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1314》#34 只差一點

不知道是緊張還是什麼的?這一夜我輾轉反側就是睡不過去。茵沒有再現,大家也早就寢了,然而我卻仍像聽到吵鬧的聲音。我張開了眼,看見了一個人,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雖然我看不見他的容貌,卻就是知道他在我心中舉足輕重。會是誰呢?四周都是人,是醫護人員。那人全無反應的躺在擔架上,這是醫院的通道。他們不停報著他身體狀況的讀數,情況緊急…
特別鳴謝讓我漫畫化的好友,成就了這《1314》專屬封面圖

我大字形的躺在草地上,看著又佈滿了雲像要下雨般的天空,舒服得快要睡了。

今天是我六年來第一次再踢球,原來弄到滿身是汗的感覺真的很捧。只是不知是不是年紀大了,無論如何也沒有以往爆炸般的勁兒了。

「接著。」鳴林把球拋到我身上來,然後跟我一起躺在軟軟的草地上說:「沒想到在橋和敏敏的那個男朋友也真能踢呀。」

「人家叫望祺吧。」我笑說:「很可能是你的妹夫,怎麼連名字也不記著呀。」

來了幾天,在全無壓力和拋下所有事情的休閒下,我自己也好像時光倒流一樣,和鳴林一起回到我們中學的時代。兩人總是什麼事也可拿來胡扯一番的。

「就是不喜歡他,一副什麼也在他掌握中的模樣真夠嚇人。」鳴林嗤之以鼻。

「他們明天就到吧。」我閉上眼來,像是看見了於婚宴中跟遊子重遇的場面。

她穿著粉藍色的輕紗裙,笑意盈盈的看著我。她那雙纖細而靈敏的手撓到了背後,踏著雪白涼鞋的右腿輕輕地搖著,像踢著空氣。她沒戴上眼鏡的兩眼,一邊看著我一邊就像用兩眼中的神韻告訴著我這些年來彼此的思念…

這畫面一點也沒有因現實而褪色,只有愈來愈清楚。在最初我感受到的只有遊子的背面,然後一點一點的增加,由背影轉到了正面來,由剪影一般的慢慢變成這樣連細節也清楚的畫面。

雖然我記不起是何時開始偶爾會『看』到我們再見的情況,但我知道那情景真正發生的時候應該不會太遠了。

「走吧,應該快下雨了。」鳴林拉著我站起來,「我後天便結婚,可不想做病湯新郎。」

我抱著足球,和鳴林一起跟在橋和思敏的男朋友,嗯,那個望祺一起走回場邊有蓋的觀眾席上。飄緣和屠沁她們就坐在那裡。

屠沁跟飄緣雖然只認識了幾天,現在看來卻像極認識了幾輩子的好朋友。

我視線掠過思敏她們,當再投到飄緣身上時,我不自覺的笑了起來。她也來了呢。

「Jean,你失心瘋了?」鳴林在旁七情上面誇張的叫著。

「我早瘋了啦,你要小心了。」我搭著他的肩膀繼續向觀眾席走去。

「Jean踢得真好。」在橋興奮地比劃著,興致勃勃的說著剛才我們二人對賽玩的情況,「望祺那球射來…」

我抬了抬眼,看著站在飄緣身旁的茵,差不多完全沒聽見鳴林喋喋不休的瘋言瘋語和在橋的賽後檢討。

茵看著我做了個鬼臉,笑逐顏開的向我說著說著…

『怎麼您來了?』我在心裡問。

『飄緣是我最好的朋友呀,你忘了嗎?』茵理所當然的說。

『怎忘得了?別傻。』我在思海中輕輕拍了拍她的頭說。

『明天便可能見到遊子了,感覺怎麼樣?』茵笑盈盈的問。

『跟您說她,感覺有點怪怪的。』我抓了抓頭。

『你不要呆了一樣,快回應他們呀。』茵責怪著。

然後我才發現自己定定的站著,他們卻已走在前頭頗遠了。鳴林和在橋轉頭看見我仍是站著沒動,便緊張地奔也似的跑來看我。

「太久沒運動,腳踝有點痛。」我胡亂的扯了個謊。

『很糟的理由。』茵竊笑。

『嗯,那我告訴他們您來了吧。』我無可無不可的應著。

我知道一路回到姚宅,我在他們眼中看來都總是心不在焉。但能夠真切的再見茵,我真的有點忘形了呢。

明天很快便會來臨吧,我知道除了我正在期待著重逢的時刻外,茵也在盼望著明天,因為那是她的最後的水晶願,希望我重拾幸福…

但不知道是緊張還是什麼的?這一夜我輾轉反側就是睡不過去。茵沒有再現,大家也早就寢了,然而我卻仍像聽到吵鬧的聲音。

我張開了眼,看見了一個人,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雖然我看不見他的容貌,卻就是知道他在我心中舉足輕重。會是誰呢?

四周都是人,是醫護人員。那人全無反應的躺在擔架上,這是醫院的通道。他們不停報著他身體狀況的讀數,情況緊急……

『叮叮叮…叮叮叮』電話的響鬧聲從耳股中轟然響起,我還是不知道哪裡是真,哪裡是幻的時候,我的眼簾再度張開來。

是夢,很不祥的一個夢。

完全沒有剛睡醒時的惺忪,我一張開眼整個人便立時完全清醒過來,渾身都是冷汗。我一把取過了放在床旁案頭上的手提電話,帶點緊張地接聽來電。

「Jaron!」是文奇,「我想你要立即回來了。」

「發生了什麼事,我祖父發生了什麼事?」我聽到自己焦躁不安地追問著。

不會是剛才的夢境成真了吧,那不會是祖父吧。

「蘇老先生有什麼事?」文奇有點茫然的回應著,然後他清一清喉頭繼續著,「沒有,主席沒事呀。他還在跟那班董事開會中。」

我鬆了口氣,只要不是剛剛夢中見到的情景,其他的都是可以解決掉的事吧。

「Jaron,你有沒有在聽。」文奇急躁的說:「是分析及企劃部出事了。我們於投資部名下的資產中,有70%被發現在兩小時前開市時開始,給用來對『連城零售』發動收購。」

「什麼?」我聽錯了吧,可能是文奇開我的玩笑?

「那是兩星期前定下的計畫,奇怪的是文件上有齊連經理、屠經理和你的簽名。那是大型收購計劃時正常的程序。」文奇盡量簡要的跟我說著。

祖父也是因這荒謬的錯誤而被迫跟董事們周旋吧。那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掛掉電話,我開始執拾行李。一切妥當時天色才開始亮起來。

香港那邊應該剛好收市了。投資部的經紀和出市代表只知道依指令做事,到消息查證後再傳進董事們耳內時,一切已太遲了。

『宏圖』跟『達見』幾十年來一直都是策略性的合作伙伴,向『連城零售』發動收購的行為等同出賣同伴…真是天曉得後果的嚴重性。

我正想過去叫醒鳴林,跟他談一談這件事時,他已從房內走出來了。他向我打了個眼色,然後我拿著行李跟他一起到宅後的泊車處去。

 直到坐進車子時,我倆一句話也沒說。

然後他滿佈紅根的雙眼深深看著我說:「我會勸阻老爸,不要進行意氣用事的反攻。我絕對信任你。」

「鳴,聽我說,」我苦笑起來,「你什麼也不要理。也不用告訴在橋和屠沁。明天是你婚禮,我會在婚禮前打電話來告訴你一切已擺平。」

鳴林開動了車子的引擎,然後愕然的看著我。

我肯定地重重點了點頭。

其他的事,我倆都心照不喧了。

『宏圖投資』的分析及企劃部中,只有我和在橋有權力訂定任何動用資產超過20%的計劃和行動。

正常程序下計劃一定先經董事會審理,再由負責企劃和行政的屠沁;專職投資策略、洽商和行動的在橋;還有我這名總經理,三人同時簽署後指令文件才會生效。接照程序,我們三人簽署承認的文件才會成為投資部行動的有效指令。

像今次這樣的事件,簡直是天方夜譚。

但事實放到眼前來,可以從中動手腳的,就只有我和在橋。而要做到這個仍必須三個人的支持,兼任營運總監的杜副主席是其中一人。

「在橋和屠沁能夠和你一起來,可能真的跟他沒關係。」鳴林像知道我心中所想似的。

「那是兩星期前訂下的計劃。」我只說了那一句。

當然我也不會希望自己的猜想成立,因為這不是普通的投資策略,就算用商業決定做籍口也絕對只是傻子才會蠢得相信。

這是一個報仇主導的行動。可以設計這樣一個計劃的人,一定很熟悉我們兩家的關係,而且是百份之一百肯定姚伯伯會借助上次幫助我們『宏圖』而擴大其本身業務根基…

我真不希望自己猜中。

「代我告訴遊子,對不起要她多等我一會兒了。」我說。

這是我最不願託別人告訴她的說話。已經是第二次了,就這樣一點點便可以再見…


未完待續
#1314



若喜歡川的故事與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MVAD《魔音》出版10周年重啟擴充計劃
魔音樂土】 (原版)
魔音 MagicVoice》命運輪轉連載中
魔音》(MVP重啟版)搖滾熾熱連載中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咫尺之間的牽掛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1314》#00 峽谷彩虹

《1314》#00 洛城初雪

《1314》#01 1314

2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