忍。來個兩三遍無法完整的創作,以後大概你就不用再寫了。

其實這裡也說及了章回小說和出版小說的分野。川自己也是近來才被點醒了記憶起來。

章回小說,是一個過程與結果同時並進的寫作旅程,意見或建議隨著章節更新,基本上都是即時實況就展現出來。由於是在不斷更新章節中進行故事推進,所以作者沒辦法以整體角度來先行審視,繼而修訂,才作發表。反而是先發表了,再審視,日後若有機會才作修訂。這與出版小說非常不一樣!

川習慣了出書模式,完稿、校稿,到編輯手上之前自己便先走了兩三遍。然後,編輯再加進來,又多走一兩遍。再加上二審、三審後再來個覆稿加藍紙校對,過程中太多機會讓自己多看幾遍,從不同的角度看出不一樣的感受與不足之處,在出版前大概至少可以以當刻最完善的版本去準備面世。川以前是非常龜毛的。我試過快快的交了稿,然後編輯在審稿時,我又交二稿三稿,總是怎也改不完,怎樣也不夠好似的。最後,在編輯被我迫瘋了的時候,才有定稿。後來,就換成編輯想把我迫瘋了,一個劇情我們改了數不清多少次,到最後大家都忘了已經多少稿多少校多少審了……哈!

現在,網絡小說連載是愈來愈普遍,也愈來愈容易。剛開始的、還沒開始的準小說人,相對以往,無論是章回小說抑或出書的,都要幸福得多。因為你們的編輯不只一兩個,所有初期讀者,都是你們的編輯!而且,不收費!甚至付費!所以嘛,千萬別辜負他們和生於這時代的幸福!還看?寫呀!

(剛剛有人提出,編輯的活現在川接不接。川心想,好想呀!創作人是富有得只缺錢的一群!然而,川自身難保!別忘了,川才回來個半月!嗚呀……)

話說,似乎這篇也示範了一遍故事裡人物有名字沒名字而名字又是否鍾愛那些情況當中的差別了吧……(有人想騙自己一篇抵三篇,下回懶得寫。雖然沒有誰期待你寫,但偷懶就是不對!(川自言自語中……似乎已在瘋……))



若你或妳喜歡川的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1314》|《#咫尺之間的牽掛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1314》|《咫尺之間的牽掛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1314》|《咫尺之間的牽掛




喜歡的話,希望不要吝惜,給川一點支持!
別忘了[收藏]、[拍掌]、[打賞]、[分享]、[留言]呢!
如想看更多,記得 [追蹤] 及 [訂閱] 魔音樂土 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人對話小說人】我看了甚麼?

【小說人對話小說人】瘋了就換個位

川字房開張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