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0 articlesIn total 6491 words

母女課題

Starry

媽媽從不曾為她口不擇言的話對我道歉過,只是等到了某個時機,我們再像空氣陽光水那樣,自然而然若無其事的互動。我經常對自己說,「好,我不在乎了。」 自己兀自在心底原諒了那些話,倒也說不上原諒不原諒。家人就像用了二十年的老傢俱,無需費心隨手拿一塊抹布揮揮擦擦,眼不見為淨何處惹塵埃。

抱怨像極了不幸的信

Starry

常常我覺得「抱怨的談話」像極了一種「不幸的信」。煩惱無法迴向,每個人只能再去找到另外一個樹洞、作為煩惱的承接者。就像不幸的信一樣,你不能丟給上一個人,像是某種不明而喻的默契。自顧自地說完自己煩惱的人,跟射後不理的男人有八十七分像。

我無法完整聽完一集Podcast

Starry

要去聽完整一集Podcast聽那些面貌模糊的人漫談的閒聊的,就算乍聽很有主題的...我還是仍無法專注在發散式的聲音內容。

《樹城堡》 一座構築四十年的童夢

Starry

金光閃閃的城堡,以一圈圈的金屬材料纏繞在樹頭,彈珠沿著軌道繞著城堡溜滑梯,發出叮叮噹噹的鈴聲,城堡與大樹共生,綴滿靈光四射的昆蟲動物。

憤怒的源頭

Starry

這麼說好了,身心科的醫師無法幫你幹掉你的敵人,他只能試圖逼近你人生的命題,輕輕扭轉你對這個世界的詮釋。

《勁爆女子監獄》中的黑皮膚白面具

Starry

蘇珊的白人媽媽教她這個世界沒有顏色區別,她從小到大卻一再被白色的世界排除在外。

凝視慾望

Starry

正視慾望不是放縱慾望,而是意識到 、感受到慾望的存在。

《那天在那裡的人們——韓國重大新聞現場直擊》

Starry

處理每日新聞,無時無刻焦慮,短短幾分鐘快速的選擇與判斷,讓自己更逼近新聞的走向,找到受訪者,快速寫稿,都是每一個記者的日常。

隔離時光小偷

Starry

我是小偷,偷了十五天,將自己暫時折疊起來。

讀日本國民作家宮部美幸之《理由》

Starry

這本厚實的推理小說,試圖刻劃日本泡沫經濟之下,人們將一輩子的心血投入購置不動產之後卻帶來的絕望,隱含對發展主義的批判。細膩刻劃家庭關係,關於家的組成與分裂,探究「家人到底是什麼?」的命題。