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54 光華

希韻自我介紹的同時,腦袋裡響起魔音樂團昔日演出中,她經常說的招呼語。依據紀謠的形容,當時的希韻,整個人散發著白色的光茫,就似讓人置身美麗幻象中。為甚麼是白色?希韻心裡認為,那只是紀謠誇張的盛讚。而現在,當她再次叫出那時候的名字,從凌嬰兩眼倒映中,她發現自己身上一丁點光華也沒有…
姚希韻與紀謠|繪者:KC.5(Tommy Ng)

唱出第一節後,她的視線移到沒有一個人的台前空間。

微暖的,是頃刻轉身,朝我再接近的你
綿軟的,視線中沉溺,無法不著跡……

無人的表演場,沒有歡呼聲,也沒有掌聲,卻讓希韻憶起從前……

那時候,那支名叫「魔音」的樂團,女主唱名字叫「香」。

希韻的媽媽,是曾經短暫紅透本地樂壇的唱作女歌手香晴。以媽媽的姓氏為名,延續歌手美夢,是希韻從小到大的願望。這願望,在幾年前實現,在實現兩年後告一段落。

離開了魔音樂團,希韻從沒想過有機會再站在台上。

沒有觀眾,只有鼓聲,但她卻彷彿藉著自己的歌聲,回到了過去……

一曲唱罷,她大力喘氣。

不是生理狀況不適,而是心理上一時難以負荷。

餓過久的人,一旦再次進食,總會愈吃愈多。但同時,身體和心理都無法適應,最終活活飽死。古代一位詩人,傳說就是這樣離世。感覺有點可怕。然而,既然人無法不死,她情願在音樂中死去。

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埋藏心裡的某些東西,沉重得連她的腳步也被拖慢了。這時候一下子給釋放出來,她實在沒辦法讓自己立即平靜下來。

「妳很久沒唱歌了?」女生一隻手隨性地旋轉著鼓棍,走到希韻面前。

「聽得出嗎?」希韻苦笑。

「聽不出,但看得見。」女生臉上牽起一抹冷漠淡薄的笑容。「影子的主唱位置,懸空了半年,蕭哥哥的意思是想由妳來做。」女生一臉稚氣,但毫無表情,也沒有多餘說話。

希韻幾乎忘掉來此目的,自己的歌聲,仍然在腦袋裡迴盪不休。

「魔音第三代女主唱,不夠膽來影子樂團當主唱嗎?」女生說話內容挑釁,神態卻依舊木然。

希韻回過神來,臉上是帶點自嘲意味的表情。

「我叫凌嬰,是樂團鼓手。」

「我是香。」

我是香!給你們,魔音樂團!

希韻自我介紹的同時,腦袋裡響起魔音樂團昔日演出中,她經常說的招呼語。

依據紀謠的形容,當時的希韻,整個人散發著白色的光茫,就似讓人置身美麗幻象中。為甚麼是白色?希韻心裡認為,那只是紀謠誇張的盛讚。

而現在,當她再次叫出那時候的名字,從凌嬰兩眼倒映中,她發現自己身上一丁點光華也沒有。

「那是以前的名字。」希韻輕輕搖頭,笑說:「從今天起,我是影子樂團的,希!」

縱然凌嬰一直的態度有點拒人千里,可希韻就是知道她對自己,只有善意。或許,那又是她的第六感作崇,可信與否,不得而知。

這是她與她首次見面。

希韻知道,自己的命運,終於再與音樂扯上關係。

只是,她卻難以想像,往後的日子將會變成怎麼樣。對於未來,她不是不會去想,她只是更加享受著每一天的不一樣,沉醉於每一個未知。這能讓她活得精彩。

「他會來。」道別前,凌嬰說。

希韻點了點頭,沒有追問。或許,根本不需要深究。

無論是任何曾在她生命中出現過的人,再見與否,她也不會介懷。

例外的,只有兩個人。


未完待續

繼續閱讀《魔音》
魔音MagicVoice
MagicVoice Saga
Track 01《無法告訴你這約誓
Track 02《聽見無聲告白
不一樣的《魔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魔音樂土

浩川

《魔音 MagicVoice》10周年,擴充重啟! 重啟:曾出版並已絕版之全系列9冊小說作品將修訂後重啟連載。(不少於222期); 擴充:後半年開始同系新長篇《絕對歌姬 Absolute Diva》連載。(不少於1666期)。 同時亦為魔音宇宙,尋求周邊擴充發展,包括但不限於影視、動漫、歌曲、手遊…等等的可能性。好希望您們都能投入魔音的樂土,亦希望您們都能參與其中…

5336
CC BY-NC-ND 2.0

【魔音。人物】希

【魔音。人物】楊當潮

【魔音。人物】紀

6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